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文基:「當局尊重學校的教育理念,正因如此我們才接受」

澳門土生教育協會主席飛文基回應有關協會管理的魯彌士主教幼稚園所出現的問題,他指出,因性侵案件所受到的影響,大部份已經恢復。飛文基向記者解釋案件發生後的改變、未來計劃所作出的改變以及現在學校作為免費教育一部分的改變。

-從新學年開始,魯彌士主教幼稚園將加入免費教育系統,會有何改變?
飛文基:這涉及財政,學校一直都依賴資金資助,也就是公共資金,一直都是。直到現在也是一直依靠澳門基金會和教育發展基金等資助。

-為什麼現在才決定要教育暨青年局的資助?
飛文基:澳門基金會開始減少財政資助。我們之所以會尋求資助是因為學校計劃擴展,這會導致支出日益增長。儘管支出並沒有大幅度上升,每年的維修費用還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如果我們得不到足夠資助,那麼學校運營就會出現困難,至少在中期來說是會這樣。
-除了資助外,魯彌士主教幼稚園在公共學校網中有什麼重要性?
飛文基:澳門教育系統沒有把魯彌士主教幼稚園當作外國學校,這十分重要。這是一間很有特色的澳門學校,這間學校的語言環境是賣點。這也是為什麼家長讓孩子選擇就讀這間學校的原因,尤其是那些葡萄牙人以外的家長。我們的特點很鮮明,但又是教育系統的一部分。
-教青局在之前就想把幼稚園列入公立學校系統中,為什麼當時沒有接受?
飛文基:我們要衡量,當時覺得沒有必要。現在資助已經達到一定程度,已保證我們可穩定地發展。
-是金額的大小的原因嗎?
飛文基:資助金額並不吸引。這間幼稚園很具特點,我們有11個班級、11名教師、11名助教,協助教師的人數至少是這個數字。我們還沒有工人之前,這種規模是不存在的。免費教育系統有針對學校對於人力資源分配的建議,但我們並不是像他們這樣做的。在他們看來,我們是一個巨型機器。兩三年前,我們認為不值得為了資助而進入系統。現在我們了解到資助情況比較複雜,學校的收支穩定還是比較重要。如果澳門基金會要求我們做什麼,我們不會有任何抱怨,反而是感謝。

-得到教青局的資助後,是否就不可以申請澳門基金會的資助?
飛文基:我們現在還沒有跟基金會說有關情況。我們希望也相信澳門基金會可繼續支持我們學校。因為我們的費用光靠教青局的資助是不夠的。
-資助金額有多少?
飛文基:教青局是每年給每個班90多萬的資助。澳門基金會是大概150萬澳門幣的資助。這看起來很多錢,但實際經分配後就不是這樣了。

-教青局有提出什麼條件嗎?像教學大綱這樣?
飛文基:沒有,教青局尊重每間學校的教育理念,就是因為這樣我們才接受。只是我們每個班級人數按照資助條件有嚴格的要求。必須是25個。他們有資助分配的公式,因此才會對人數有要求。

-說到教學大綱,新的「國旗、國歌法」出台,幼稚園會如何應對這一情況?
飛文基:這對幼稚園來說並不是強制執行的。但不管怎麼樣,這雖然是一間與葡萄牙有聯繫的學校,但也同時是澳門的一間學校。因此會受澳門法律的保護和影響。國旗問題是不可迴避的,國歌也是一樣。無論非中國籍學生有再多的尊重,我們怎樣要求他們把中國國歌唱到像自己國歌一樣?

-作為一間與中國的學校截然不同的幼稚園,是否應該對國旗、國歌法給予尊重?是否合理?
飛文基:以中國的角度來說,這很合理。但以別的角度來看,也並不是太合理。我個人對此並沒有情感寄託,所以不能任意評價。要知道國旗和國歌並不是可以開玩笑的東西,這也不是立法者想看到的情況。這是一個敏感的東西,因為澳門本身就是一個敏感的地區。因此法律的實施要求很多的智慧和靈活性。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嚴重的問題,因為要執行這個法律要符合澳門的特點。因此我們要尊重立法者的意願以及大眾的感受。

-您是在暗示幼稚園的情況嗎?
飛文基:我們一直都是以文化多樣性為先,這就包括了許多國旗。文化多樣性就是通過這些實現的。澳門就是一個擁有多樣文化的地區,我們並沒有揶揄或暗示什麼,我們這樣做完全是考慮到文化多樣性。

-在實現現代化上,你們對教育上有什麼轉變?
飛文基:我們一直都在努力。老師們也在這方面作培訓。我們有不同文化背景的學生,教師為此需要加倍努力。面臨的挑戰之一就是老師不會說中文,但我們有說中文的學生。儘管如此,家長們也喜歡這裡,我說的是大多數華人父母。華人父母都是學校的主要推動者。我們的教學風格更放鬆,更符合情境的行為,根據每天的情況進行調整,具有創造性。孩子們和父母也認為這是很好的教學方式。當然,幼稚園也有校規,但孩子們並不覺得嚴苛。

-您怎麼看待學生、人數以及身份有所改變?
飛文基:當我在2016年擔任澳門土生教育協會主席時就說到這個問題。幼稚園一直在成長,名聲也變得越來越響。對於教育方面,我們學校的面積很大。儘管不算是天堂,但長期來說一切都是積極的。
-人數方面呢?
飛文基:我們現階段有200多名學生。這個數字還在上升。教青局想要我們招更多的學生,我十分理解。然而卻面臨教育空間不足的巨大挑戰。我們也有自己的看法,不能因為招生而導致教育素質下降。我們會以現代化為前提進行發展。
-有更多的中國學生嗎?
飛文基:50%是中國人,其餘的來自各個國家,但大多數都是葡萄牙。

-有預期更多人願意進入公立學校嗎?
飛文基:肯定有,我們應該再開設多一個班。如果我們再發展下去,未來我也不知道。
-大灣區規劃肯定會為教育界帶來影響,您認為這進程如何影響魯彌士主教幼稚園?
飛文基:我們對大灣區有一定的認知,但沒有實際概念。我們知道會有很多人過來,人員流動性會更大。但沒有人告訴我們會給學校帶來什麼影響。也許是珠海和香港的家長都想叫孩子在我們學校讀書吧。這是否會給魯彌士主教幼稚園帶來影響?會的。但是以何種方式?不知道。但是我們幼稚園很具特色,現在葡語的影響力很大。如果大家要學葡語就必須透過我們。至於影響,我們靜觀其變吧。
-去年,學校發生性侵事件。這是否影響收生情況?
飛文基:我們有4到6名學生停學,其中2名轉到別的學校。其餘的會回來上學。我們對事件的恢復充滿信心,沒我們預期的艱難。
-當時學校有疏忽嗎?
飛文基:我不能接受學校的疏忽行為。是否有過失?當然是有的。但不可以一竹篙打沉整個學校。我不能接受的是,考慮到在學校工作的專業人員素質品質已經是有所證明的。事件是有可能發生的,我以最大程度關心此問題,因為父母的感受十分重要。但事實是,這種情況也可能在其他的學校發生。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相信學校,有可能性侵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人們生活在一個相互信任的環境中。這是一個沒有人能懷疑的情況。
-魯彌士主教幼稚園園長Marisa Peixoto被指責紀律上的疏忽。您完全相信她嗎?
飛文基:當然會,這不代表我們要對她失去信心,不然她就不會擔任這一職位了。
-教青局要求「幼稚園必須盡快完善學校組織架構,尤其確保校園危機小組的運作」。你們對此做了什麼改變?
飛文基:家長們其中一個擔憂就是閉路電視,這是我們首要的工作,這樣我們對人員出入就可控制。除此之外,對廁所使用也設立新規定。當時工人可以幫助教,像擺放床墊之類的。但現在不可以了,但是現階段對涉事學生還沒接觸。是否有進步空間,當然有,但這需要資金。因此我們需要一步步來完善。
-還打算新增什麼其他的措施?
飛文基:現在,我們對出入人員加強保安工作,這是十分重要的一環。有家長一大早就把孩子放在這裡,緊接著就上班。但這會產生問題,學校不能為此提早開門,因為這會影響整體管理。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手,這都是要考慮的內容。因此現在我們不具備在開門之前接收小朋友的能力。現階段有11個班,情況比較複雜。但應該對此進行投入。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