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陳思賢

央視新聞聯播的14分鐘(二之一)

針對美國參議院通過了「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後,中央電視台在其「新聞聯播」中用了14分鐘時間來猛批美國,措辭極其強硬,或者說已經差不多就是中國在重大事件中的最強烈的聲明,針對美國參議院通過這一法案的事件中國作出如此強烈反應,其決策級別絕對是最高的級別,中方的強硬表態就是中國最高領導人在表達香港問題嚴正立場的延續,所以並不是偶然的,是美國不顧中方反對而通過這一法案的必然結果。

Partilhar

其他新聞

葡萄牙:中美可再生能源問題的裁判

觀點

葡萄牙:中美可再生能源問題的裁判

美國和中國之間的貿易戰爭、跨大西洋貿易和投資夥伴關係協定、脫歐、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和氣候變化的緊急情況,都是社群、企業和國家必須預測、發展、控制和採取行動的挑戰和機遇,以儘量減少(潛在)風險,維護國家的最高利益。葡萄牙最關心的是與兩個超級大國建立聯繫。因此,我們可以說,《里斯本條約》和《歐盟條約》已經確定未來要走的路,只有強大而有凝聚力的後特朗普大西洋集團的復興,才能滿足我們的地緣戰略立場,符合葡萄牙外交歷史的路線方針。
同時,與世界地緣政治新興大國的戰略夥伴關係似乎對任何外交活動都至關重要。在過去十年,面對全球危機和計劃調整,葡萄牙加強有關聯繫,因此促成習近平的訪問,並於2018年12月簽署新絲綢之路諒解備忘錄。
新絲綢之路 (又稱「一帶一路」倡議)是習近平通過對運輸、通信、基礎設施及能源作戰略投資,將中國與中亞和歐洲連接起來的重要規劃。目前,佔人口五分之三、世界財富三分之一的71個國家與「一帶一路」有或多或少的聯繫,其中13個國家是歐盟的成員,並與「一帶一路」建立聯繫。在葡萄牙,中國活躍於一系列戰略領域中,從金融業和能源安全行業到可再生能源行業,包括BCP、 BESI、忠誠保險、 EDP、 Ren、 GALP能源 (巴西)等公司。舊的「中華帝國」對可能舉行的巴雷洛多用途碼頭和錫尼什港的國際公開招標也表現出興趣。外交部長奧古斯托.桑托斯.席爾瓦最近解釋:「對於北大西洋傳統盟友在這方面的關切和批評,以及關於中國投資質量和戰略資產處置的公開討論。」我們的新絲綢之路諒解備忘錄完全符合歐洲的條件(環境和金融可持續性、公開招標和不依賴基礎設施的債務或所有權)。
然而,來自其他政治領域的人士,如沙阿戈.莫雷拉警告:「葡萄牙政府必須明確劃定自己的紅線。首先,必須限制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的資本流入國家戰略領域(......),或者「成為與美國組成的兩國聯盟的一部分,這決定我們的安全」。

同時,現在看來很明顯的是,由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評估和授權在美國的外國投資交易,包括那些對其國家安全產生影響的交易,但其並沒有對葡萄牙電力公司的私有化進程給予應有的重視,使在該國運營的主要可再生能源公司之一被外國控股,即中國。但是這種分心不會再持續很長一段時間,可能很快美國機構就會對EDP北美公司的運作作出反應。美國駐葡萄牙大使喬治.格拉斯最近對中國在該國的定位和影響力提出了強烈的(公開)批評,這也證明了這一點。他在接受訪問時表示:「在任何情況下,中國都無法控制EDP美國業務,第三大可再生能源生產者。在這種情況下,越來越明顯的是,新的騷亂時期開始在國家能源部門出現,EDP有可能成為兩個區塊之間展開戰鬥的戰場。因此,重要的是葡萄牙政府不允許衝突升級,因為副作用可能包括對我國經濟造成無法估量的損害,並影響我們與全球的主要盟友的戰略和地緣政治關係。
* Mário Guedes,前能源總局局長

Partilhar
試解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二)

陳思賢

試解讀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二)

中國高層對當前國際形勢的判斷為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其中一項主要的原因是:美國變了、中美關係變了、全球化與全球治理都變了所致的。其中百年不遇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是影響極大的美國因素,「獨特的特朗普效應」是影響當前中美關係的重要變數,特朗普的獨特之處可以從個人個性、機構特性、執政環境等三個維度來看,首先從個人個性維度來看有四個特點。

Partilhar

馬天龍

修正路線

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的外交政策,與他的前任大相徑庭。偏離前總統盧拉和羅塞夫的「南南合作」方針,並與他的「北美朋友」特朗普的交往,變得更加不可預測。批評者正確地指出,有關戰略不符合巴西作為金磚國家的利益,金磚國家分別是俄羅斯、印度、中國、巴西和南非,相反,有關戰略削弱巴西在多邊組織中的主動權。
這種矛盾,其中一個例子是對中國的態度。盧拉和羅塞夫多年來採取的策略是與中國的經濟關係保持增長(使中國成為巴西的主要貿易夥伴),。博爾索納羅在競選活動中所喊的口號、及他領導的政府的外長所發表的講話,表明對北京有敵意。但是,在今年,尤其是最近幾個月,現實情況加上常理使情況有所改變。巴西副總統漢密爾頓·莫朗(Hamilton Mourão)五月訪問北京時已定調,尖銳被磨平,為下周博爾索納羅北京之行提供有利的環境。這次訪問對雙方都很重要。
巴西將重返相對更獨立的外交政策路線,這是相對美國而言,博爾索納羅將尋求中國的投資,弄清楚北京希望在這關係中得到甚麼,巴西政府的戰略還有待了解。在貿易關係中尋求更平衡的模式,讓巴西充分利用「一帶一路」倡議創造機會,這是有道理的。但是,在這種關係中,環境和可持續性問題,加上藍色經濟、旅遊業、尊重人民權利以及文化、語言和教育關係等的尊重,也必須成為重點,同時亦不應忘記城市和地區之間聯繫的潛力,這就是澳門能發揮作用的地方。毫無疑問,澳門要想成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平台,就必須讓巴西切實參與其中。在過去兩年,某些措施已實行,但是實現這一點很重要。利用澳門作為軟實力的平台,巴西將受益匪淺。巴西人本週參加世界旅遊經濟論壇就是一個例子。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