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工返到幾多歲

返工返到幾多歲

政府本月首次啟動為長者創造就業機會的計劃。工作令人解決很多事情,澳門的養老金每月不足4000澳門元,另一方面,澳門將成為世界上最富有的城市。當局認為長者繼續工作是因為他們想繼續工作。然而現實卻是另外一番景象,沒有工作,他們就難以生存。


葉華森的工作地點位於大三巴附近、鏡湖醫院周邊。他仍然保留著一種瀕臨消失的工藝,這或會因急速發展而消失的工藝。自1973年以來,他就一直從事裁縫這個職業,從沒有做過其他工作。他住的房子就是他每天工作的地方,每天從10點開始,工作9小時。一天休息的時間就是午餐和晚餐。晚上10點左右結束工作,他屬自僱人士,每月的收入不固定。45年來的工作算平穩。每月平均收入約為20,000澳門元,也有可能會少一些。葉華森向《澳門平台》表示:「通常我在冬天至聖誕節期間會有多一些客戶。每件西裝大約收費1500澳門元,每月可以做16至17件衣服。」他坐在客廳沙發上接受訪問,這裡亦同時是工作室。在他身後有一張桌子,上面擺放著餐具、眼鏡、線和針,他靠這個職業來養妻活兒及生活。
生於廣東中山的葉華森已工作大半輩子,一直沒有停下來。他說:「我工作,因為我仍然可以做到,和我想繼續。」即使可以退休,他也會選擇繼續工作:「我想我65歲時會退休,但這完全取決於我在那時候還是否有客戶。如果沒有,那就要早退休了。我有很多朋友在65歲之後還繼續工作。」他年輕的笑容完全不像一名61歲的長者。
儘管政府有對長者提供財政上的支援,但他認為如果不存錢,是不夠用的。他補充:「我有我的積蓄,我有投資。如果要完全靠政府提供的補貼,那還不夠。當我不工作時,我只能依賴我的積蓄。」
許多澳門人年逾60歲後仍選擇或必須繼續工作,葉華森是其中一個例子,儘管許多人工作多年已有一定的積蓄。對長者的貧乏支援與政府每年巨額經濟盈餘的經濟形成鮮明對比。 2017年,評級機構惠譽預測,若澳門政府未能獲得收入,並且年復一年地維持公共支出水平,那麼只需在五年零六個月後,政府就會破產。澳門是惠譽評級中唯一沒有主權債務的地區。在今年的施政方面,政府預計於2019年將有180億澳門元的盈餘-約佔GDP的4%。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料,2020年澳門將成為世界上人均GDP最高的城市,超過卡塔爾。鑑於長者的經濟實力,這種支援似乎成效不大。他們每月領取的養老金為3,630澳門元,另外收取年度敬老金9,000澳門元。

工作無間斷

本報記者向社會工作局查詢,為什麼鼓勵長者再就業,社工局解釋,隨著醫療技術和社會環境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長者選擇延長他們的職業生涯。根據統計暨普查局的數字,澳門居民2015年至2018年的平均預期壽命為83.7歲。去年第四季,有9,400名65歲以上長者選擇繼續工作,與2017年同期上升16%。社工局表示:「這顯示長者進入或重新進入勞動力市場的持續增長趨勢。」對當局而言,65歲以上的居民決定繼續工作有幾個原因:自給自足,從而減輕子女的經濟壓力;繼續參與社會,以便與子女保持聯繫;有條件繼續工作,並希望在平均預期壽命增加的情況下充實自己。
最新的統計局數據顯示,65歲及以上的人士從事的行業按多至少排列,分別為非技術工人、服務提供商、供應商、行政人員、工業生產工人和工匠。
統計局回覆本報查詢時指出,去年第四季65歲或以上的就業人口與過去四年同期相比有所增加。
社工局表示,秉持「積極參與,躍動耆年」的政策,支持長者實現老有所為。在支持長者就業的措施中,社工局強調,通過社會企業促進老年人就業的計劃,希望為老年人創造就業機會;制定讚揚長者僱員和老年人朋友的計劃;為長者提供就業支持和職業培訓。
當局表示,政府支持和鼓勵長者全職和低收入融入勞動力市場。例如,年滿 65歲以上僱員及散工,年度豁免額調高至 198,000澳門元-今年的施政報告有提及。
社工局並指出,行政部門有短中長期政策-旨在支持退休或即將退休的僱員,透過更靈活的工作制度繼續工作;促進靈活退休;並消除阻礙長者繼續工作的障礙。

人人平等

勞工事務局回覆本報時表示,只收到一宗涉及兩名60歲以上僱員關於「平等原則」的投訴。在不公正的情況下,勞工局表示,《勞動關係法》第6條規定,「任何僱員或求職者均不得在沒有合理理由的情況下,尤其因國籍、社會出身、血統、種族、膚色、性別、性取向、年齡、婚姻狀況、語言、宗教、政治或思想信仰、所屬組織、文化程度或經濟狀況而得到優惠、受到損害、被剝奪任何權利或獲得豁免任何義務。」若僱主違法,可能會被罰款20,000至50,000澳門元。
2月,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表示,有些博企把年紀較大的保安員工調賭場內工作-這是勞動性較強的職業之一-以逼便他們辭職,避免支付賠償(在沒有正當理由解僱的情況下是強制支付),並能因此僱用新的非本地員工。
新澳門博彩員工權益會理事長周銹芳聲稱,收到了本地員工投訴,而勞工局則表示沒有收到任何投訴。當時,本地中文媒體《力報》報導了一名員工楊先生的案件,楊先生已從事保安工作12年,他於1月接獲公司通知,要求他調至娛樂場保安部。
周銹芳向本報表示,博企中有60歲以上的員工在不同部門工作。她說:「這群人並不是少數」。然而在永利賭場工作的荷官的工時、工資、假期和其他條件,保證與其他員工相同。當被問及為什麼長者繼續工作時,周銹芳感嘆地表示:「因為他們需要工作。住屋和物價非常高。」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