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代的思想正發生改變」

呂嘉雯是澳門TEDx SenadoSquare的創辦人,她希望每年可舉辦TEDx大會。在訪問中,每當她說到這個大會可以聚首一堂時,她就流露出充滿期待的微笑。

-澳門TEDx SenadoSquare的作用是甚麼?
呂嘉雯:我們做調查後會產生更好的想法,其實大眾的回饋也不錯的。大家對邀請嘉賓和主題都喜歡,大眾對我們所邀請的新嘉賓都比較喜愛,尤其在環保議題上,是他們令活動更加出彩。這都是我們明年打算實行的想法。我們這次有200個觀眾,我不能告訴大家投放多少資金在此,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活動沒有盈利。我們把所有的錢都投入到活動製作上。

-你們是如何挑選嘉賓和主題的?
呂嘉雯:我們初初計劃的時候就已經有一些想法,我們想要有一些討論城市發展的嘉賓。澳門是一座古城,當初根本沒有打算容納這麼多人口,因此我們想嘉賓談一些關於公共空間使用的問題。我們還想他們談論自殺議題,因為去年的自殺率有所上升。

-為何把主題定為「漣漪」?
呂嘉雯:這是一個比喻:期望「漣漪」漸漸擴散,成為影響澳門的波濤。我們不希望這些想法只影響一小群人,然後消失。再者,澳門是一個沿海城市,我們覺得主題與水和海相關很有意思。

-大主題是如何與不同的嘉賓和小主題相鍥合?
呂嘉雯:我們所定的主題是為了大家可以聯想而定出,而不是為定而定。我們這次邀請到了一名攝影師談論「發現日常生活中的美」。澳門被很多人認為是一座美麗的城市,很多旅客都是這樣認為的,但本地人卻認為,我們匯集了城市許多負面的東西卻忽略了其他美麗的部分。因此我們希望這位嘉賓可以討論「發現日常生活中的美」這個議題。他與觀眾分享了數百張不同形狀、角度和高度的大三巴照片。他試圖傳達的是,如果我們花時間觀察周圍的事物,我們就會意識到它在不斷變化。例如宋梓淇就談論城市空間問題。我們還有兩位嘉賓談論哲學議題,這為其餘內容定下基調。活動中大家開懷大笑,這很重要,因為它設法傳達了哲學的重要性,特別是因為我們身處可以獲得如此多的信息和內容的時代,但我們很少去認真思考信息的內容。

-這類議題會帶來什麼影響?
呂嘉雯:我發現我們聚集了一群不同的人:他們說英語、廣東話甚至普通話。 這很重要,因為這是一個讓人們相互交流的活動。 通常,澳門的活動只限同一批觀眾。 接下來,我們希望有來自更多不同地區的人,來參加我們的活動。

-誰負責本次活動?
呂嘉雯:我們年輕的志願者Attic。除了TEDx SenadoSquare之外,我們希望收集想法並製作更多活動-我們希望明年組織這些活動並成為年度活動,尤其是更多與藝術相關的活動。在這小組中,也有許多人對科技和音樂感興趣。

-TEDx大會在世界各地區舉辦,這對澳門的影響是什麼?
呂嘉雯:幫助澳門接軌世界。我們這裡有許多人才,但是大家沒有機會認識他們。所有的講座都會發佈到網上,讓更多澳門以外的人認識他們。
-在其他的訪問中,您提到希望看到更多年輕觀眾。您怎麼看本地年輕人?他們看起來對這些不太感興趣,反而對錢和工作更有興趣,是這樣嗎?
呂嘉雯:我覺得一半一半吧,我也跟我的團隊聊過這一話題。他們肯定是屬於有熱情和夢想的一批,想讓澳門變得更加美好。很多時候不是說不想做,而是沒有機會施展自己的能力。澳門太小了,發揮空間有限。

-在其他的訪問中,您還說澳門青年人最大的問題就是缺乏工作機會。
呂嘉雯:我認為這個城市不能提供一切,年輕人也必須自己尋找機會。但我認為缺乏主動性與教育密切相關,我們不鼓勵我們尋找做或想要的方法。我在英國學習時,人們更加鼓勵大膽嘗試,並允許他們出錯。這是一種不屬於我們教育體系的邏輯,我們被教育成失敗是非常嚴重的。當我在高中時,我留級了,大家都說這十分失敗。我比同齡人晚一年完成高中學業,他們讓我覺得這是我生命中的巨大損失。可是當我離開這里後,我意識到事情不是那樣的,這些情況也有很好的後果。

-有更多年輕人去國外留學,這是否意味著改變?
呂嘉雯:某種層面上,是的。事實是,許多在國外學習的人都屬於精英階層。我希望你不要稱他們為精英(這是一種冒犯)。有時候,他們離我們太近的話也會變得很困難。我們要將兩個人群放在一起,這非常重要。無論誰在美國學習,都知道該系統如何運作,並意識到它可能也適用於澳門。重要的是分享你在其他地方體驗的想法,如果我們只知道澳門的系統是如何運作的,那麼我們就陷入了相信它是唯一可行模式的陷阱中。

-您怎麼看待大灣區計劃?政府出台的正式綱要,非常希望為年輕人創造機會。
呂嘉雯:我完全是這項倡議的支持者,政府必須讓我們與鄰近城市建立更緊密的聯繫。我希望看到更多的支持,特別是在資金方面,以及建立一個網絡。例如,通過創建一個數據庫,其中包含來自該地區不同專業和地區的人員的姓名,這使我們的工作變得更加容易。現在,為了聯繫和認識我們可以邀請的人,我們必須去各個城市,參加他們的活動。

-澳門與大灣區其他的城市相比較下有什麼區別?
呂嘉雯:在某方面,我們更加落後。但在文化方面,我們更加突出。澳門在文化方面有很大的潛力,無論是歷史遺跡還是建築方面。有許多城市可以像澳門一樣去做,但沒有和澳門一樣的歷史遺跡。

-你還組織了「澳門女性初創周末」活動(Startup Weekend Women Macau)。為什麼要做一個女性為主導的主題?
呂嘉雯:我組織了幾個「初創周末」(Startup Weekend)活動,參與者主要是男性,沒有女性。 當我們組織面向女性的活動時,有很多人去參與這項活動。 我們希望人們意識到女性也可以發展自己的事業。

-但是為什麼不讓女性去參加大眾的活動?
呂嘉雯:我認為這與大家普遍認為初創是屬於男人的東西,這是一種本地的潛意識。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也提出了導師的意義。

-您如何看待女性在本地社會的作用?
呂嘉雯:在我的職業生涯中,我不會身為女人而感到極大的攻擊或分歧。但在我的家人中,是的。我來自一個非常傳統的中國家庭,我的父母和祖父母總是說,作為一個女人,我不需要太擔心,我只需要專注於結婚,這讓我很傷心。我的家人並不特別關心我的職業生涯,尤其是當我有一個美好的婚姻和家庭。這是一種更為保守的心態,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工作中感覺更好,因為我覺得自己對自己所做的事情和對社會的貢獻很有價值,我認為心態正在與我這一代人改變。

背景:
呂嘉雯今年25歲。畢業於杜漢大學經濟學。她舉辦首屆澳門TEDx SenadoSquare,除了在英國的Ted演講外,她還組織女性版本的「初創周末」(startup Weekends)。她曾擔任數據分析師,現在她於一間私人公司的社區與政府關係部門工作。她是去年成立的Associação Attic創始人之一。

TEDx以TED的模式舉辦,通過18分鐘的講座促進對不同領域的討論。這活動始於1984年,當時只是一個致力於技術、娛樂和設計的會議。如今,它已擴展到最多樣化的領域-從科學到創業 -並以100多種語言面向觀眾。2009年,TED(技術、娛樂和設計)創建了TEDx,這是一個獨立組織的本地活動,它們將人們聚集在一起,在18分鐘的會談中分享想法。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