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賀一誠競選辦

在賀一誠競選辦

澳門亦存在不滿情緒,但與香港的情況有所不同。林香生和邱庭彪指出,政府新領導人必須知道如何解決問題,他們同時也批評,澳門過去20年的發展不符合市民期望。作為賀一誠競選團隊的智囊,他們相信賀一誠當選後,會開啟澳門新時代。

因澳門廠商聯合會(賀一誠任永遠會長)會長崔煜林參加會議,由賀一誠競選辦副主任林香生和代理人邱庭彪接受訪問,訪問地點位於南灣大馬路的辦公室(行政長官候選人賀一誠競選總部)。賀一誠被視為這次特首選舉最有望勝出的候選人。
南灣大馬路羅德禮商業大廈六樓,直到8月25日(行政長官選舉日),都會是賀一誠競選辦總部,賀一誠被視為有可能成為下任行政長官。競選總部共有20多名員工,其中的3位最為重要:崔煜林、林香生、邱庭彪。他們帶領的團隊協助賀一誠獲得入閘所需的66票。
「協同奮進、變革創新」,這是賀一誠在發表競選宣言時提出的理念。林香生、邱庭彪在接受《澳門平台》採訪時再次提到這個口號。與賀一誠不同的是,他們回答了某些問題。儘管沒有具體說明會採取哪些措施,但他們解釋了賀一誠在6月18日宣布參選時避而不答的問題,例如年輕人買樓難,逃犯引渡法和香港的事件。林香生是此次訪談的主角。邱庭彪也回答了少量問題, 每當向他提問或談到香港問題時,他都會把視線轉向手機,避免眼神交流。
當採訪結束後,在他的拍檔回應許多問題後,邱庭彪說:「我也想發表評論。」
實際上,邱庭彪並沒有回應關於香港的政治危機是否影響賀一誠的競選和政綱的問題,而是表示:「每個社會都會遇到各種問題。政府必須依法解決這些衝突。當然,有些問題需要立即解決,但還有些問題需要逐步來解決。」然後他把話題轉回到澳門本土。「當然要做出改變。 政府必須考慮到所有人,制訂政策使澳門越來越好。」
在此之前,林香生評論有關香港針對林鄭月娥政府提出的《逃犯條例》修訂,所得出的社會反應。曾擔任議員的林香生認為:「澳門不太可能發生同樣的情況。」他續道:「我們採取的形式不一樣,我們的法律制度也不同。就最近澳門政府與葡萄牙簽署司法互助協議,大家都是常態。我們是在法律限制內行事。澳門各方面都受到《基本法》及各法律保障。」林香生亦是澳門工聯副會長。
林香生補充解釋,澳門和香港的歷史不同。「英國人佔領香港第一日,由1842年開始,將香港成為反中央基地,最典型就是孫中山先生在香港『冇事』。」他認為「澳門有所不同」。他認為所有人都會有不滿情緒,「並不容易解決」。他提到:「問題就像我們的手指:各有長短。所以不可以用一個方法解決所有問題。」
競選進行中

林香生強調,澳門也存在不滿情緒,但此外還有許多需要關注的問題。他表示:「不滿是發展的結果。但政府無法決定給誰多給誰少。政府是需要創造平等機會發展,所以政府一定要做好教育及醫療。」
林香生明確地表示:「我們所追求的是讓所有人都能和平、和諧地在澳門生活。」還有包容性,他進一步提到:「澳門很小,但有來自幾十個國家的人在這裡生活,我們在澳門必須維護和捍衛共存,我們的和諧是世界獨一無二的。所有代表我們文化的東西都必須得到推廣,例如文化遺產。」
雖然林香生認為,現在不是時候談論賀一誠的政綱,但也展示了一些立場。 他語帶批評道:「我們被問及我們有甚麼出名時,我們只能說博彩業。但我們不希望只是有賭,我們的重點是保護澳門的文化,澳門是歷史名城。否則的話,如果其他城市開設賭場,我們將無法競爭。」林香生是親北京傳統派的領導人物。

新時代

6月18日,創新是賀一誠在參選演講中提到的口號之一。當他們被問及,是否認為立法會前主席賀一誠被澳門和北京視作開啟新時代的正確人選,並標誌著結束澳門三大家族(崔、何和馬)霸權時,林香生主動回答:「現在我們正編寫政綱,如果賀一誠當選,將開啟一個新時代。」
在宣布參選時,除了承諾創新之外,賀一誠亦提到了兩點:改變和發展。林香生沒提及賀一誠打算如何實現目標,但他再次做出承諾:「我們會在適當的時候公佈政綱。我們希望能滿足所有人的需求,這是一項非常艱鉅的工作。所有人都有自己的需求和意願,我們的工作就是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不能只顧及少數人。」他補充:「我希望賀一誠先生能夠帶入這個新時代。」
創新是賀一誠參選宣言的重點,但自賀一誠公布3人助選名單以來,就出現質疑的聲音。邱庭彪與這沒有明顯矛盾,但林香生則是十分明顯。林香生表示:「競選總部有超過20人,除他們3人外都是年輕人。」其後他提到:「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若年輕人經常想像2個月後或3個月後可以得到甚麼,那麼他們就不會投入工作。」他補充說:「當你思想有包袱,就會妨礙自己。就像爬山一樣,背着重物無法爬得快。」

他們與他

林香生說他不擔心選舉後的事:「首先,最重要的是賀一誠當選。現在他競選這一職位,我們希望他當選。」
可以保證的是,這三個強大的人物都不會在賀一誠政府任職。這至少是賀一誠在發表參選宣言時所承諾的。林香生、邱庭彪拒絕預測如果賀一誠當選,他們會擔任什麼職位,並保證他們將回到過往的生活。林香生表示:「當我完成助選工作,賀一誠當選後,我將繼續在工聯的工作。我從來沒想過如果當選會是什麼樣的。我很高興我的朋友參加這次選舉,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職位,他有勇氣向前邁進。他需要朋友們的支持。」澳門大學中文法學士學位課程主任邱庭彪表示,當賀一誠邀請他加入該團隊時,並沒提出任何條件。他表示:「我非常喜歡教學。我還在編寫法律的書籍,之後,我打算重返大學 。」邱庭彪亦是官委議員。
林香生提及:「如果當選,賀一誠必須挑選合適的人加入政府,以便創新和變革。所以必須是年輕人,我們要把注意力集中在年輕人身上。」
二人都說,他們被選中是因為他們都是賀一誠信賴的人。2004年至2009年,林香生曾出任行政會成員,2013至2017年,曾在立法會擔任副主席。在此期間,林香生強調與葡語國家的關係越來越緊密所帶來的變化,他感到自豪的是,通過在互聯網上發布更多關於法律和立法會的信息,立法會也更面向葡語國家。但提及「開放」這詞語,賀一誠擔任立法會主席的期間,民主派提出開放立法會小組會等請求,並沒有得到實現。
邱庭彪與賀一誠讀同一間中學,邱庭彪在立法會獲得了賀一誠的賞識,而他們的第一次接觸是在校友會的活動上。他回憶道:「我覺得他很善良。」現在呢? 「現在有較多接觸,他是會聽很多人的意見,但當他必須作出決定時,會做一個好的決定,而且他的決定通常得到大部份人接受 。」
在人格方面,林香生對他的敬業精神表示敬佩。他強調:「賀一誠認真對待工作。他的個人和企業利益始終排在最重要的事情後。我很欽佩他,如果他沒有這個特徵,我就不會支持他了。今後五年將是一項重大挑戰,但我對他充滿信心。澳門20年累積的問題不會是簡單的問題。」
只有當這個嚴肅的人的另面被問及時,輕鬆氣氛出現了。林香生開玩笑地說:「愛好嗎?我也想知道。」他續道:「他是一個普通人。已升級做外公。他有個一個外孫仔,對他而言,看看他的孫子就是休息。我想他應該想有更多的時間陪孫子,就像我一樣,回家照顧我的三個孫子就是休息。大家到了這個年紀,就開始關心健康,所以盡量少應酬,但這是很難解決的問題。」

接下來的事情

這將會越來越難。本週一,進入林香生所說的確保當選第二階段。現在與選委舉行會議的時候了。400位來自不同界別的代表,所組成的選舉委員會將進行投票。林香生提到:「我們想知道如何解決澳門未來面臨的問題 。」他強調兩點:地少人多。「我們有這樣的限制。這是一個很難解決的問題。但現在我們有大灣區的國家政策。」另外,缼乏視野。「我們無法建立多元化的經濟體系。人們的生活期望沒有得到滿足,年輕人在海外畢業,決定回流後,難以獲得房屋及工作。」「經過20年的發展,人們想要改變。他們希望採取能確保過上更好生活的措施,這將給新的行政長官帶來巨大的壓力。有一點可以肯定: 賀一誠的關注點是,澳門的發展和未來是一項所有人共同去做的工作,而不僅僅是行政長官的工作,因此他的方針是創新和變革。」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