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至宏:區塊鏈有望三年改變澳門各行各業

Jerome Yen

澳門大學協同創新研究所代所長顏至宏教授在專訪中稱,區塊鏈技術有望在未來兩三年為澳門的金融、旅遊和物流業帶來可見的改變,個別賭場更已花了兩年研究這項技術。他指澳門目前缺乏區塊鏈專才,但未來三年的需求會是數以百計。

有意見認為澳門還要等很久才會應用到區塊鏈技術,你同意嗎?
完全錯誤。我完全不同意。澳門有很多可以應用區塊鏈的場景,在建設智慧城市上,很多方面都能用到區塊鏈。在澳門的幾個方面,區塊鏈可能在未來兩三年的發展會加快,並不是ICO(首次代幣發行),而是智慧城市、智慧銀行、物流或旅遊。

例如有甚麼應用場景?
比如銀河[渡假城〕裏面有賭場、商店和餐廳,那麼它可以發行一種「銀河幣」,我不說是currencies(貨幣),而是tokens (代幣)。Currencies跟tokens還是不一樣的。你一到銀河就可以買這種消費代幣,到哪裏都有折扣,它可以記錄你在哪裏買了甚麼,你用的錢流到哪裏,就是用區塊鏈在背後做settlement,意思就是你到那裏消費了多少。為甚麼區塊鏈會對澳門有這麼大的幫助呢?在商店裏面,我們可以用代幣當錢消費。區塊鏈的另一個應用是,以歐洲的商品為例,將來出產一個Gucci或是一隻手錶時,可以在手錶後面打上一個類似條碼的東西,作為區塊鏈的接觸點。它在哪裏生產,上一手擁有者是誰,由誰購買,這些發生過的事情,你都可以在上面一掃,資料就會全部出來,而且區塊鏈技術就是沒有辦法竄改[資料〕。

但為甚麼要用區塊鏈這種去中心化技術呢?
因為區塊鏈用的完全是一個分散式的方法[記錄和保存資料],除非你能在超過一半的紀錄裏去竄改,否則紀錄是沒有辦法改的,你剛剛問到為甚麼去中心化,就是增加這個信任。1973年出現的互聯網讓資訊得以傳遞,現在區塊鍊就是讓大家信任,只要區塊鏈有紀錄,我就知道這個紀錄沒有被修改過。

物流方面呢?例如有件東西運來澳門國際機場,之後可以怎樣?
例如一件珠寶從意大利或法國運來,它出廠前可以在鑽石上貼上一個很少很少、肉眼都看不見的條碼連結著區塊鏈。這個東西要改基本上是不可能,因為刻上去的技術是非常之難。如果你在運送時要調包的話,到了我那邊我馬上就能追蹤到,從區塊鏈上就可以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真的話,掃一掃是沒有辦法追到上面的。所以在物流方面,[區塊鏈]可以防偽防騙。

但如果生產者沒有應用區塊鏈,就將貨物運到澳門呢?
那就不行了[不可以由頭追蹤]。如果運到澳門才進入區塊鏈,我們就從那時才開始追蹤,把它blockchainised(區塊鏈化),就是把它放上區塊鏈。

在剛才的例子中,有甚麼人會在區塊鏈上面?
有銷售的,可能有鑑定師,還有消費者。消費者如果兩三年後不喜歡這個鑽石,想再賣回去,到時大家就可以在區塊鏈看到這個鑽石是否真的。

金融業又能怎樣運用區塊鏈?
如果銀行卡用區塊鏈來做的話,銀行將來可以更容易核數。這個領域叫 Blockchain Auditing (區塊鏈核數),即是將公司全部的財務報表放上區塊鏈。比如說,付一筆款或收一筆款都全部把它區塊鏈化,將來核數時每筆錢都會在區塊鏈上面。在資金來往的業務上,銀行或者金融機構很容易會應用到區塊鏈。

所以將來核數師就不用找很多人取資料。
銀行和金融機構最怕就是數據被竄改。這個[在區塊鏈上的]數據無法被竄改,核數師只要追蹤[交易]怎樣發生就好了,不用擔心裏面的數據有否被人改過。另一樣就是,區塊鏈能在投資時使用。比如我們做一個基金,這個基金內有不同的資產,我們就可以用區塊鏈來做。對於保險公司,大家最害怕的就是不知道經紀抽了多少佣金。用區塊鏈的話,很多事情就可以很透明了,可以知道經紀拿了多少,是不是比他在合約裏面的要拿得多。

對於金融業或會計業人士來說,他們的工作會受到影響或威脅嗎?
一定會受影響,會有點[威脅]。對核數師來說,他們將來的工作會變得輕鬆一點,可能他們將來的工作會少了相當多。將來[應用]區塊鏈的話,一定會有相當多的人受到影響,這方面包括會計師或是銀行做資產管理的,很多人的相關工作都會受到區塊鏈影響。

例如現在會計系的學生畢業時,可能要面對比起現在很不一樣的工作,大學可以怎樣做?
大學就是要培養這種[認識區塊鏈的]人才,現在澳門幾乎沒有,所以我們[澳門大學協同創新研究所]三月開了一個區塊鏈營,跟學生介紹區塊鏈。我現在要跟幾個同事一起去開這門課,因為這門課將來在澳門的需求非常大,而且需求量可能在未來一兩年內就會很大量地膨脹,所以我們保守估計,也許未來三年左右,澳門可能需要差不多500個到600個區塊鏈專才。

如果金融系或會計系的學生都要認識區塊鏈,他們的課程也要有所改變。
可能都要加一兩門[關於區塊鏈的課程]。如果你是學習計算機的話,我們將來可能會請他們再開一門區塊鏈[課],我們也會開區塊鏈的課給全校學生,不管你是金融的還是傳播的。

但早前有意見認為,澳門有關區塊鏈的討論才是剛剛開始。
不,你不要小看政府裏面的朋友,他們對這種東西還是有研究的,還是有人真的懂的,只是在早期階段。比如說有些官員注意區塊鏈已經大概兩年了,他們只是沒有動,但不等於他們沒有了解。在澳門本土,有些朋友對區塊鏈的東西還是很注意的,銀行也有,旅館、賭場也有。賭場裏頭其實已經有一些公司有團隊研究了兩年,看看將來那個tokens(籌碼)要不要把它區塊鏈化,它們現在是將很小的芯片放在裏面。將來就是說能不能把那個區塊鏈化,可以變成實體,也可以放在[電子]錢包上面。如果不想讓人家知道我們今天在賭場下注多少,我們可以用手機把它[電子錢包]打開,想下注多少就用手機下注多少,在手機上面贏了輸了多少都很清楚,這些紀錄是完全可以防止人家竄改的。這個技術真的要應用的話,就要找一個比較小的場景,可以開兩三張賭檯做一個實驗性的,兩年內應該就可以實現,這就是沒有實體代幣的一個賭博,可以做到完全匿名化。

你覺得區塊鏈在兩三年內就會對金融、旅遊和物流業造成改變,這種改變會是可見的嗎?
是可見的。這種影響可能有兩種,一種是從外地過來,比如說內地有很多區塊鏈的公司,它過來這邊,把自己的區塊鏈延伸到這裏來。另一方面,既然有外地的影響,澳門本身也會有一些需求。

這樣的話,澳門就需要大量區塊鏈人才。
對,數以百計的人才,現在沒有,我們沒有培養,所以我們澳門大學現在要開始注重這一點。[澳門]以前沒有,以前都是靠外面過來的。可能我們除了在澳門大學開課給自己的學生外,我們也要有對社會的一個普及的項目,比方說我們可以做幾樣,澳門大學可以多辦一些論壇,甚至可以給學生寫一種普及區塊鏈的小冊子,或者開辦關於區塊鏈的公開講座或工作坊。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