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巴黎聖母院」! ……工作正在殺害我們嗎?

100多年裡,一個建築工地每週動工六天,平均每天300人工作。有些人開始工作時還是孩子。他們中的很多人死在那裡,去世之前甚至不怎麼了解這個世界。

他們是專業的工匠,由一位大師秘密地指導。他們是獨一無二的,一生都只獻給這棟紀念耶穌母親聖母瑪利亞的建築。
慢慢地、痛苦地、他們把每塊石頭舉起來,把鐵熔化,把木板粘在一起,把木板釘在一起,「篤篤!」、「撻撻!」、「剔剔!」,他們用雙手、智慧和汗水築造了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巨大主體。
850年前,人們只在白天有光的時候工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像基督教主日學校聲稱這是世界創造者的權利一樣,聖母院的創造者們週日休息。每年,他們都利用封齋期來紀念聖人,致敬耶穌或瑪利亞,並短暫休息,恢復精力。
在一天的工作中,每個人都有權利用一個小時吃午飯,下午茶歇時,再花15分鐘喝一杯......最好是酒,可以給人虛假能量的飲料。
他們的薪水是按日支付的,沒有人在假日、休息日或假期收到報酬。
12世紀或13世紀,巴黎聖母院建造者的生活對我們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無法忍受的。
但除了上帝創造的那些出生在封建基督教社會上層階級的孩子外,12或13世紀巴黎聖母院的建築工人的生活同時也是最好的生活之一。
成千上萬的工人建造了巴黎聖母院。一場大火,或許是一根火柴、香煙、火花,非常微小的東西,上週一摧毀了一件人類傑作。
成功挽救巴黎聖母院主體結構的消防員也挽回了人們曾付出生命這樣巨大犧牲的一段記憶,1163年至1267年間,不知道有多少人死於施工事故,也不知有多少被軟禁的人曾在西提島被定罪,大部分歷史書籍都隱匿了這段歷史。
所有由人類建造的大型建築,從古埃及金字塔到紐約的摩天大樓,從熱羅尼姆斯修道院到馬夫拉修道院,都來源於犧牲、生命的奉獻、死亡和有關榮耀的承諾,數以百萬計工人為此付出巨大的犧牲。
每當一件偉大的人類傑作消失,不僅藝術的記憶或工藝會消失。每當人類偉大的傑作消失,關於作品的記憶會消失,社會進步的階梯紀錄也會磨滅。
什麼是工作,今天,在這裡?有權利、時間表、休息、休假、工資、帶薪休假的工作?時代是不是在退回幾百年前,修建巴黎聖母院的近似於奴隸勞動時代之前?
21世紀是什麼樣的時代,甚至使得報紙寫到:「工作正在殺人,卻沒人在意?」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