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中葡論壇第六屆部長級會議 探索充滿希望的多邊關係

澳門中葡論壇第六屆部長級會議 探索充滿希望的多邊關係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中葡論壇)部長級會議自2003年起,每三年舉行一次(2003年、2006年、2010年、2013年、2016年)。第六屆部長級會議將於2019年舉行,考慮到澳門特區成立二十週年慶典和新任特首選舉,與2009年的情況一樣,推遲一年舉辦(即2020年)。在八個葡語國家指派常駐代表後,中葡論壇於2019年邁入穩步發展階段,中國與葡語國家間的貿易額顯著增加,此外,論壇大家庭的規模有望擴大-Macauhub於2019年報導,赤道幾內亞可能會加入,總統特奧多羅·奧比昂·恩圭馬·姆巴索戈接受Africa Monitor(馬拉博)信息公報訪問時表示:「赤道幾內亞可能很快就會申請加入澳門中葡論壇。」

作為一個鼓勵經貿活動的多邊組織,中葡論壇制度化的機制能在多邊主權關係留出合作空,當中發揮極大的功能,深耕四個不同且互補的領域;(1)通過建立經濟代理者之間的聯繫網絡,並讓公私代理人參與其中以打造多邊關係;(2)深化中國與葡語國家以及在葡語國家經營的經濟代理者之間的商業動能;(3)從新海上絲綢之路創造的新機遇,吸收大灣區「9 + 2」一體化項目的協同效應;(4)促進真正的多元文化經濟和創意產業,重塑和加強文化交流,提升其平台和前景。

因此,考慮到前五屆部長級會議取得的出色成果,以及中葡論壇是會議決定的執行機構,必須事先考慮好哪些問題需列入到先前已完成的主題清單中。
而新合作機制的談判應由四大軸心作主導,在我們看來,這些軸心可以得到更好的拓展。首先在中國方面,中國需要建立一個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政治模式為基礎,以打造一個模範大灣區。進一步的對外開放會產生更多財富,以實現再分配,且是基於創新和創造力的發展模式開放,而不是非理性大規模生產。

其次,還是在於中國方面,重點考慮將《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2019年)作為多邊及雙邊合作機會的引擎。

第三,在葡語國家方面,要意識到對於中國而言,在葡語國家融入區域經濟共同體的背景下,整個葡語國家區域代表著一個規模潛力比中國市場還大的消費者市場。

第四個亦是最後一個事實,所有葡語國家都是沿海國家且總專屬經濟區(包括赤道幾內亞在內)達790萬平方公里,是世界第四大專屬經濟區,而且巴西(47%),葡萄牙(22%)和佛得角(10%)擁有很大一部分的深海區和極深海區。

除此以外,整個葡語國家區域的石油產量(主要來自巴西和安哥拉)在2015年超過了沙特阿拉伯的產量,而且如有必要還能再次達到這一產量。最後,葡語國家在納米和高科技產業,農業、漁業、機場基礎設施和鐵路,清潔能源和旅遊業(除已投入被開發運營的部門以外)的潛力在歐洲- 非洲- 美洲-大洋洲和大灣區的建設而言,具有無與倫比的價值。

因此,從繼續深化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關係的角度來看,將於2020年在澳門舉行的第六屆部長級會議將把以下議題列為關鍵性問題:

1 - 在粵港澳大灣區功能一體化領域開展合作,重點突出橫琴自由貿易區在「廣東自由貿易區」、「一帶一路」倡議和大灣區項目框架下的職能;

2 - 開發有助於發展、基礎設施以及貿易便利化的金融工具-這可能是議程上的關鍵問題之一,因為能靈活應對及資助大小型項目的金融工具,正在成為所有參與者都關注的必需品。 2013年成立的中國與葡語國家合作發展基金,實際上沒有足夠的規模來滿足論壇參與國的實際需求。但考慮到目前的背景環境和重新定位合作有關問題的需求,以及澳門作為平台的「新」角色和其在大灣區項目中的重要性,出台有效的新金融合作機制成為必不可少的新方法。在這一框架內,有必要鞏固現有的金融工具並創造與之互補的金融工具。主要問題有以下幾點:
(a)簡化和降低中葡合作發展基金的要求,根據實際需求和規模來適配資金,特別是對於最不發達國家;
(b)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貸款-作為中葡基金的補充「手臂」,類似於中非發展基金贊助的「非洲中小企業發展專項貸款」 ,這將幫助中小企業解決一大核心問題,即競爭獲得信貸的資格;
c)在中國-葡語國家關係方面,考慮到(公共和私人)實體之間達成合同和合作夥伴關係的數量加速增長,對於可用且可信的替代性爭議解決機制的需求不斷增加,且具有極大的前景。對於葡語市場而言, 澳門擁有成為香港或新加坡的可靠替代品的特殊條件。對此,迫切需要進一步深化知識產權法的規則及其對中國-大灣區-葡語國家業務的適用性;
d)針對進口的保險和信貸系統-在中國開展業務方面,澳門應成為香港的替代方案,解決方案是通過聯合投資提供相關優質服務;
e)人民幣國際化亦是對以往措施的一種補充。在人民幣升值的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對中國意義非凡,因為人民幣已於2016年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最近中國銀行(澳門分行)與八間葡語國家銀行(位於葡萄牙、安哥拉、巴西和莫桑比克)就提供人民幣金融服務,以及以人民幣發行葡萄牙公共債務證券所簽訂的協議(2019年) ,意味著這一領域已取得重大進展。通過澳門進行跨境支付有可能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和中國-葡語國家間貿易,從而鞏固澳門的平台角色。

3 - 創新、技術轉讓、納米和高科技投資;

4 - 環境可持續發展和藍色經濟 -考慮到葡語國家專屬經濟區和它代表的合作潛力,第五屆部長級會議上已探討過這一議題,但尚未得到充分發展;

5 - 教育和衛生領域一直是部長級會議探討的重點之一,特別是第三和第四屆會議,但尚未達到符合各方利益的發展階段。在教育方面,有必要重新調整所有短期培訓課程。必須提供更務實的課程,換言之,一方面能夠增強澳門作為服務平台的功能,但另一方面亦能滿足葡語國家的需求和優先事項。因此急需將相關培訓課程擴展到高等教育,特別是中國-葡語國家研究領域的研究生交流項目,在這方面,澳門是卓越的互聯平台。

6 -海上絲綢之路和促進傳播的基礎設施;

7 - 通信和雲計算系統;

8 - 文化產業、旅遊、媒體和P2P政策工具等項目-這些領域應被視為拉近人民間距離的引擎,因此應重新思考和調整這些產業,使其整合在整個平台大戰略當中。
第六屆部長級會議將於明年舉行,屆時中國-澳門-葡語國家間關係將成為各方焦點。從這個意義上說,迫切需要思考相關的最佳解決方案,因為如果沒有資本和知識的流通以及不推動所謂的P2P關係,就無法刺激和發展生產能力。而解決這些問題就必須通過建立一個可以發放信貸和促進交易的融資系統。此外,如果沒有一個有效便捷的財政一攬子計劃,「促進產能合作諒解備忘錄」在實際推行時將面臨巨大的困難。但我們也必須克服這些困難-通過投資支持人民和相關機構。第六屆部長級會議期望在一個充滿希望的多邊關係中,探索已取得的成功。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