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mium 「環保工作緩慢,當局總是拘泥於參考其他地區做法」

「環保工作緩慢,當局總是拘泥於參考其他地區做法」

DR

劉嘉穎認為政府在環境保護方面十分被動,她早前發起減塑聯署,收集到6000個簽名支持。她認為澳門在這方面十分落後,澳門面積約3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人均製造出最多垃圾的地方。

-為什麼會發起減塑聯署呢?
劉嘉穎:
我在澳大利亞住了7年,在2015年回到澳門。我觀察到澳大利亞和澳門巨大的差別。澳門污染嚴重,空氣素質十分差,況且澳門環保回收系統情況亦惡劣。當我看到我媽媽沒有進行垃圾分類的時候,我感到十分震驚。因此我開始察覺到澳門近年的垃圾量有明顯的上升,這與別的地區無法比較。我們每年都會從新聞中了解到財政預算增加,賭收上升,遊客上升等消息。但從沒有關於環境優化的新聞。颱風「天鴿」吹襲澳門時,街上出現大量垃圾。這時我便決定要發起聯署,因為個人力量太渺小了。
-在你們和政府商議期間,政府是否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劉嘉穎:政府正在進行相關工作,但進度緩慢,澳門政府總是拘泥於參考其他地區的做法,像香港和台灣這些地區。膠袋稅已經在這些地區實行了數十年了,澳門政府還要制定出超市減少膠袋使用的規章制度。
-您認為有需要向市民說明有關情況,從而喚起政府的環保意識?
劉嘉穎:如果不這樣做,政府是不會行動的。與其他地區比較,我們在這方面做得十分差。哪有一個地區只會在乎每年的收入?
-議員、社團或其他團體有提供相關幫助嗎?
劉嘉穎:在朋友的協助下,聯署最初是由我發起的。之後我得到了立法會議員蘇嘉豪的幫助,他在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林玉鳳也一樣,在與超市的磋商方面也十分努力。許多私人公司也用我們的口號「請不要使用塑膠」(No Plastic,Please)澳門聖若瑟大學還邀請我們去演講,推廣環保。我們的工作得到澳門關心環保人士的理解,也得到大眾的理解。許多人也因此投入到環保事業中。
-為什麼澳門在這方面與香港、深圳和台灣等地區相差甚遠?
劉嘉穎:這些地區之所以有相關措施是因為他們真的關心環境保護。澳門政府總是在乎收益以及大型工程,其餘的一概不問。你看看澳門的交通情況,路上竟有那麼多的車輛、旅遊巴以及賭場巴士。每年所錄得的空氣質量也十分惡劣,資源回收系統不堪入目。其實政府有錢去發展環保事業,但沒有這樣做。
-為什麼說資源回收系統不好呢?
劉嘉穎:我們還在起步階段,公司老闆告訴我們資源回收不能帶來利潤,因為垃圾量太少了。我們在這方面的教育十分缺乏,而相關基礎建設也少。例如,我們只有塑膠回收箱,但大家還是不會垃圾分類。澳門是個小城市,但很有錢。只要我們想做,就可以做到。
-許多人不做資源回收是因為他們認為,反正垃圾到最後都是運到同一個地方。
劉嘉穎:其實大眾必須接受相關教育。我在垃圾箱裡看過動物糞便,這種行為應該被罰款的。因為只有這樣做,大家才會改變。 在其他地方,例如澳大利亞和台灣,都有相應處罰和罰款。在澳門,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如何分類,在哪裡可回收垃圾。住宅中更沒有設置回收箱,因此環保工作也不了了之。 這是一個教育和基礎設施保護的問題,這也是政府的工作。
-但確認回收工作已完成?
劉嘉穎:我們知道回收工作很困難。 因為資源回收需要有一定的量才能回本。並非所有塑料都可以在這裡回收,而且是乾淨的塑膠才可以,政府需要出手保護環保行業。另一方面,必須以減少垃圾為目標,這就需要我們減少垃圾製造,而這反過來又可以通過教育實現。澳門沒有什麼是可持續的。循環經濟學從重用概念開始,這裡不存在。澳門需要考慮更好的基礎設施,以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循環經濟。
-為什麼澳門會成為世界上人均製造垃圾量最多的城市?
劉嘉穎:因為澳門有許多遊客。當我們將垃圾平均計算到每個人時,這個數字是巨大的。政府有責任監管來澳遊客數量以及他們的行為。如果有違反規定的行為,就要罰款。來到澳門,就要尊重澳門的法規,尊重澳門的環境。賭場同樣使用大量塑膠,政府也應該對其進行監管。
-你們所推行的「我只想買水果,不想買膠」活動,大家反應如何?
劉嘉穎:超市致力於減少使用塑料。 政府向我們保證,將在今年採取措施。獎勵綠色超市,賭場也一樣。但這些都是獎勵措施,因此沒有那麼有效。
-您對金沙及新濠博亞這兩家博企的環保措施有何看法?
劉嘉穎:我認為新濠博亞安裝太陽能電池板是非常好的,這是一種可再生能源。澳門早早擁有資源和資金做這些環保的舉措。可再生能源是新發展方向,旅遊巴士和賭場穿梭巴士的數量,使澳門有越來越多的污染,酒店業消耗越來越多的能源。金沙減少使用塑膠也是個好消息,酒店使用塑膠的數量是令人震驚的數字,我希望他們能夠作為澳門的榜樣。
-哪種模式適合本澳?
劉嘉穎:在芬蘭,回收率是99%。而澳門則是10%。罰款政策實際上是可實行的。 歐洲已經承諾在2021年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澳門也應該效仿歐洲做法。但相反,我們視而不見,推出只有一些微不足道的措施。然而,最好的方法就是鼓勵人們回收利用。例如在瑞典,當購買樽裝飲品時,必須支付押金,之後如果再循環利用就把押金退還。除此之外,每個人都要投入環保事業。甚至有人還在討論是否應該減少大家出街的時間,從而減少污染。總之,所有的東西都可以回收。香港已經開始討論垃圾徵費。垃圾量越大,費用越高。這樣,在罰款的情況下,市民就會更加謹慎,從而產生好的影響。
-中國一直以來都有遠見的優良傳統,然而澳門對環境保護並沒有太大興趣,要知道這對下一代影響巨大。您是如何認為?
劉嘉穎:有關中國傳統文化,這是另一個問題。在乎錢也是文化的一部分,澳門人總是在乎每年從政府收到多少錢,穩定的工作,掙多少,全部都是錢。從這個世代開始,大家似乎開始關心環境保護了。如果沒有好的環境,談何工作錢財,因此我們要為我們的下一代著想。有意思的是,當人們走出澳門時,才意識到環境保護是多麼重要。大家在國外聞到清新的空氣,成熟的回收系統。因此大家也想在澳門看到這一切。
-您可以看到改變的可能嗎?
劉嘉穎:政府至少應該訂出一個禁止使用一次性塑膠的日期。但自從我們上次與政府部門會面以來,在這方面就沒有取得任何進展。他們只是一再重覆地說「我們必須等待合適的時間」。然而這是沒有意義的。污染無處不在,影響著大家的生活和環境。我們不能再等了,政府只是讚揚我們的活動,以及展開談話,其餘什麼都不做。我相信如果我們沒有提出請願,我們就不會採取任何進一步措施。澳門政府高層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澳門的污染程度。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