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頭開始 難過登天

熱帶氣旋「伊代」吹襲莫桑比克、馬拉維和津巴布韋兩個月後,仍有數千人的生活受嚴重影響。官方確認在風災中共600人死亡,數千人無家可歸。


28歲的Paulina Jacinau喪偶,她是三個孩子的母親,現在又另外收留了三個孩子,他們在「伊代」吹襲後因房屋倒塌成為孤兒,地點是莫桑比克索法拉的Nhamatanda郊區。
這位三個孩子的母親是風災中受害者親屬之一,「伊代」在3月14日吹襲莫桑比克,洪水捲走了數千家庭,他們的未來只剩下陰影。
Paulina Jacinau向葡新社表示:「風災過後,我回到家裡,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頹桓敗瓦。」她認為生活變得更難,沒房子、沒資源、家庭成員又增加。
災難發生後最初幾天,她住在Nhamatanda鎮的一個避難中心。風災發生以來,她一直負責她的母親照顧工作,母親在她們曾居住的房屋倒塌時受傷。
Paulina Jacinau 說:「不知道如何修復房子。」在失去家居用品、衣服和賣蔬菜的微薄收入後,她甚至不知從哪開始「展開新生活」。
大衛·路易斯還記得當他試著救12位家人(包括五個月大的兒子和他懷孕的妻子)時,飼養的羊、雞和一些豬被水沖走的畫面。他感嘆:「我回到家後,情況非常糟糕,我不知道從哪裡從頭開始,什麼都沒有。」
暴風雨當天,大衛·路易斯被水衝開700米,他其後到一個高地,在那裡停留兩天,並協助一些親戚。
從一片被摧毀、僅存的幾棵樹也被水捲走的樹林裡,大衛·路易斯撿了一些樹枝和樹幹燃燒,面對「重啟生活」的困難,他很絕望:「我只能寄望於政府或其他團體的支持,才能擁有一棟房子,給我的家人一個家。」他沮喪地嘆氣。有一件事是肯定的:他不想回到Lamego的家,因為這位於一個容易發生洪水的平原。目前,他與剩下的12個家人和另外7個來自另一個家庭的人共用一座帳篷。
Belita António住在Nhamatanda的避難中心,負責照顧三個侄子。他說:「由於三個孩子沒有繼續學業的學習材料,他們被迫共用同一個筆記本。」每個孩子都把筆記本帶到課堂上,回來時,將材料傳遞給另一個。這一幕每天都在Nhamatanda最大避難中心的三班輪換制學校上演。

抗霍亂是優先事項

數字並不精準,但一切都表明霍亂已經造成數十人死亡和數百人患病。霍亂來了就很難走。
糞池和蓄水池被破壞造成莫桑比克中部索法拉Nhamatanda鎮爆發疫情。莫桑比克政府和國際紅十字會發起聯合運動,盡可能減少患病人數。
多個疫苗接種隊駐紮在Nhamatanda郊區,包括鄰近的Nharichonga和Chiluvo村,以防止霍亂蔓延。
42歲的Fernando Chinda,第一次口服霍亂疫苗,但他不知道他的九個孩子和妻子是否會享受到這次疫苗帶來的好處,他們生活在被疫情覆蓋的範圍內。
Fernando Chinda表示:「我當時在農場,我回來時,他們告訴我,市場附近在接種霍亂疫苗,我就來了。」他還提醒,這種疾病會在陰雨天傳播得較快。
Nhamatanda抗擊霍亂運動面臨的主要挑戰是打擊虛假信息傳播,因為人們認為這種疫苗會導致腹瀉和過敏,造成身體虛弱。
儘管有謠言,Maria Chimica還是為七個孩子接種了疫苗。她認為:「有人回家後說,服用疫苗會傷喉嚨並導致喉嚨癢,但當我服用時,我沒有任何感覺。」她呼籲人們別相信疫苗是有害的謠言。
除了Nhamatanda之外,該運動還覆蓋貝拉市以及Dondo和Búzi地區,這些地區受到「伊代」襲擊,造成數千人無法獲得飲用水並破壞基礎衛生設施。
與此同時,在莫桑比克中部的 Inchope區,展開了一項確保所有離開貝拉市的人無感染的檢查,以防止疫情蔓延到其他省份。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