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遺產年

今年正值佛得角「舊城」(Cidade Velha)被納入世界遺產名錄10週年,民族音樂莫爾納申請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的最終結果亦將於今年揭曉,佛得角將致力於歷史建築的修復工作,並承諾會更加重視文化記憶。

十年前,「舊城」被納入世界遺產名錄是一件盛事,也激勵了希望。但並非所有目標都能實現,當地社區仍在等待獲得經濟利益,他們意識到要成為佛得角唯一的主教教堂(16世紀的玫瑰聖母教堂,其後被修復)等紀念碑的「鄰居」並不容易。
「舊城」入遺讓佛得角文化,特別是文化遺產呼吸到了新鮮空氣,走進人們的視野,儘管這一變化的實踐在國家預算中被推遲。
佛得角文化遺產研究所(IPC)主席Jair Fernandes強調,從90年代開始修訂的遺產基礎法,對於2019年佛得角文化遺產前景的重要性。
他表示:「我們正在開展相關修訂工作,研究新的文化遺產法律制度,預計在今年上半年就能提交。」他並補充,主要目標是「讓新立法與教科文組織發布的指示保持一致」。

長久的和諧

這項新的立法將帶來革新,官方表示:「這會引入與文化遺產有關的新概念,但亦會有教科文組織的一些建議,特別是克拉科夫的信(保護和恢復建築遺產原則),為我們帶來更廣泛的文化遺產、歷史、花園、紀念碑和城市遺產等概念。」
這一變化還將「擴大佛得角文化遺產研究所的能力,從查封問題到公共和私人工程,再到物質遺產清單-以前的立法沒有明確規定相關內容」。
Jair Fernandes還澄清水底遺產的問題,因為在1990年的法律中,尚未觀察到「這種遺產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出現的各種變化」。
Jair Fernandes解釋:「有需要調整這項立法使其適應新環境,以及與這29年來的所有法規保持一致。」
正在希望與當地及區域遺產合作的民間社會或其他機構將被授予「相關能力和許可」,目的是幫助「協調相關干預領域」。
「譬如私人建築與歷史中心出現不協調情況,這一塊的執行權一直是空白:是市政廳負責還是文化遺產研究所?因此必須協調該區域所有利益攸關方,展開有效行動以支持保護文化遺產。」
除了立法創新之外,今年還是舊城被納入世界遺產名錄10週年,IPC正在籌備慶祝活動議程,活動以於4月18日舉行國際古蹟遺址日開幕為開始,直至10月18日文化和社區日結束。
長達六個月時間將被用於回顧為入遺做出的努力,探討這個1460年由葡萄牙人發現並於2009年6月26日被列為世界遺產的遺跡-位於佛得角聖地亞哥島上的聖地亞哥大里貝拉縣。

莫爾納與佛得角

在去年3月16日申請成為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莫爾納正在等待結果。
根據IPC所說,莫爾納是「最具佛得角風情和代表性的音樂流派」。是民族文化紐帶的一部分,是各類音樂中最為佛得角國內外市場喜愛的音樂流派。
「莫爾納的組成分為三個維度:旋律、詩歌和舞蹈;特點是每小節四拍、節奏緩慢,有著完美融合歐洲影響的經典小調。詩歌的主題或抒情或激烈,孕育出一種憂鬱的歌曲風格,與愛情、痛苦、渴望、溫柔、悲傷、諷刺,或個人命運的好壞等情感密切相關。」
最終結果將於今年年底公佈。目前相關工作仍在開展中,旨在將塔拉法爾集中營(位於聖地亞哥島)納入世界人類遺產名錄,這個過程具有一定的挑戰,因為它涉及到實體建築的修復,以及構建能夠代表這個前集中營的概念性計劃。
佛得角文化和創意產業部部長Abraão Vicente希望能與安哥拉和葡萄牙聯合申請塔拉法爾集中營成為世界人類遺產名錄,並讓幾內亞比紹參與其中。
這位部長並稱,佛得角政府想要把「該集中營打造成一個國際區域和平的象徵」。
在佛得角提交給教科文組織的清單中,除了塔拉法爾集中營外,還有科瓦自然公園、保羅和里貝拉達塔(位於Santo Antão島)、Salinas de Pedra de Lume(薩爾島)、普拉亞歷史中心(聖地亞哥)和São Filipe e Chã das Caldeiras歷史中心(Fogo島)。

保護遺產的歷史

最近有15座宗教建築被列入正在進行中的國家歷史和宗教遺產復原方案(復原、認定和開放方案)。根據IPC的說法,選擇這些建築是基於幾個標準:當地的歷史和象徵意義、保護程度、地域代表性和宗教建築的用途。
列入這個項目的建築共有15座,IPC已向基礎設施、房屋和地區規劃部提交了10座建築,還有4座建築正在招標,尤其是聖地亞哥教堂(聖克魯斯市)和光明聖母教堂(聖多明戈斯市),這兩座都是位於聖地亞哥島,還有馬約島的Morrinho禮拜堂。
葡語國家文化遺產地圖集的數碼項目,將於4月13日在佛得角舉行的文化部長會議上展示。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