緊急

緊急

香港所出現的危機顯然超過引渡條例修訂的問題。過去幾星期,我們看到的是一個爆煲的壓力鍋,市民表達許多不滿。這也反映身份認同的深層次問題,不滿「一國兩制」原則如何實施,特別是在最近幾年,和關於未來的極大關注。畢竟已過了20年,2047並不是那麼遙不可及。這對每人的生活有真正的影響,市民對地方和中央當局缺乏希望和信心,使未來的前景暗淡。衝突的場面是可悲的,警察和示威者衝突的場面明顯是過激的行為,但也顯示出政府缺乏能力,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被動地展示領導能力。解決的方法是狹窄且在短期內沒有甚麼可行方案,這令我們覺得沒有迫切性啟動和解,避免2014年「佔領運動」後所犯的錯誤修正路線。必須-在北京方面和香港當局-對香港的政治管理模式進行重大改革。這不僅僅是一個溝通的問題,雖然這很可能是向北京的傳遞香港情報的信息不是最準確,或者更好地反映真實的社會和政治局勢,及社會脈搏。

未來的道路,將不可避免地把普選問題放在桌上-以香港大多數人接受的方式實行普選,而不是只定出來自北方的界線。此外,還有一系列社會政策,將絕望和憤怒的年輕人注入希望。這是不二之選,把這艘方舟帶到良好的港口。預計,在每年夏天,中國共產黨的北戴河會議,有關領導會討論一切適當的措施,有遠見和良好的意識。

但在採取這些更具結構性的措施之前,迫切需要採取其他措施來穩定局勢,開始治癒這開放性傷口。會通過一個實體-成立獨立委員會-獨立評估過往警方的行動,並調查示威者的暴力事件。然而,擺脫這個死胡同的關鍵不是責備。如果存在問責制,就必須以和解和行動的邏輯向前邁進。這需要時間,但時間無多了。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