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澳門仍未起步

澳門學者和議員指當地應以與葡語國家的聯繫作為切入點,清晰其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策略,同時積極申請加入亞投行。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者統稱「一帶一路」。去年三月,澳門特區政府成立「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委員會,統籌澳門參與「一帶一路」的總體設計,由行政長官崔世安擔任主席。

不過,澳門學者同盟副會長李嘉曾指出,該委員會能否發揮應有的功能有待觀察。他指政府的委員會數量繁多,但較少能夠真正發揮重要作用,希望這個委員會是領導機構而非榮譽機構。

身為中國全國人大代表的澳門立法會議員施家倫認為,該委員會的設立是政府參與「一帶一路」倡議的成績之一,但澳門仍應清晰有關的整體規劃,隨後向中央政府爭取政策支持。他又指出,香港最近與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發改委)簽署了有關「一帶一路」的合作安排。

2015年,中國發改委、商務部和外交部發布《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當中提到「發揮海外僑胞以及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獨特優勢作用,積極參與和助力『一帶一路』建設」。

本報於一個月前聯絡特區政府有關部門,查詢「一帶一路」建設工作委員會的工作進展和對於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 (亞投行) 的取態,當局表示願意提供回覆,惟截稿前尚未收到。

澳門大學經濟學系代主任關鋒認為,澳門的獨特優勢並未發揮出來,民間和官方對「一帶一路」並非十分熱衷。「原因是大家都會覺得澳門這麼細,有甚麼好參與呢?」他認為澳門難以為「一帶一路」貢獻很多,但可以從中發展自身經濟。

他指比較實在的方法之一是將澳門歷史城區、開平綢樓和丹霞山三個位置相近的世界遺產串連起來,聯同粵港兩地的政府到數個「一帶一路」亞洲沿線國家推廣「一程多站」旅遊,為它們的國民提供入境便利,以及商討開通這些國家來往粵港澳的航班,可以首先選擇人口眾多的印度和巴基斯坦。現時印度國民可以免簽證赴澳旅遊,但巴基斯坦旅客則須預先申請簽證。

根據官方統計,去年澳門的十大主要旅客來源中,「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佔了四個(菲律賓、馬來西亞、泰國、印尼),但僅佔入境旅客總數的2.8%,中國內地旅客則佔68.1%。

「一帶一路」與葡語國家

在去年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第五屆部長級會議制訂的《經貿合作行動綱領》中,論壇成員國提到「一帶一路」倡議在中葡合作的「積極意義」。關鋒認為,澳門參與「一帶一路」時切忌「大包圍」,應該借助自身與葡語國家的文化和歷史聯繫,聚焦海上而非陸上絲綢之路。「澳門做到還是做不到,是不是一定與『一帶一路』有關呢?其實未必,不過現在既然有一個這樣的倡議存在,就可以推動我們去做。」他指如果宣稱澳門各行各業都能走出去參與「一帶一路」,只會淪為連本地人都不相信的口號。「說每個人都可以走出去並不現實。我不是說不可以出去,但數量始終有限,我們不是人人都是李嘉誠。六十多萬人,能有多少個李嘉誠?」

李嘉曾認為,澳門這個「微型社會」要「有所為,有所不為」,應該在建設「一中心、一平台」(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等既定目標上促成一些有關「一帶一路」的具體項目早日完成。

施家倫則認為,澳門要將其在「一帶一路」的參與和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台的角色聯繫起來,其中可以考慮向中央政府申請適度填海造地,建設「創新產業功能區」,作為連接中國內地與葡萄牙和歐盟的先進技術轉移和產能合作平台。

徘徊亞投行門外

自亞投行在2015年成立以來,澳門的學者和議員紛紛關注特區在該行的角色。

亞投行在推進「一帶一路」相關的基建項目上舉足輕重,任務包括向能源、交通、農村基礎設施和農業發展等方面的項目提供貸款,至今有64名成員,當中兩個是葡語國家(葡萄牙和東帝汶),巴西的入行申請則仍在處理當中。2017年6月,香港正式加入亞投行,認繳該行7,651股股本(於約12億港元),並且爭取該行在港設立辦事處。

在澳門,行政長官崔世安曾指政府「高度重視」和「支持」和亞投行,但至今仍未表達加入的意願。

李嘉曾認為,澳門仍然徘徊在亞投行門外,這是對澳門不利的狀況。「類似的情況是澳門的一個心病,在奧運會、APEC等皆是如此[澳門並非該兩個組織的成員]。關鍵在於澳門應當據理力爭,不可安於現狀。」

關鋒表示,他個人並不理解政府對亞投行的取態。他指亞投行由中央政府主導成立,看不出澳門加入會遇到甚麼政治問題,又指澳門勝在資源充足,可以適量認繳亞投行的股本。

不過,他表示澳門雖然有錢,但往往不懂運用,而且國際視野很差,很多時自吹自擂,未有真正發揮對外合作的潛質。「澳門應該參與多些國際組織,讓別人了解澳門。不是一定說我們可以發揮到甚麼,但至少讓人知道澳門也在。」

施家倫認為,澳門加入亞投行除了有助提升國際知名度外,更可促進本地金融業發展。「澳門正發展特色金融,尤其是融資租賃方面,亞投行是多邊金融機構和專項的投融資平台,澳門參與其中能將參與及學習相關金融發展及融資經驗,並將其帶回本地,助力本地金融產業發展。」

澳門駐外單位

施家倫又指出,澳門的駐北京辦事處應該擔當特區與中央的橋樑,將澳門在「一帶一路」方面的想法和問題與相關部委溝通。他同時表示,政府駐里斯本和布魯塞爾的經濟貿易辦事處應該加強澳門與葡語系國家和歐盟的聯繫,推動當地企業透過澳門參與有關「一帶一路」的合作。「我想隨著澳門進一步融入『一帶一路』建設,未來可以考慮在『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尤其是葡語系國家增設一些經貿辦。」

澳門目前有五個直屬行政長官的駐外辦事處,分別設於北京、台北、里斯本、布魯塞爾(駐歐盟)和日內瓦(駐世界貿易組織)。2015年,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提出在葡萄牙、巴西和非洲葡語國家設立代表處,但至今未有公布任何進展。

關鋒表示,相比香港擁有較為完善的海外經濟貿易辦事處網絡,澳門在美加澳和多個重要的歐洲國家都沒有官方代表。他認為澳門的海外辦事處在參與「一帶一路」方面有其角色,但指出更重要的是政府在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時有清晰的策略。「在澳門內部還未界定清楚要做甚麼的話,貿然派人到海外也是徒勞。」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