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馬天龍

歷史感

時間回到一個世紀前,所謂的「咆哮的二十年代」開始上演。那時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災難中恢復過來的世界,是一個巨大的社會、政治和文化變革時代。在西方,女性在社會中發揮新作用,包括開始有投票權,大眾文化開始出現,投機性的消費主義和資本主義亦誕生,這導致了後來出現的大蕭條、民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的興起。那時,中國生活在動蕩的時代,實際上,剛誕生的中華民國,實際上是「軍閥割據」時代,這使北京的政權變得脆弱。隨著孫中山先生於二十年代中期去世,動盪加劇。1920/21年中國北方出現飢荒,亦留下深刻的歷史印記。
實際上,過去是一個遙遠的世界。一百年來,不可否認的是,即使在另一次世界大戰、冷戰和各種衝突之間,世界所取得的進步亦得以見證。科學技術的進步使現實超越小說,全球平均預期壽命增加一倍以上,居住在這個星球上的人口卻增加了四倍。然而,在本世紀的轉折點,不確定性和擔憂出現在社會中。去年下半年,從香港到智利,到厄瓜多爾、黎巴嫩或法國,跨越邊界和各洲的大規模示威活動比比皆是,與不公正、社會不公平等感覺,以及對政治變革的渴望有關。最重要的是,面對迫在眉睫的氣候危機,焦慮和壓迫感與日俱增。
在基礎上顯示的清晰信號必須與上層建築的變化相對應,以使變革出現。從黑格爾的角度出發,對立的矛盾產生出這個複合體。因此,歷史在前進,就像理性和時代精神般。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具體來說,獨立個體的男性(和女性)及有權力的人,可以成為決定的關鍵因素。在儒家思想中,必須以德、仁和來行使這種力量,並在道德上尋找「道」。這是有千里眼的。新年快樂!

Partilhar

其他新聞

澳門香港的挑戰與機遇

觀點

澳門香港的挑戰與機遇

筆者註:由於雙手意外受傷,最近才康復,遲了發稿,敬請讀者見諒!
筆者在國內和香港兩家知名高等學府合辦的研究機構工作,主要負責為深圳市各級政府當局進行產業、科技創新、社區等方面規劃研究,所以經常需要留意國內外局勢對委託方的影響。澳門香港作為外向型經濟體,內部發展自然更容易受到外圍環境影響,希望今日的分享對各位讀者有所裨益。
如題,外圍的挑戰是澳門和香港不可忽視的。當前國際格局進入劇烈分化、變動、調整的時期,由美國掀起的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席捲全球,中國更是首當其衝。敘利亞、烏克蘭、北韓、台灣海峽、印巴邊境、利比亞、土耳其等地緣政治摩擦不斷,部分地區更是戰火連連。英國脫歐公投、歐盟難民危機、北約組織分化等紛紛攘攘,世界的不確定、不穩定性加大。
受到塞繆爾·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所著《文明的衝突》思想影響,美國瀰漫著一股排外思潮,任何能對美國霸權構成挑戰的國家均成為美國全方位打擊對象。受此影響,中國、俄羅斯等國家首當其衝,俄羅斯遭北約組織製裁多年,即便德國等歐盟國家嘗試化解美俄矛盾也不得要領。我國受到的衝擊也不亞於俄羅斯,中美貿易戰剛剛緩和了一些,中興、華為等國內高科技企業遭受美國及澳洲等盟友持續打壓,中美在貨幣、能源期貨市場交鋒也十分激烈,香港的暴亂屢屢傳出有美國介入的狀況,澳門也有企業被美國製裁。
國際競爭也是不斷加劇。國際分工格局出現新變化,美國等發達國家大力實施"再工業化"戰略,吸引高端製造業回流,東南亞、非洲等國家憑藉低成本優勢,也在搶占低端製造業市場;相對而言,隨著劉易斯拐點(William Arthur Lewis' turning point)過後,內地人口紅利消失,價廉物美與內地漸行漸遠,以前那種前店後廠的模式已經難以持續,珠三角城市必須謀求更高端發展來應對居民對生活質素不斷提高的要求。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不斷深化,5G通訊、雲計算、人工智能、3D打印、生物和基因工程、新能源、新材料等領域的科技創新不斷取得新突破,帶動多個應用領域創新發展,進一步推進生產方式、商業模式等變革,信息時代的影響遍布全球。
再看看這種全球化和競爭交織格局之下澳門和香港的表現,主要看兩地的堅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內地稱為"基尼係數")。百度百科對堅尼係數的定義是"指國際上通用的、用以衡量一個國家或地區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標" ,也就是貧富差距情況的量化指標。公開媒體給出關於澳門的堅尼係數是"由1998年的0.43下降到2012年的0.35" ,澳門近幾年雖然面對支柱行業博彩業的業績下滑,但經濟下行這並非澳門獨有,筆者也看不到有什麼大規模公共事件可以撼動堅尼係數的表現,所以筆者相信0.35的堅尼係數數值不會有太大變化。相對而言,香港基尼係數在2016年是0.539,除稅及福利轉移後的堅尼係數仍然高達0.473,是當年全球發達經濟體中貧富差距最大的地區,而第二名的美國分別是0.507和0.391 。順帶一提,聯合國提供的堅尼係數警戒線是0.6 。加上香港今年來大規模暴亂長時間持續,內地龐大客源不敢去香港消費之餘,香港不少商店也被暴徒破壞,經濟表現每況愈下,堅尼係數恐怕還會進一步挨近警戒線,社會的動盪恐怕要繼續一段日子。
看完那麼多讓人不安的信息,筆者只想跟讀者們說,凡事都有兩面,危險往往與機遇伴生,要對危險保持警惕之餘,也要明白"否極泰來"的道理。接下來筆者為各位簡介一下澳門和香港面臨著哪些機遇。
筆者有幸在十多年前獲得一冊宋鴻兵博士的作品《貨幣戰爭》,後來也在研習碩士的課程中學習到關於國際政治經濟學大師Susan Strange的相關信息,所以對於國家謀劃部署"一帶一路"倡議和"粵港澳大灣區"等規劃,是衷心的支持。前幾年仍然有些內地同胞覺得,國家與其透過"一帶一路"向非洲、南亞等國家大灑金錢,倒不如加大國內貧困地區的扶貧工作,尤其是我國仍然是發展中國家,沒理由承擔那麼多國際責任。如今中美貿易戰等外患頻仍的當下,相信大家會明白國家厲行"一帶一路"倡議的苦心,要不然失去的對美貿易額就沒有一帶一路國家的替代市場來補充,國內的失業率恐怕比現在更高,堅尼係數也會朝不利方向邁進。澳門在把握"一帶一路"方面機遇的表現明顯比香港好,無論是與葡語國家的經貿、文化等交流,還是與東盟國家之間的往來都是十分密切,即便國際經濟下行,也不至於像香港出現經濟衰退和社會動亂跡象。
除此之外,在這個科技創新流行的年代,能夠把握住新科技所帶來的新業態、新模式等,也是抵禦經濟下行壓力的重要法寶。筆者在之前的文章已經提及過國內如何利用信息時代和共享經濟等手段來促進改革創新。除了網約車、順風車之外,國內也在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第三方外賣快餐速遞等多方面嘗試踐行共享經濟,比較新穎的嘗試是第三方新鮮食品快遞、咖啡蛋糕快遞。貫穿這些共享經濟的,是支付寶、微信錢包等移動支付方式,之所以不以現金交易,是因為在整個交易過程中能產生數據,這些數據匯流成為企業的大數據,可以作為精準決策的重要依據。很多在美國上市的企業,都是以大數據等作為概念,獲得各路資金池的青睞。筆者之所以看好共享經濟,除了這是打破壟斷、塑造扁平化的經濟模式重要手段,更是因為《人類簡史》、《未來簡史》、《今日簡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Yuval Noah Harari)預言共產主義在信息時代、共享經濟的環境下具有比資本主義更強的競爭優勢。
筆者雖然從小在香港接受英國殖民地政府提供的教育,但筆者從來不會迂腐的覺得英美體係是唯一,也不覺得民主、自由只能由英國、美國來定義,特別是筆者曾經在德國留學,見識到德國實行的社會市場經濟是如何運作、繼而讓德國保持歐洲最大經濟體地位,更相信百家爭鳴才是正途。回看我國歷史,推翻帝制的孫中山先生提出的口號不是"民主",而是"民權、民族、民生"。自從1978年鄧小平重新肯定改革開放這個大方向以來,黨和國家一直與時並進,根據國內外形勢變化來調整自身戰略,務求不落人後、甚至彎道超車,民族利益得到重大保障,民生也越來越富足,民權也越來越獲得尊重,比如像深圳這樣的超一線城市,民意透過論壇、媒體、民意調查等向政府反饋,也往往與政府形成了良性互動,政策的實施也更加貼近民意。雖然國內的民主建設沒有像英美等老牌民主國家這麼歷史悠久,但是國內沒有忘記對於民權的探索,居民幸福感也與日俱增,因此,不能因為沒有"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選,斷言我國是獨裁國家,這是香港黑衣人傲慢與偏見的體現。國內的改革開放,在今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會為澳門和香港帶來很多意想不到的機遇,關鍵是看如何把握。

Partilhar
新年三印記

​​​​​​​古步毅

新年三印記

1.世界以驚人的速度變化。金融、經濟、技術、環境、通訊......這些變化,改變了行為、觀點、言論和宿命。地平線上所出現的,預示著過去的制度(緩慢且保守)與人們動盪不安的未來,差距越來越大,這就是為什麼個人與社區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的原因:從學校到家庭、從就業到政治......因為現實離所存在的價值越來越遠。澳門不能在這邊緣生存,這不是問題的核心,無論賭場所出現的泡沫如何膨脹,或中國所自認的至高無上的地位。

Partilhar

觀點

國家權力與社會權力之間的制衡

在我近期的一些新聞專欄中,我著重提到知名經濟學家達隆・阿西莫格魯(Daron Acemoglu)與詹姆斯・羅賓遜(James Robinson)和他們的著作《狹窄的走廊:國家、社會和自由的命運》。作品闡述在面臨新威脅的情況下,自由是如何在一些國家蓬勃發展,但在另一些國家卻陷入威權主義或無政府狀態的問題。此書的核心是闡釋為什麼民主國家會存在於威權主義與無政府狀態之間。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