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一誠的工作

新賭牌條件,在 「一國兩制」原則下的治理,以及能把整個社會團結一起的新願景。這都是澳門行政長官選舉唯一候選人賀一誠的施政優先事項中,必須考慮到的挑戰。

澳門選委會公布的候選人政綱宣講答問會(8月10日)將於數日後舉行,本報訪問各分析人士,探究新任特首將會有哪些優先事項。
經濟學家José Isaac Duarte毫不猶豫地選出下任特首的三大優先事項-「賭場、賭場、賭場...」。這位大學教授亦毫不懷疑說:「批出賭牌的條件將決定(幾乎)未來整個經濟和社會組織許多年的情況。」

而律師陶智豪亦指出,行政長官要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施政。在這位律師認為,下屆政府必須「在維護國家統一的前提下,努力維護和加強地區的高度自治(除了外交及國防),從自治中發掘所有行政潛力,突出『澳人治澳』的憲政原則的價值及重要性」。

政治評論員蘇文欣亦強調類似的原則。問及下任特首將會面臨的主要挑戰時,這位評論員認為是「實施『一國兩制』原則-考慮到香港目前的情況」。他說:「增加直選議員人數的政策發展方向,可能成為其中一種解決方案。」

展望房屋政策

政治學者余永逸認為 :「賀一誠需要展望澳門的未來以鞏固其合法性。」
余永逸是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回顧澳門過去二十年的治理情況:「何厚鏵尋求振興經濟,崔世安鞏固何厚鏵所取得的成果。」因此澳門現在「需要的是一個能重啟引擎並推動澳門繼續向前發展的新概念。」

在(本報所建議)涉及各領域的優先任務中,房屋是最值得關注。經濟學家José Isaac Duarte認為,房屋問題是「一個難關,一個關鍵,但(實際上)無法解決的問題」。

律師陶智豪則看得更遠,他認為「經濟和社會房屋問題」是一個「基本戰略」,同時亦是「基本法允許的公共生活的民主化發展」,此外還要把「教育和培訓作為短、中長期的發展展望」。

蘇文欣表示:「大多數居民都擔心住房等問題-這是一個大問題。」他說:「在崔世安的第二任期內,我們可供應的公屋單位不足5,000個。 賀一誠肯定知道有土地,不僅只是在新填海區,還有政府購回的未開發地段。中產階級也必須擁有自己的房屋。」

余永逸認為:「有遠見才是重中之重。」但這「並不容易」。在這位學者看來「交通和房屋是澳門居民最關心的問題」。他說:「賀一誠需要給出能改善交通和住房建設規劃的具體計劃,特別是公共房屋。」

大灣區博弈

在澳門未來的治理方向中,必須為葡語國家保留角色。這引起了律師陶智豪和José Isaac Duarte的關注。對經濟學家而言,這個問題必須從「文化和培訓」的角度來觀察。律師陶智豪指出,在澳門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中,澳門應向「以葡語國家為文化語言重心的機構」提供支持和資助。

粵港澳大灣區的主題在所有人看來都是必須考慮的問題。蘇文欣從不同角度看待這個問題,他把「一體化的方式」列為未來治理的「第二個挑戰」。這位分析師不僅給出答案,還提出一個問題:「鑑於澳門除了博彩業外,幾乎沒有其他產業,這種一體化將如何實現?另外還存在與法律制度有關的障礙。我們還談到澳門年輕人要去大灣區生活和工作,隨之而來的問題是我們將如何培養年輕人以應對這種情況。這個過程中會出現許多問題。必須要在人才培訓方面投入資源」。

他還向年輕人留下了一些看法和建議:「他們應該更多地關注金融和商業行業的培訓-這是除技術部門外,大灣區所需要的人才。」
他把「人口老齡化」列為政府的「核心問題」。他警告:「需要制定政策來應對這一現象。我們應避免將我們的老年人口『出口』到大灣區,有關計劃必須在澳門內實施。我們必須加大在社區護理層面的工作。」

José Isaac Duarte總結了政府應為大灣區保留的內容:「尋找前景和聲音」,而律師陶智豪表示他將澳門視為「仲裁和調解的卓越中心。」

針對這一點,余永逸表示:「在行政長官候選人的聲明中,賀一誠使用了『創新』這一口號,把重點放在大灣區」,因此他得出結論是,候選人將「大灣區視為澳門的未來」。

人才培訓的挑戰

然而,與蘇文欣一樣,他亦提出一個問題:「要以什麼方式來呈現這個概念,以便說服和團結澳門社會以實現這一目標?近年來澳門經濟一直在放緩。社會需要一個明確的方向和道路。」

他再次提到那場記者會:「賀一誠強調大灣區項目和青年政策的重要性。我相信他已經確定了施政計劃的核心主題。下一步是他計劃如何實現相關目標,這與他對澳門未來的願景有關。為長者提供房屋、交通、醫療保健和支持。」

醫療保健主題亦獲José Isaac Duarte、律師陶智豪和蘇文欣的重視,他們給出一致的分析。「不要再延期,讓離島新醫院投入使用」。

在經濟方面,José Isaac Duarte表示,他認為未來政府應結束「勞動力市場瓶頸」,而律師陶智豪則指出:「要明確博彩業的中短期戰略。」

在教育方面,蘇文欣認為,行政當局「除了經典的大學教育外,還應在技術教育上投入更多」,而José Isaac Duarte指出:「應減少程序形式主義,增加選擇的多樣性和競爭。」

律師陶智豪表示,在社會保障領域,應繼續社保基金再融資的導入,並引入或加強財富分配或再分配機制:「以減輕澳門社會不平等的問題,這是應優先進行的工作。」José Isaac Duarte亦道出同樣的觀點:「重新定義並賦予社會政策工具可持續性。」

基建問題

對於包括交通運輸在內的基礎設施領域,José Isaac Duarte表示應明確「新填海區的功能」並重新思考「運輸網絡」;而陶智豪則指出:「流動通信、停車場和澳氹第四條跨海大橋。」蘇文欣則是對維持目前的公共巴士補貼優惠制度說「不」,他承認:「長者很高興,因為他們無需支付乘坐公共巴士的費用,而巴士公司無需做太多工作就可以獲得政府補貼。」

這位經濟學家和學者指出必須「改善對固體和液體廢物的處理不足的問題」後,下屆政府應制止「公共服務的侵蝕,改善公共政策的決策過程」。

律師陶智豪把「司法結構的信息化」列為這一領域的任務之一,他認為在勞工領域,下屆政府必須立法以「規範罷工法、工會法和集體談判權」。

蘇文欣表示,他希望下屆行政長官的唯一候選人「運用他在立法會工作的經驗,在協調政府工作和與各方談判中展現智慧」。這位政治評論員總結:「另外與中央政府的聯繫也可能帶來一些成果。在這方面,他處於有利地位。他將毫不猶豫地執行中央政府的政策。」

香港因素

多位分析人士向本報表示,修訂逃犯條例草案在香港引發的危機和不穩定,將對賀一誠的管治產生影響。

余永逸認為,未來的澳門行政長官必須「傾聽市民的意見並與市民有良好的溝通」,因為香港事件留下的經驗之一是「建立信任對維持穩定至關重要」。余永逸建議賀一誠了解青年的需求。「當局不應將年輕人邊緣化,因為這將導致挫折感,並最終引發各種運動」。

經濟學家José Isaac Duarte表示,人們擔心被影響,擔心被中央政府會「引以為鑑」。律師陶智豪希望下屆政府領導人保持理智,「避免陷入盡快把時間推到2049年的誘惑」。他強調,重要的是「把澳門從香港已經發生,以及即將要發生的事情中拯救出來」,因為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是對「愛國愛特區」的一種扭曲觀點。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