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壓

今期,新澳門學社成員現任及前任成員,談到政治上的壓力。他們認為「2019普選特首民間投票」被提前終止,是一種威脅。但蘇嘉豪表示不會就此放棄。

8月25日,是賀一誠勝出澳門行政長官選舉的日子,也是新澳門學社原定會公佈「2019普選特首民間投票」結果的日子。民間投票在8月11日開始,8月23日被迫終止,這是比原計劃早兩天結束。
當時新澳門學社拒絕就出現「異常現象」在Facebook解釋。包括蘇嘉豪在內的學社成員,也拒絕馬上回應有關事情,他們在星期一公佈投票結果和對相關問題作解釋。(詳情請看附錄1及2)
蘇嘉豪向本報記者透露:「8月22日那一天,我們收到了警告:如果我們不停止民間投票,新澳門學社的人員安全就會受到威脅。此外還警告我們,民間投票的結果不能在星期日(特首選舉日)或之前公佈。學社經審慎評估各項風險後,無奈提前結束投票。」
被問及是誰向學社警告的時候,蘇嘉豪議員表示:「是新澳門學社的其中一位主要成員,但我們不會透露是誰。」
蘇嘉豪向本報表示,尤其是在上個星期,協助學社這個活動的前線員工及義工,均承受很大壓力。
他表示:「我知道當面對技術和政治威脅的時候,我們很難去作出決定。但是我不能讓團隊和義工們承擔危險,我相信我們的支持者們會理解我們的決定。」
直選議員蘇嘉豪回憶到在8月14日,也就是民間投票開始後4天,他們的網站開始受到各種網絡攻擊。這些攻擊大部分來自內地,之後便演變成「政治威脅」。陌生人開始在街上包圍我們,辱罵我們,並且攻擊「民間投票」街站。當被問到有何證據證明這些攻擊是來自內地。蘇嘉豪表示:「我們只能保證有關的網路攻擊是來自內地,因其IP地址是內地,至於其他攻擊或威脅,很難有證據。」
當談到新澳門學社在8月23日星期五之後,就民間投票被迫終止一事保持沉默,蘇嘉豪表示別無他法。他說:「學社不止有我,還有另外10幾個成員。我必須要尊重內部討論和大家的決定。我不能在意見不統一的情況下就隨便發言,因此希望大家能理解。」
在2014年,就有舉行過普選特首民間投票。當時周庭希、鄭明軒和另外三位義工都在兩次行動中被治安警和司法警察拘捕,罪名是加重違令罪。澳門個人資料保護辦公室批評學社,「不能用個人資料作全民投票」,儘管投票已完成。對比當時新澳門學社的決定,蘇嘉豪認為:「在最近5年,政治環境變得更加緊張,政治壓力更大。」

驚濤駭浪中

周庭希是受攻擊的投票網站背後的技術負責人,他相信,新澳門學社的決定與香港最近的緊張局勢有關。他向本報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並且表示在學社決定終止投票活動之前,就「異常現象」沒向他提及表示震驚。周庭希是新澳門學社前成員,也是2014年民間公投的推動者,他表示:「作為一個阻止網路攻擊的人來說,我無法想到一個技術問題,使得學社無法與我溝通。」
周庭希-三個推動民間公投的組織中的其中兩個領導人(開放澳門協會及澳門良心),公投被個人資料辦公室認為是不合法。個人資料辦公室前任領導為陳海帆,周庭希因拒絕將投票人的信息交給政府而被逮捕。
當被問到是否覺得有什麼威脅,新澳門學社前領導(2010-2014)對學社的決閃爍其詞。「在電話中,我感到焦慮。」當本報記者問到蘇嘉豪為什麼就「異常情況」問題沒有聯繫周庭希,蘇嘉豪回應:「我們有跟他聯繫,並說到了技術問題。直到24日晚上12點,網站才沒有出現任何異常現象。」
周庭希從2017年開始就在英國倫敦定居,他向本報表示:「從技術上說,提前終止投票並未阻止公佈結果。我們有充分的理由推測,出於某種政治原因,投票應避免與行政長官選舉日發生衝突。但我沒有證據。」
在「突然終止」的前幾分鐘,周庭希稱曾訪問「2019.newmacau.org」網站,這需要澳門的電話號碼來進行投票。然而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這一事件將不可避免地破壞公眾對民間投票的信心。長期以來,人們就會感受到對公民社會造成損害的後果。」他星期日在Facebook發文也談到這一點。

難以解決的挑戰

新澳門學社前領導鄭明軒認為,根據聲明,學社似乎已經決定「不要詳細說明」。 「人們只能相信他的話。」他向本報表示:「參與者和支持者仍然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特別是在安全方面。」
在新澳門學社發出聲明前,鄭明軒在訪問中提到,肯定是某方面有問題。「沒有理由認為新澳門學社會受到威脅,這是不可想像的。」他曾經有十年是學社的成員,他認為:「我更願意相信你做出明智的決定。正如周庭希所說,這個決定影響了類似活動的可信度,因此不合理的原因要充分才可以。」
從2015年到2017年擔任學社理事長的鄭明軒表示,「壓力」從學社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感受到了。「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情。我想不出這次跟之前有什麼不同,但肯定發生了問題。」他在2014年是「2019年行政長官普選」民間公投的領軍人之一, 當時是由澳門良心、澳門青年動力、開放澳門協會共同組織舉辦。他是時任澳門良心成員和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
鄭明軒並沒有把香港的事情與民間投票作出連繫,但他認為香港這三個月以來的示威活動,一路在影響著澳門。「香港的情況很緊張,可以想到,這或多或少影響到澳門。」鄭明軒強調:「也許會有反對我們的人士有所動作,但我覺得這並不足以阻擋民主派人士,至少我認識的民主派人士,在本次投票的人數上與上次差不多。我不認為人們對近期的環境感到害怕。」
鄭明軒表示,民間調查沒有要求參與投票者贊成或反對某候選人,只是詢問是否希望政府領導人能夠通過普選產生。「這應該使今年的行政長官選舉更容易被接受。」
至於澳門如今的時代,鄭明軒指出,有些人傾向於將公共安全與濫用權力混為一談,並且存在誇大威脅或在不存在威脅時製造威脅的傾向。「可悲的是,似乎大多數人都沒有看到或關心權利的侵蝕。」他感嘆道。
本報亦向新澳門學社理事長甘雪玲查詢,但沒得到回應。學社前成員、議員吳國昌則回應,他現在沒有「可靠」的資料可供評論。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