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共處

和平共處

2016年底,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後不久,澳大利亞著名調查記者約翰·皮爾格(John Pilger)發行一部新紀錄片,標題本身就使人感到不寒而栗:《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The Coming War On China)。他過往所拍攝的60部紀錄片,向世界傳遞柬埔寨發生種族滅絕的最初畫面,或印度尼西亞入侵東帝汶的殘酷行為。而這個作品,描繪了華盛頓在軍事上包圍中國的方式,特別是自奧巴馬政府以來,這種趨勢在特朗普領導下有所擴大。如今,美國發起的「貿易戰」是最突出的特徵,但是在這種大範圍的競爭中,亦燃起其他戰線,例如技術、地緣政治、投資、市場准入和融資。

這一切一切都是為雙方軍事工業而奏起圓舞曲,這是抱着「下一個重大威脅」思維的華盛頓知識分子和評論員所推波助瀾:從前蘇聯到伊斯蘭教,再到美國智囊團相對於中國的這個危險「共識」。

反華的偏執狂熱份子已滿佈美國,成為自我感覺良好的預言。華盛頓和北京的鷹派,肯定樂在其中,玩弄於掌上,這些行為,都使中國民旅主義可以有所發展,而這是有危險性的。美國學者沈大衛(David Shambaugh)在這個問題上非常正確地指出,中美不是敵人,而是競爭對手。知識分子不應用火水救火。這點非常重要,在公共領域的人有責任促進和平文化。

華盛頓和北京的話事人,必須能夠聽取批評並糾正錯誤,同時應僅記對抗並非不可避免,這或許是一個選擇。與特朗普的說法相反,去全球化既不可能也不可取,必須糾正不平衡現象,以實現經濟、人類相互依存、正義、共同發展、可持續性及和平共處。人類命運共同體是可實現的。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