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車行動:槍口下的記者

巴西開展最大的反貪腐行動-洗車行動,這引起巴西政局及涉此案主要的土木建設公司的強烈地震。這些公司牽涉入腐敗體系,參與國企巴西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和其它國家公共部門的洗錢活動。但是這些日子以來,受到關注卻是媒體,國家新聞系統的公正性開始被質疑。

「洗車行動」全程由司法機關負責,司法機關經常成為新聞發布的唯一信息源頭。

五年多以來,涉事的企業家、政治家以及公務員被「洗車行動」的特遣隊判處罰款並被拘捕入獄,這將反腐敗行動置於南美最大國家的公眾輿論中心。
然而,自7月9日起,新聞機構The Intercept開始發布一系列基於俄羅斯軟件社交軟件Telegram上以私人消息換取的特遣隊的基本信息報導,報導內容揭示調查人員未公開的行為,「洗車行動」的公正性受到懷疑。

除了引起群眾對司法機關的工作的懷疑,這些報導也激起了一場關於巴西媒體近年所扮演的角色的辯論-媒體幾乎每週都在調查巴西已經被曝光出來的貪腐醜聞。

聖卡塔琳娜州立大學教授 (UFSC)、新聞倫理觀察所(objETHOS)創始人之一:羅熱里奧·赫里斯托夫萊蒂認為,巴西媒體正在衰落。他解釋:「這五年來,我們看到的是一種被馴化的巴西媒體。這是有歷史背景的。巴西是個極度不公平的國家,有諸多有罪不罰的先例。我們習慣於看到窮人和弱者受到司法處罰,但是沒看到政治家和企業家受到司法處罰。」

因此他表示:「洗車行動是一個分水嶺,因為這一行動通過聲勢浩大逮捕重要人物的方式,給政界和企業界帶來的了有效的影響。」他批評:「這一行動是史無前例的,引起群眾的公憤,人們要求結束這種有罪不罰的做法。然而,媒體採取以一種無關痛癢的方式敘述洗車行動,這不具備新聞界謹慎的態度-聽取多方觀點,給予反方觀點發言的權利, 為尋找更好的報導事件的方法而不斷提出質疑。」

赫里斯托夫萊蒂認為,記者們將敘述事件的權力用於轉達警方的信息,通過這種方式獲得警方的好感,以保證他們能獲得一手的信息,這樣他們才掌握了被調查案件的資料。他批評:「由於缺乏調查,記者們在洗車行動的調查、批示以及審判階段都非常依賴巴西聯邦警署。在一定程度上,他們是消息來源的人質。順應利益走向、激起公憤之前的滿足感以及缺乏調查,這些因素馴化了巴西媒體。」

聖保羅大學藝術與傳媒學院教授勞林多·萊亞爾·菲略也批評巴西傳媒的現狀。「媒體只是敘述洗車行動建立、維持以及行動的基本構成。當塞爾吉奧·莫羅還是法官的時候,他將洗車行動和發生在意大利的淨手運動(1990年意大利揭露腐敗體系)做對比,塞爾吉奧·莫羅認為淨手運動取得勝利的原因是大眾輿論的支持。為了獲得這種支持,塞爾吉奧·莫羅需要與媒體建立非常緊密的聯繫而他已經做到了,只有巴西媒體支持這一行動,他才能致力於反腐鬥爭。」

「隨著事件發酵,人們意識到洗車行動也有著極其明顯的政治內涵,牽連到時任總統迪爾瑪·羅塞夫的免職,並且以一種非常精確的方式導致了前總統盧拉入獄,以及給他的競選(在2018年總統選舉中)帶來阻礙。」勞林多·萊亞爾·菲略補充。

在政治領域,「洗車行動」中揭露的事實引起了大規模的抗議,導致總統迪爾瑪 ·羅塞夫在2016年被政府革職。「洗車行動」還動搖了勞工黨(PT)的信譽,也導致盧拉·達席爾瓦在去年4月被捕入獄並被定罪。

由於涉嫌參與被「洗車行動」曝光的腐敗計劃,傳統的中右翼政黨領袖,如前總統米歇爾·特梅爾,現任聯邦眾議員(下議院成員)阿埃西奧·內維斯以及幾乎所有巴西政黨的議員也已經或正在接受調查。

負責審判洗車行動初審程序的前法官塞爾吉奧·莫羅贏得了知名度,並成為打擊腐敗的典範。在年底大選後,莫羅不再擔任法官一職,將在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所領導的政府中出任司法和公共安全部長。

秘密信息

由格倫·格林沃爾德(曾就美國國家安全局間諜計劃採訪過北美前分析師愛德華·斯諾登的記者)所創建的調查網站Intercept正在揭露匿名來源的秘密信息,這些信息都與洗車行動進程中主要人物所做的非法和不道德行為有關。

最初的幾份報導中,Intercept發布莫羅與聯邦公共部門負責調查「洗車行動」的檢察官德爾坦·達拉格諾之間的談話。這次談話中莫羅就訴訟進展給予指導、建議及告誡,並給出至少一個決策。除了批評特遣隊隊員的工作外,莫羅還要求落實洗車行動新階段。

經過核實後,如果這些做法違反了法律,則可以作為廢除莫羅判決的訴訟的論據。因為巴西憲法規定法官必須公正行事,不對參與訴訟程序的任何一方提供任何特權。

「洗車行動」的檢察官們之間的對話也被公開,這段對話講到盧拉·達席爾瓦腐敗案中所列舉的證據的質量有問題。該案件涉及到授予給前總統的一棟位於瓜魯雅旅遊勝地的豪華公寓的房產,負責起訴的檢察官們認為這是OAS建築公司的賄賂。在二審判決後,盧拉·達席爾瓦被莫羅判刑,並在去年4月被捕入獄。

還有一段莫羅和檢察官達拉格諾之間的對話,據稱在這段對話中,兩方對於公眾輿論表示擔憂,相互讚揚了一番,並探討了防禦行動的戰略。

其他媒體正在與Intercept網站合作,分析並致力於擴散這些材料。材料包括Telegram平台的信息:影片、音頻文件、文檔資料和尚未公開的照片。

第一次報告公開後,司法機關和莫羅部長否認調查過程中的違規行為,他們表示不承認這些信息的真實性,並且聲稱這些消息是由黑客通過非法手段獲取的,他們認為這些黑客會攻擊特遣隊和國家其他部門的通信。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