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需的

必需的

香港危機演變成像地震般的衝擊,還未能完全衡量有關的影響。在澳門,這不僅引起政治和經濟的影響,亦有人擔心可能會「傳染」到澳門,引起極大的關注。由當局及社會上的反應,可以察覺到這一觀點。
激進示威者和警察的衝突所造成的混亂和暴力,持續了三個月,人們最擔心被墮入深淵,但最近一星期變得更加不可控。
臭名昭著的是,澳門當局在此期間一直致力於確保社會和諧穩定,以避免珠江三角洲另一側的「怪物」影響本澳社會安寧。這個做法是廣泛地接受及完全可理解的。但是,不應以不合比例的做法確保社會和諧而為此付出代價,尤其是在澳門這樣和平的社會環境中。行使《基本法》及其他法律所賦予的權利,例如集會權和示威權,不應被傷害。而現實是,這種風險現在漸趨危險。治安警似乎是基於政治而非法律上的論點,不容許舉行集會和示威,以示對香港警察行動的批評,市民所珍視的公民及法治文化不應該漠不關心,澳門特別行政區對法制文化是憲制上的框架,更甚的是在過去二十年是高度受尊重的。
終審法院三位法官中裁決(當中一位法官持反對意見),支持治安警的的論點,使這一問題更加令人擔憂。
香港危機使未來的道路有更多不可預期,有可能加速歷史發展,使到行政區真正特別的精神有所改變,與原本的特區有所分別。
在這十字路口,重要的是地方政府不侵蝕基本權利。這是必不可少的。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