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不可能抑制中國的發展」

中國在國際經濟領域中崛起,使中國成為西方主要經濟體的競爭對手,像美國與歐盟和北京產生摩擦的原因(歐盟的摩擦程度較小)。澳門歐洲研究學會中國投資專家張海晏認為,華盛頓可能會設置障礙,但從長遠來看,將無法阻止中國。至於中美談判,可能會達成一項也讓歐洲受益的協議。中國的經濟體系將逐漸發展。張海晏亦是法國諾歐商學院教授,他認為中國經濟發展,將不會按照華盛頓或布魯塞爾所要求的速度發展。

-中國對歐洲直接投資的接受程度如何?
張海晏:如果我們留意最新數據,2016年是最高點,但自那以後,中國在歐洲的投資開始下降。原因有兩個,人們必須看到自2016年以來中國政府限制海外投資的新政策,特別是在非戰略部門;還有另一個原因:歐洲國家已開始對中國投資進行審查。特別是美的收購德國庫卡案,這對歐洲人來說是一個警鐘。中國正在成為他們的競爭對手。在這一點上,德國、法國和意大利向歐盟委員會提議啟動一項新的投資驗證制度,起因來自中國,但卻不利於中國。我們已經看到大型投資項目被封鎖。在過去三年中,中國近三分之一的歐洲投資流入減少了。
-歐盟有關中國的新戰略採用不同的對華態度,現在公開認為中國是一個戰略競爭對手。布魯塞爾是否與華盛頓走得更近?
張海晏:我會說在字面上他們沒有這麼說。但是,如果我們看一下歐盟委員會的新行動計劃,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該文件與以前的文件不同之處。幾週前發布的這一行動計劃涉及實際處理方法,重點像是投資篩選系統、技術轉讓或如何為中國的商品和服務採購開放市場。但是與美國相比,歐盟委員會的做法仍然存在很大差異。美國認為中國是一種威脅,美國非常關注雙邊談判的邏輯,而歐洲則優先考慮多邊動態。
-如果我們看看中國和歐盟之間為達成新協議而進行的大規模談判,那表面的原因是什麼?
張海晏:我想說歐洲方面的主要問題是開放中國市場,為歐洲公司購買商品和服務。而且在服務業的開放程度上也是如此,目前正在與美國進行這一級別的談判。我認為最困難的部分將在中國與歐盟談判之前在華盛頓北京之間解決。 也就是說,隨著美國發起的「貿易戰」,中國已經開始準備以某種方式開拓市場,這應該會擴展到歐洲上。
-你認為中美協議可能很快就會達成嗎?
張海晏:這不是通過協議就能解決的談判。隨著時間的推移,談判可能會持續多年。這不只是貿易問題,還與中國經濟的幾個關鍵方面有關。中國可能向美國公司提供市場准入資格,但最複雜的部分涉及中國的經濟體系。尤其是在中國企業改革方面。但這需要時間去改變,因為中國希望採取漸進的方式進行。中國可以等待,但美國沒有耐心,因為總統的任期就是那麼短。
-那麼,我們是否面臨著一種結構性而非結合性的東西,它標誌著技術爭議中出現了明顯的競爭?
張海晏:這是個經典問題。我們要記得,美國在關鍵領域的外國投資是在20世紀80年代與日本投資者一起做到的,現在輪到中國了。事實上,美國面臨的最大風險是失去領先地位,但這有點不可避免。中國將繼續在價值鏈中崛起。
-人們經常說美國抑制中國,真的嗎?
張海晏:你可以設置一些障礙,但阻礙不了中國。如果我們看看「一帶一路」倡議、人民幣國際化、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中國正在尋求在世界上建立新的經濟秩序。
-說到圍繞着華為的爭議,有什麼利害關係?
張海晏:這對美國來說不是什麼新鮮事。十年來,這家公司一直在尋求在美國進行收購。現在發生的事情是華為一直在全球範圍內的競爭,當然還有透明度問題,因為華為不是一家上市公司,華為CEO的過去也不清楚。有很多關於華為的憂慮,但最終都沒有證據顯示。另一方面,華為在歐洲取得非常成功。如今,歐洲已經佔據了華為全球營業額的近一半。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