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和願景

歷史大師霍布斯邦是二十世紀最出色的歷史學家之一。在《極端時代》(The Age of Extremes)一書中,他研究軍國主義、社會主義和野蠻資本主義經歷所造成的災難。《簡短的二十世紀》(The Short Twentieth Century)一書中,講的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開始,蘇聯的崩潰,接著是「漫長的19世紀」。霍布斯邦還寫道,政客和知識分子預言淺薄失敗,所有的「水晶球」都過於模糊,未能看到未來。書中預告世界在第三個千年將繼續出現暴力政治變革,並警告說,人類的前途只有一個結果,如果不對過去和現在的做法有所檢討。
踏入2019年,仍有種不安的感覺,各方勢力將會出現新的平衡。為實現相關目的,加大安保措施反而可能導致陷入困境-相互偏執的衝突,不可避免地成為悲劇的歷史。在蛻變成新當選的政治領導人和社交網絡盛行的好戰語言所出現的民粹主義、民族主義、公共空間等混成了一杯劇烈的雞尾酒。因為這樣,我們像在一場大風暴中:氣候變化、獨裁主義、保護主義和「貿易戰」、新技術的冷戰、社會不公、二十世紀所出現的種種問題。過去四分之一世紀是否是兩個極端時代之間的插曲?歷史是周期性的嗎?或者正如心理學家史迪芬·平克在最近的新書《啟蒙時刻》(Enlightenment Now)中所說的,我們是否容易將整個事情視為理所當然?在這資訊爆炸的社會,我們現在住的星球,武裝衝突頻率相對減少,但感受得到嗎?科技進步真的使人類壽命延長?這就像「半杯水」中的,樂觀或悲觀視乎你的看法。2019年,有是悲觀主義的理由,亦有是樂觀主義的願景。
祝福2019年!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