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多拉盒子

潘多拉盒子

香港出現暴力的常態化是非常糟糕的跡象。過去讓半個世界看到的和平、公民素質、群眾性的反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演變成自1967年騷亂以來最大的危機。
暴力的惡性循環正常化。在網絡中的社交媒體,及大眾辯論中,理性討論的情況越來越少出現。這也難怪,在最近幾週,潘多拉盒子打開了,暴力、不寬容、非理性和社會撕裂的魔鬼跳出盒子了。雙方的行動,一次又一次地挑戰對方的紅線,形勢已到達一個無法控制的狀態,這是實現了最糟糕的預言。
在大眾的視野中,仍然保持著和平示威的印象,在6月9日和6月16日,然後是7月1日和7月21日,數十萬以至數百萬的人走上街頭。不幸的是,先是發生了6月12日的衝突,然後是7月的幾場示威,一小撮激進年青份子闖入立法會開始,情況惡化。「道歉」或在某些情況下,民主派人士中的關鍵人物不讉責有關行為(這不僅僅是一個象徵意義),使情況惡化。上週日,同樣的事情在香港中聯辦出現。
反中事件越演越烈,這正步向虛無主義,例如向國徽塗污的行動。示威者對警察及記者的暴力,亦是在正上映一部「黑色電影」(Film noir)。
但更令人無法容忍和震驚的是星期日晚發生的事情,疑似黑社會成員-穿著白衣-不分青紅皂白地襲擊元朗地鐵站的記者和乘客。這一事件定必受到懲處,這使傷疤又割開了一個更深的傷口,當局無力保護手無寸鐵的市民。魔鬼正蠢蠢欲動,應立刻把魔鬼趕回盒子,否則為時已晚。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