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歸還的環保杯生意

採用可重覆使用的環保杯通常都要支付押金,但有些公司不接受這些杯子的歸還。因此對於環保主義者來說,這種代替一次性用品的環境和可持續性目的,甚至是生產均對環境造成更大的影響,可以說是失敗。

環保杯以1歐元的價格出售,這些杯子可重複使用且環保,但最終無法歸還。環保主義者認為,消費者應以支付押金並且能夠歸還杯子。《每日新聞》得悉,有些音樂節的製作人和其他活動單位,對環保杯有所保留。

國家自然保護協會廢物信息中心協調員Carmen Lima說:「這是一項使用可重覆使用的環保杯的生意。但這不是企業的意圖,經濟意圖正在壓倒環境。」
萊里亞6月舉行的第五屆A Port Festival節慶,採用一種可重複使用的環保杯,且不收押金。在活動網站上這樣寫道:「他們可以在音樂節的官方酒吧購買,以1歐元價格買一隻屬自己的杯。而且不用歸還,你可以將杯作為紀念品,留下屬於A Porta Festival美好的回憶。」

《每日新聞》聯繫到活動成員Paula Lago,他解釋,活動組織選擇這種解決方案是「因為沒有地方來清洗容器」,「沒有任何衛生和後勤條件來接收環保杯。我們無法存放幾千個杯。」這位活動負責人並指出:「把賬算一算,杯子並不賺錢。」

Paula Lagoa強調「沒有做生意的意圖」,「歸還杯的資金回報也應該考慮未來」。此外,該組織表示,已同意在其他活動上使用其他容器及金屬杯提供飲料。這種情況在全國各地均有發生,並發生在不同的層面上。葡萄牙消費者保護協會的律師Carolina Gouveia認為:「消費者應該有作出選擇的機會─在其他活動或家中重覆使用玻璃杯,如果沒有,則將玻璃杯歸還,退還押金。」對於這位專業人士來說,「這是一個真正的環境和可持續發展政策。」

葡消會最近收到一個有關音樂節的投訴,指當中有幾個飲料品牌在場,迫使消費者購買不同品牌的杯子。Carolina Gouveia說:「這很荒謬。銷售杯子不是一項有利可圖的活動,而是可持續性問題。目標是能夠盡可能多地重複使用這個杯。」

他還表示:「我必須有自己的杯子,我可以帶著杯去參加活動,隨時使用。這就是促進環保政策的方式。」否則,我們正在做一些所謂的漂綠行為:「他們把一切都塗成綠色,他們說他們是一家環保公司,但我們意識到這和任何生意一樣,都只是為了賺錢。」

Carmen Lima認為,使用可重複使用的環保杯的背後想法是「這些杯能用於相同或其他方面。」如果不這樣做,他續說:「我們不是在減少廢物生產,而是增加商品生產。」

負責QUERCUS的廢棄區域負責人表示:「這並不單指生意上,但環境問題總是來自生意。做環境生意是不正常的。因為時尚而賣杯毫無意義。」

用於製造可重複使用杯的塑膠與用於一次性杯的塑膠不同。 Carmen Lima承認,「這些杯在生產層面上,對環境造成更大的影響」。但需要注意的是,為了評估影響,分析它們的生命週期很重要。如果環保杯被重複使用好幾次,而不是像使用一次性用品一樣,這樣就會更環保。

沒有規章制度

此時此刻沒有具體的立法。「但是,一次性塑膠的監管將在未來兩年內完成。重要的是提出環保杯應該通過支付押金方式提供予客人,而非通過銷售。」

目前,消費者應該意識到活動單位提供環保杯的方式。Carolina Gouveia解釋:「事實上,押金的目的是我歸還杯後可獲退還押金。這有助確保我們交付環保杯時是保持良好狀況。如果公司接受押金,則必須接受杯子歸還並把押金還給客人。」她補充,如果不這樣做,活動單位將違反要求。

如果公司告知消費者,正在銷售環保杯,則不需要接受規管。不過她強調,目標應該是「促進再利用」。

政策因活動而異。在2018年使用的100%蔬菜杯之後,NOS Alive今年決定將可重複使用的環保杯捐贈給兩個慈善機構─Mansarda和Brigada do Mar。

音樂節負責人 Álvaro Covões解釋:「如果大家歸還環保杯,那麼[一歐元]將被捐給慈善機構。」並指出歸還率仍然很低的問題。他解釋:「我們的目標是購買環保杯的人將來可以再次使用。但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使用。所以我們試圖以捐錢方式,鼓勵那些不想用環保杯的人。」

Super Bock已經在今年推出一項鼓勵重複使用的措施:任何人都可以帶來以前版本的「環保」杯。 在Meco舉行的活動中,參與者使用玻璃酒杯時要收取2歐元的費用,這些酒杯在歸還後可以重用。這是在各種啤酒廠贊助的活動中使用的政策。

當他們看到不可持續的做法時,葡消會建議葡萄牙人要「報告和提出意見」。上個月,該協會發起一項活動,要求消費者報告過多的塑膠包裝,並聯繫公司以提出替代方案。Carolina說,到目前為止已收到500多宗投訴。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