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習近平抨擊台獨份子,提及台灣統一,並實施類似港澳地區程度的自治。這還不夠......在這一點上,也許軍隊和外交政策都不會說服台灣獨立。事實上,越大的威脅,越多的不信任。達成統一的共識,或許只有自由的大陸,才滿足台灣。北京知道這一點,因此,強人的說話有另一個目的:軍方將領和黨內保守派力量。內部緊張局勢加烈......如果受到經濟危機衝擊,將威脅到整個政治勢力,包括有爭議的延長主席任期。
有關軍事力量介入的說法引起國際恐慌。世界領袖以毛澤東思想的語氣講述海峽兩岸關係......是外交的地雷區。一如既往,台北牽涉其中。沒有「一帶一路」、葡語項目、多元文化或全球貿易抵制在台灣使用武力。
城牆外,特朗普還拿着民族主義的鑰匙。到最後,貿易戰和墨西哥圍牆,使軍國主義和保護主義的領導人政府缺乏保守派。國際形勢風雲色變,經濟數據包受驚嚇。隨著國民「荷包乾硬化」和失業率上升,特朗普即使站在法庭受審,亦會有人票投特朗普。
在短期內,習近平和特朗普互相影響;應對外敵,可濫用內部權力。
中期是危險的。1929年股市崩盤後,經濟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導火線。歷史並不總是重複,但最好不要重複。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