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對中國持更謹慎的態度」

卡洛斯·加斯帕(Carlos Gaspar)

歐洲國家正在重新評估中國的戰略和投資,對中國採取「更謹慎的立場」。葡萄牙國際關係研究所(IPRI)研究員、曾擔任2位葡萄牙總統(蘇亞雷斯及沈拜奧)顧問的卡洛斯·加斯帕(Carlos Gaspar)解釋,哪些地方發生什麼變化。

加斯帕這位分析師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強調:「葡萄牙和歐洲合作夥伴對中國戰略已作重新評估。」正值北京和里斯本外交關係恢復40年。加斯帕表示,歐盟已確定中國投資方面的「模式」,並「得到了當局的回應」。
加斯帕以德國為例。去年,德國阻止中國企業接管國家電網。他表示,德國的決定是為了表明「正對中國投資戰略持謹慎態度」。
加斯帕強調:「還未看到根本性的變化,但這確實存在,且正在影響歐洲和中國之間的關係。」 「葡萄牙和(歐洲)合作夥伴必須確保一定數量的戰略安全條件,包括技術領域的自主性,這將標誌著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所區分。」他以5G的情況為例,歐盟正在評估可能會禁止移動網絡使用華為設備的提議。儘管如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葡萄牙期間,電信公司Altice和華為在葡萄牙簽署5G技術發展協議。
他補充,另一個跡像是「重新建立關係框架」,歐盟委員會已經決定,根據歐洲國家安全以及每個國家的情況,建立評估外部投資的機制。

在非洲的競爭
這位IPRI專家指出,葡萄牙「和其他國家一樣,必須捍衛自己的利益」,「在非洲,中國是競爭對手」,葡萄牙必須尋求盟友。「在非洲南部,葡萄牙與安哥拉、莫桑比克、聖多美和普林西比有特殊關係,而且在非洲南部有很大的社群。必須尋求盟友來維護立場,必須有一個現實的立場」。另一方面,他認為非洲國家「對其主權和獨立有著非常敏銳的洞察力」。他表示,這兩種價值觀比金錢更重要。
加斯帕認為:「中國正在設計一種國際政治組織的替代模式,這是否定葡萄牙和歐洲盟友所倡導的自由秩序。」 他認為這種變化導致新視角的出現。
雖然最初人們致力於確保這一亞洲巨人成為國際政壇負責任的伙伴,但現在的目標是確保中國遵守並服從國際規則,特別是在貿易和經濟方面。
2013年習近平上台時,中國開始採取新的戰略。加斯帕說:「這是公認的大國戰略,只有美國能與之抗衡。」中國精英階層非常「有信心」,相信政治、經濟和軍事手段可以影響權力,以及國際經濟和社會模式。

香港和澳門:兩者區別
加斯帕曾出任葡萄牙前總統亞雷斯的外交顧問,其後亦擔任在澳門過渡時期出任總統的沈拜奧外交顧問,他回憶起葡萄牙在談判澳門主權移交給中國時,希望有「澳門和香港地區之間的差別」。國籍就是其中之一: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在條約簽署前夕才得到解決。
加斯帕是1987年簽署關於澳門問題的《中葡聯合聲明》代表團成員,他回顧中方的困難,其外交官缺乏經驗,「在等級問題上非常嚴格」 。
他強調:「在香港和澳門之間引入區分因素很困難。」
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加斯帕強調,葡萄牙代表團希望達成一份「包含中英聯合聲明所有內容」以兩個附加問題的協議:確保澳門華人獲得葡萄牙國籍,並確定與香港不同的主權移交日期。
1987年4月13日簽署的協議(《中葡關於澳門問題的聯合聲明》)規定,澳門是由葡萄牙治理的中國領土,葡萄牙於1999年12月20日將澳門主權移交給中國。
加斯帕回憶說,葡萄牙和中國都「期待事情順利進行」。葡萄牙當時形勢很艱難,由施華高(Cavaco Silva)和馬里奧·蘇亞雷斯(Mário Soares)領導的少數派政府剛剛結束第一個任期的頭一年。
「重要的是,從政治角度而言,談判進展順利,並被認為是成功的(但我們不認為),向中方表明了我們的努力,這可能是最糟糕的談判立場。」
加斯帕強調,中國人感到更大的壓力。共產黨總書記希望能夠宣布「香港和澳門將在本世紀末前回到祖國懷抱」。
這種緊迫性「可能」解釋了,為什麼葡萄牙能夠確保葡萄牙國籍和其他問題,如自由、權利和保障、政治、制度以及宗教和崇拜自由。
他強調說:「從那時起,中國意識到不僅在這些關鍵問題上協議是不平等的,而且在其他重要問題上也不平等,只有這樣才能艱難地簽署聯合聲明的條款。」

一切皆因1999
香港回歸的日期是由19世紀末確定殖民地的新界租約到期決定的,這是中英決定的日期。而葡方對中方表示,所有的日子都很好,除了葡萄牙與中國並無關係上的進展。
加斯帕表示,這對葡萄牙來說是「一項艱難的協議,因為放棄了葡萄牙的領土」,並試圖在中英聯合聲明的背景下,以最正確的方式來實現這一目標,中英聯合聲明確定了香港回歸中國的條件。
加斯帕說:「從英國和中國關於香港達成協議的那一刻起,葡萄牙外交部門就清楚地表明,澳門將緊隨。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任何其他想法。」
澳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融合是中國統一政策的目標,自中國建國成立以來一直是多次重申的目標,而承諾解決問題是兩國在1979年2月重建外交關係的「必要條件」。
這一立場與澳門、葡萄牙和中國有關,但也對香港有影響。「在外交領域為中國統一歷程開啟大門,也是1978年12月鄧小平宣布的實現現代化的基本目標之一。」加斯帕解釋。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