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探尋小配件的搖籃

上世紀80年代,深圳還是一個遍布農田和農民的小村莊,而如今已搖身一變成為一座摩天大樓無處不在,公司和技術供應商匯集的大城市。

「幾多錢?」我們指著一個裝滿蘋果無線耳機的展示櫃問道。「你想要幾個?」售貨員用顫抖的英文回答。我們說:「一個。」這個回答讓她哈哈大笑起來。在華強北這個被認為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小配件市場裡,幾乎沒有買賣單個的零件,因為秘密在於批量銷售到中國以外地區。
例如這些耳機,一個可靠的AirPod贗品價格約為25歐元,而正貨價格為180歐元。因此不難理解為什麼這些市場對於來到深圳的人而言是必去之地。在華強北最大的商場之一-賽格數碼廣場,我們剛踏入商場就能清晰地感受到明顯的噪音:不是人們交談的聲音,也不是小配件發出的聲音,而是撕拉著用來密封準備寄給客戶訂單箱的膠紙的聲音。在這個高九層的商場裡,撕拉膠紙的噪音此起彼伏。雖然這裡買賣的貨物應有盡有,但每一間都有自己的特色:記憶卡、處理器、各種電線、耳機、USB、智能手機屏幕和種類繁多的手機殼。
但如果你的目的是尋找手機殼,那麼天堂就在旁邊的一座建築裡。這座建築規模相對較小,「僅」有四層,但裡面的商鋪數量,可能比旁邊的賽格數碼廣場更多,因為店面比較小。一條條小走廊將這個建築變成了充滿了移動電子設備的迷宮。這些商鋪中許多應該只有一平方米的空間,當中密密麻麻地擠滿了各色材料,讓人甚至很難找到賣家,而且賣家往往是在做什麼呢?是的,你猜對了-用膠紙密封包裹。在走廊上,最常見的場景卻是另一個:幾十人一手拿著黑色袋子,另一隻手上是各種打印出來的訂單。他們在那裡接收人們在網上平台下的訂單-很多人喜歡網購,因為價格非常實惠,甚至有時候低到不真實。
但在深圳這些大型商場的走廊裡,還能看到許多機會主義者。譬如Ocean(他與外國人交談時的英文名)-他是一名31歲的中國人,其公司TYR Logistics的目標產品是那些有可能進入西方國家市場上銷售的產品。「我可以幫你找到你想要的東西」,他在自我介紹後告訴我們:「我們公司主要是幫忙將設備從這裡運送到其他國家。」我們確信,人們對這個業務的需求日益增加。他從來沒見過「真正的」葡萄牙人,只在我們攤開歐洲地圖之後,他才意識到我們來自哪裡。「Pú táo yá?」他回答道。是的,葡萄牙。在聽到葡萄牙後,Ocean講出了許多其他外國人在聽到我們國家名的話:「朗拿度!我喜歡足球,他是最棒的。」這個中國人還當過兩個月的記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對攝影的喜愛,但深圳這個城市的現實情況讓他走了另一條道路。他在TYR Logistics工作三年,這就是為什麼他能十分肯定地說,在華強北,印度人和俄羅斯人會花最多時間與賣家還價。如果大型購物中心內部的生活是瘋狂的,那麼華強北還有不那麼顯眼但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面:這些建築的側面和背面。一輛輛散亂地停靠在路邊的貨車旁,來來往往的人不斷地在搬運裝箱,或者卸貨。嗡嗡聲如此之大,證明這個畫面幾乎不可能只出現在這幾十米的街道上,站在華強北的大廣場上,彷彿我們身處另一個世界,一個更現代、文明且充斥著街頭小商鋪的霓虹燈的世界。
此外,這裡彷彿是世界上每平方米內,蘋果、小米和華為的商鋪為數最多的地區,事實上這些商鋪甚至不是品牌的官方店。他們出售智能手機或修理損壞的設備,就像在咖啡館內品嚐果汁或蛋糕一樣平常。這種與移動設備完美結合的原因很容易看出:離這裡不遠,就在半徑70公里範圍內,很多知名的智能手機就是在那裡生產的。

深入生產線

華為總部距離市中心約一個小時車程,華為是深圳邁向全世界的大型企業之一。是的,在這裡不只是出售和運送全世界所使用的硬件,這個城市也是創新的極點。事實上,在20世紀80年代,中國政府將深圳打造成一個對外國投資開放的經濟特區,讓原本大部分從事農業活動的近3萬居民和大片的農田在40年內,歷經迅速且徹底的改變-如今深圳是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到處都是摩天大樓,人口已超過2,000萬。今天一些最有價值和最具創新性的科技公司就在深圳誕生。
大疆創新及其無人機設備,全球最大的電動車製造商之一的比亞迪(如果你在深圳乘坐的士,就會發現比亞迪的身影)還有騰訊都是很好的例子。騰訊創造了微信-幾乎所有中國人都在使用的通訊軟件,不僅可以用來互相交流,還可以完成一些日常工作,例如付款、召的士、點餐或通過簡單地搖動手機,來發現全世界範圍內同樣在搖手機的人。在西方,騰訊以其電子遊戲而聞名,是例如Riot Games公司的《英雄聯盟》或Epic Games的《堡壘之夜》等熱門遊戲的全部或部分所有者。事實證明,這是中國技術的影響力如何侵入歐美用戶日常生活的最好例證之一,即使他們通常不會去考慮或注意到這一點。
但這種影響最有力的例子仍然是智能手機:在許多其他的國家完成設計,但生產肯定是在深圳。每條華為生產線(不允許我們拍照攝影)都長120米,只生產一種型號-我們看到的還「新鮮熱辣」的手機是華為P20。在遠處,在生產線的末端,每隔28.5秒就會出現一個新手機。平均每天生產2,400部新手機。現在幾乎所有工作都由機器完成:若在2013年,每條生產線需要86人工作;現在每條生產線則只需要17個。還有其它任務,例如所有智能手機出廠時屏幕上覆蓋的薄膜,這些都是手工完成的,但現在人類的主要工作是管理日益自動化的生產線。
令人好奇的是,雖然機器在這些任務中扮演著比人類更重要的角色,但當生產線「搞砸」時,還是由員工來收拾善後。他們拿起有缺陷的設備並走到檢查站觀察問題所在。儘管每條生產線的工人數量減少,但這家中國巨頭企業確保員工已經被轉移至工廠的其他生產線-目前有35條,甚至還會有培訓計劃,如果這些人想要獲得管理方面的技能。這些擁有生產和管理知識的員工將繼續貢獻自己的力量,讓深圳不僅在中國,而且在全世界的技術領域佔有一席之地。
* 《金錢世界》應華為邀請前往深圳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