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mium 佛得角跨島虛擬醫院

佛得角跨島虛擬醫院

創建虛擬醫院確保佛得角所有島嶼的患者,可以全天24小時獲得醫生診治,這是群島遠程醫療項目負責人的雄心壯志

佛得角布拉瓦島和聖地亞哥島之間129公里的距離不再是問題,因為普拉亞市奧古斯汀尼托醫院的醫生,與在診室接診一位頭暈和頭痛患者的醫生建立了視像和音頻連接。
通過兩部電視和聲音圖像連接,普拉亞市神經科醫生可以接診布拉瓦島的患者,作遠程諮詢。
如果沒有這種遠程服務,患者將不得不前往佛得角唯一一家醫院(奧古斯汀尼托)的神經科諮詢,從布拉瓦前往聖地亞哥,然後再回來。如果無法前往該醫院,則不可能得到諮詢。

遠程諮詢十年

鑑於群島的情況,早期的遠程醫療是作為一種遠距離提供醫療服務的解決方案,正如佛得角遠程醫療國家服務辦公室主任Vanda Azevedo所說的,她是心臟病學專家,也作遠程諮詢。
佛得角遠程醫療於2009年起步,3年後在斯洛文尼亞的資助下,通過國際遠程醫療基金會迅速發展。
目前,佛得角群島所有島嶼都被遠程醫療服務覆蓋,其中一些設有多座遠程醫療服務站。
共有14個遠程醫療站和2家中央醫院。
每座島至少有一個中心,但有的島有兩個:聖安托(Porto Novo e Ribeira Grande)聖尼古拉斯 (Ribeira Brava e Tarrafal de São Nicolau) 和弗哥(Mosteiros e São Filipe)。
設置專科諮詢服務站的有兩家中央醫院:奧古斯汀尼托(聖地亞哥島普拉亞市)和索薩巴提斯塔醫院(聖維森特島)。
據Vanda Azevedo表示,這項於2017年開展的遠程醫療服務覆蓋24個科室,神經學是最受歡迎的科室,只有奧古斯汀尼托醫院有。每年都接受500至600例遠程諮詢。
儘管專業醫療諮詢反應很好,缺少專家仍然阻礙遠程醫療發展,這也是目前創建佛得角虛擬醫院的主要障礙,醫院要24小時接診,為所有島嶼的居民提供全科諮詢。
「移動便攜性」在這座虛擬醫院中扮演「關鍵」角色,尤其是接受和解釋身體檢查時,但只能在確保患者絕對安全的情況下進行。
Vanda Azevedo表示:「我們總是在講患者的安全和隱私,用Whatsapp或Viber可能更快,但不安全。」

醫療和資金收益

Vanda Azevedo強調遠程醫療的重要性,其在將患者分流至專科諮詢方面有重要意義,現在去醫院的都是必須去的患者,可以節省相當一部分開支。她強調:「我們在運送患者去中央醫院方面花費較大。進行遠程諮詢可以分流出應該去中央醫院的患者,這樣就可以優化分流。不是所有人都需要去醫院諮詢。」
根據Vanda Azevedo的說法,「進行遠程諮詢的醫生-在助理醫師和患者在場的情況下-決定患者是否需要或不需要去中央醫院」。
這位負責人表示,過去幾年中,多例遠程諮詢對患者的病情起到了積極效果。
她還分享了一個案例,一位心臟病女患者在將被送往葡萄牙接受手術時被發現懷孕了,醫療干預不得不停止。
她決定中止妊娠,但在檢查時發現懷的是雙胞胎,因此引發了「許多問題」。
心臟病專家團隊與葡萄牙科英布拉Pediátrico醫院的兒科心臟病專家Eduardo Castela取得了聯繫,向他介紹了這一案例。
她表示:「Castela醫生與心臟病專家商討,並提出了一個方案:不是立刻手術,而是只進行二尖瓣擴張術,這可以保證繼續懷孕,因為她已處於心臟衰竭的狀態。」
「在進行遠程醫療和對這位母親的身體檢查後,我們將她送往科英布拉,進行這種擴張術,以確保妊娠,她來到佛得角後平靜地懷孕、分娩,之後做了手術。在這一案例中,我們成功讓一個母親和嬰兒有了快樂的結局。」她明顯很驕傲地提到。

遠程培訓

除了針對兒童的診斷更準確外,這種與葡萄牙專業人士的聯繫使得專業人士在兒科心臟病學擁有了更大自主權。
但這種遠程醫療還帶來了其他好處,例如在培訓方面:「由於我們是島嶼國家,周邊地區的同行無法和中央醫院的醫生一樣與時俱進。」
Vanda Azevedo表示:「我們可以分享技術會議,而且我們已經直接從葡萄牙的阿爾加維向這些島嶼轉播了高血壓會議。」
佛得角的這支遠程醫療隊伍目前正在與葡萄牙專家討論案例,也與巴西、美國和加那利群島(西班牙)的專業人士交流,建立了討論小組,如乳腺癌討論小組。
「癌症是我們最大的問題之一,也是我們將患者送至國外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決定採取什麼態度之前,有一個小組負責討論這些案例,並選取最好的選擇,以優化分流。」她解釋說,該團隊的目標是「為所有專科做這件事」。
Vanda Azevedo解釋:「我們與葡萄牙達成了一項分流協議。我們的主要目標是,在分流之前,和團隊討論我們的患者。因此,分流時葡萄牙的醫院已經做好接收患者的準備,我們也已經知道轉送患者的時機,以及各方面的情況。」
除腫瘤學外,病例討論還包括風濕病、內科和傳染性疾病等領域。到2019年前,這個團隊將致力於國際化,更面向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國家。
在這一共同體層面,佛得角走在「所有非洲國家最前線」。葡萄牙已經有了更強大、更有經驗的體系。巴西有龐大的網絡,龐大的體系,但不會進行遠程諮詢,因為醫療協會不允許這樣做。我們僅次於葡萄牙和巴西。
根據Vanda Azevedo,佛得角遠程醫療項目「為其他國家樹立榜樣」,特別未來的可持續性。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