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駐澳門總領事:「我的聲明被斷章取義了」

菲律賓駐澳門總領事莉莉貝絲·狄培拉(Lilybeth R. Deapera)

菲律賓駐澳門總領事莉莉貝絲·狄培拉(Lilybeth R. Deapera)向本報表示,有關她所發表的菲律賓勞工的言論,被斷章取義。狄培拉在接受本報訪問時悲傷地表示,她有盡一切努力去保護菲律賓社群。儘管存在爭議,但她目前仍沒有辭職的計劃。這位外交官認為,澳門政府將家傭排除在最低工資以外的說法,是荒謬的,但也提醒大家,他們是「受邀」來到這裡。截至7月底,澳門共有32,522名非本地菲律賓勞工,當中近一半的職業是家傭,即16,170人。據政府的數據,他們是僅次於中國內地的第二大外來勞動力群體。

─您如何評價擔任領事這四年的工作?
莉莉貝絲·狄培拉:經濟發展、國家安全和菲律賓社群一直是我們的優先事項。例如,在經濟發展方面,我們一直在努力與商人、遊客和其他持份者溝通,以了解如何改善他們的狀況。我們還與澳門政府合作,例如為菲律賓工人組織勞動法研討會。

─您覺得您為社區做了很多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們與澳門政府舉行多次會議,轉達了移民勞工的期望。但我們必須記住,我們是受邀來到這裡,所以當政府說無法再做什麼時我們也必須接受。

─您發表關於菲律賓勞工的言論頗具爭議,有團體對此憤怒,他們指責您「缺乏敏感度」。
莉莉貝絲·狄培拉:但我說的也都是事實,對嗎?如果有一天在澳門的菲律賓勞工不受重視,即使他們應該受到重視,我也不能告訴他們,讓他們留在這裡。

─但是與其告訴他們讓他們離開,難道不是應該向當地政府施壓,以保護他們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但我們已經施過壓了。我們與政府保持著長期對話,一直堅持向澳門政府要求應該考慮的條件。但正如我之前所說,我們是受邀到這裡,如果情況無法改變,而勞工覺得繼續在這裡工作沒有好處,基於這些前提,我才表示,你可以選擇不在這裡工作。

─您覺得澳門政府真的有在關注這一問題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覺得他們已經注意到了。我們一直在談這些問題,就這些議題開過多次會議的事實,就是一個好跡象。改善問題不可能一蹴而就,這是有很多方面的。甚至有可能發生勞工事務局同意,但社會其他部門不同意的情況,因此必須取得一個平衡。我們不能把我們想要的觀點強加給別人。必須找到一個對澳門和菲律賓勞工都有利的共贏方案。

─政府已經竭盡所能改善這些人的生活?
莉莉貝絲·狄培拉:就我所看到的,政府已經盡其所能。例如薪酬方面,我知道就有一個標準。也就是說即使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家傭的最低工資,但她們的薪酬水平也已經接近或達到我們想要的水平。
─家傭的平均工資是4,100澳門元。有菲傭團體表示有人的工資低於平均值。您知道這一情況嗎?您認為4,100澳門元足夠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絕對不夠。至於工資水平低於平均值的問題,我們之前沒收到過這一訊息。沒有人來這裡抱怨,例如每月只能賺2,100澳門元。

─您從未遇到過投訴或因為收入太少而請求幫助的情況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從未。現在勞工事務局會要求檢查合約,當薪酬遠低於標準時,工人會被警告說這是不可接受的。我們手上沒有收入低於勞工局設定門檻的人數數據。如果這些群體聲稱有人面臨這種情況,他們應該問自己是否知道具體數量,讓我們可以將這些信息提供給勞工局,並告訴他們即使有工資標準,但仍有菲律賓勞工的薪酬水平達不到標準。但我們沒有這些數據。

─他們抱怨得比較多的另一個問題是沒有得到承諾會提供給他們的食物或住宿,因為沒有法律強制執行,合約中也沒有規定。
莉莉貝絲·狄培拉:即使是有事先承諾也這樣嗎?但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應該確保合約中有明確寫明雙方所承諾的條件。如果協議好僱主會提供三餐,他們為什麼不確保在合約中明確規定這些協議呢?

─我們知道,從事家傭工作的大多數勞工基本都是處境困難貧窮的婦女。您認為她們有足夠的知識和勇氣向僱主施加壓力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這就是我們不鼓勵人們來這裡尋找工作的原因。菲律賓的出境工作招聘制度確保政府能保護勞工們的權利。如果他們選擇不通過制度而是以遊客身份出境工作,我們如何知道這個人需要幫助?如果他們是通過制度出去的,我們就會知道,例如在某個月份,有10名菲律賓人通過A中介機構出境了。如果僱主沒有滿足條件,我們可以要求中介機構跟進。我們有針對僱主和中介機構的手段。如果不是通過這個渠道,我們就無法幫助他們。

─澳門的優勢之一是允許他們持遊客簽證來此找工作,這顯然是有益的,因為他們可以與僱主見面,而且基本上不需要借錢來支付職介所的費用。面對這一情況您仍然認為透過職介所找工作更好嗎?
莉莉貝絲· 狄培拉:但透過我們的制度的話,是無需向中介機構支付費用。是僱主負責支付職介所的費用。我們的法律明確規定了這項要求。據我了解,澳門的情況是這些勞工是以遊客身份來澳,然後聯繫中介機構,而部分機構是要求勞工來支付相關費用,這在現行法律下是非法的。

─您能詳細解釋一下你們的制度是如何運作的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們會發布關於某個國家需要勞動力的通告,然後開放職位申請。例如,對於家傭來說,她們必須滿足下列要求:擁有能證明她們可以做家務、身體健康且通過體檢,具備基本語言知識的證明。例如如果他們要來澳門,必須具備最低限度的粵語知識,這樣他們就不會處於完全無助的狀態。僱主必須支付護照、醫療保險和路費等費用。

─您覺得菲律賓勞工的工作條件有所改善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在由勞工局、澳門明愛和我們共同組織的討論會上,有些工人抱怨僱主強迫他們從事沒有在合約或藍卡中寫明的工作,勞工局堅稱他們有權向政府投訴。事實上,這些討論會和有機會讓他們了解自己的權利和責任是一個好訊號。這是一種進步。澳門政府意識到有不好的僱主存在,他們鼓勵我們上報這些情況,以解決這些問題。

─我們知道在很多情況下他們會因為害怕而不敢投訴。要如何才能幫助這些人?
莉莉貝絲· 狄培拉:當我們爭取自己的權利時總是會面臨一些風險。我們會竭盡所能,這就是我們鼓勵他們通過合法渠道來的原因,因為我們有渠道處理那些不想失去認證的機構。在討論會和會議上,我們堅持為那些持旅遊簽證來工作的勞工了解法律,讓他們知道如果出現問題可以求助於勞工局。他們決定來找工作並成功獲得工作。因此當他們認為自己受到不尊重和虐待時,也必須下定決心上報勞工局。即使我們想要幫助他們,如果我們沒有得到相關信息,我們怎麼提供幫助呢?有多少人遇到了問題,在哪裡?他們可以隨時來找我們,我們的勞工局辦公室隨時為他們提供幫助。如果他們不來找我們而只是抱怨,我們不知道該如何提供幫助。

─政府解釋,將家傭排除在最低工資法保障的群體以外,是由於「僱主不牟利」,這引發了國際勞工組織的強烈批評。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同意這個解釋非常荒謬。如果我聘請了一名家傭,我就能騰出時間去上班,即使她的服務本身不會讓我賺錢...我同意這個說法很荒謬,但這是政府和議員的觀點。我也知道有很多僱主支付的薪酬高於政府規定的平均水平,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沒有家傭,他們根本騰不出時間上班和賺錢。這就是我堅持的─當你對僱主不滿意時,就沒有理由繼續留下來。

─您能更好地解釋一下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確信,如果沒有其他人來照顧老人,就一定要有人待在家裡照顧或必須找到解決辦法。當你感到不被重視時,必須要考慮這一點。如果覺得自己受到剝削,就應該尋找下一個僱主。我對澳門政府最初的感受就是他們重視勞工,他們知道家傭的服務也有為澳門的發展作出貢獻。

─因為您之前的言論,家傭協會寫了一份要求您辭職的請願書。您考慮過辭職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沒有考慮過。我知道我一直在做什麼,我的話被斷章取義。他們決定寫請願書,而不是來找我和詢問我說了什麼。這是他們的權力。當我很清楚自己做了哪些工作時,為什麼要考慮辭職?

─您有在澳菲律賓移民的數據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們沒有相關統計數據。我們知道這個數字一直在增加,但我們不知道他們是持遊客簽證還是通過中介機構來澳。

─在澳菲律賓移民匯往菲律賓的匯款有多少?對國家經濟有何影響?
莉莉貝絲·狄培拉:我們沒有關於澳門菲律賓移民往回匯款的相關數據。因為他們經常通過外國銀行匯款,當這樣做時,這些金額不會記錄是來自他們的工作地點,而是記錄來自匯款銀行的資金。

─您說過政府正在拼盡全力「讓那些在國外工作的人能夠回到菲律賓並在菲律賓找到工作」。能具體說明一下嗎?
莉莉貝絲·狄培拉:在澳門,我們每年都會與馬尼拉大學一起舉辦為期六個月的創業課程,教人們如何管理財務、領導和創業,因為我們知道有時人們有渠道,但卻缺乏專業知識。這個課程還鼓勵他們做與社會問題相關的生意,例如環境保護方面,並致力於幫助一些邊緣化群體,而不僅僅是在經濟上提供援助。我們還提供按摩、調酒師、烹飪課程。政府還會向希望返國重新開始的菲律賓人提供貸款。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