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鬥爭鞏固習近平勢力

反腐鬥爭鞏固習近平勢力

1946年,冷戰開始,美國駐莫斯科的外交代辦人喬治·肯南(George Kennan),認為社會無法在蘇聯政權的整體結構之外進行組織,是該社會政治制度的最大弱點。

喬治·肯南在致國務院的電報中稱,當時由史太林控制的政權是「掩蓋了無定形的人類,當中是不容忍任何獨立的組織」。
他寫道:「當前這一代俄羅斯人從未認識自發性的集體行動。」
在蘇聯時間,中國似乎已經克服了蘇聯項目中許多的弱點。
如果隨著中國現任領導人加強極權政權,那麼矛盾依然存在。
北美漢學家沈大偉(David Shambaugh)描述,在2013年習近平上任後的領導下,中國政策回到一種「父權制」模式,其中「權力集中於帝國型領導人,而不是集中於組織」。他認為習近平是一位「自信」的領導人,對中國未來意向是一致的。
沈大偉認為,但毫無疑問:鄧小平的30年改革已經被取消,鄧小平曾在體制上支持中華人民共和國,避免了幾乎摧毀中國的毛派過分行為,開展對於未來非常危險的先例。
僅在過去的20年中,中國的人均財富就增長三倍,是現代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蹟」。曾經陷入貧困和孤立的亞洲國家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今擁有高速鐵路,現代化的工業園區和基礎設施。在國家主導的努力下,中國威脅要推翻美國的地位。擁有70年歷史的科技創新領導者,「一帶一路」倡議旨在加強北京與整個東南亞、中亞、非洲和歐洲100多個國家之間的聯繫,而不僅僅是通過國防。無產階級國際主義,就像蘇聯那樣,為重新設計全球貿易路線的基礎設施招募了數十億美元,使中國處於中心地位。認為中國的發展模式要優於民主西方:他們認為,政治照明是最重要的價值,因為這是經濟繁榮的基礎-沒有經濟繁榮,就沒有其他個人權利的希望。

偏執狀態

然而,澳大利亞記者理查德·麥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稱,自1949年10月1日起執政的中國共產黨,在習近平的領導下重返「持續偏執」狀態。在阿拉伯之春的陰影下,推翻了看似無法超越的政府以及1991年衰敗的蘇聯解體的困擾下,中共重新進入中國的政治,社會和經濟生活,限制外國思想和經濟的影響。2013年,習近平在上任前夕的講話中表示:「無視蘇聯和蘇共的歷史,忘記了列寧和史太林,過去的是虛無主義的歷史......而且混淆了我們的思想。」他稱,一個大黨突然消失了,按比例,蘇共的成員比我們更多,但沒有人能站起來抵抗。自那時以來,中國政權的監控無處不在:據官方數據,全國主要城市共約有2億個監控鏡頭,其中有面部識別功能。另外,針對持不同政見者,已經拘捕250名維權律師或異見人士。數十人因「顛覆國家政權」而被判處有期徒刑。中共還在70%的私營公司和合資企業中成立了100個黨委,這能夠限制社會外部影響。有一項法律在兩年前通過,例如,實際上消減了在中國活動的外國非政府組織。在黨內,習近平發動了共產主義中國歷史上最廣泛的反腐敗運動,迄今已處罰了超過150萬名黨員,包括數百名高級軍官和軍銜,有的被判處死刑。
中共有9000萬成員,但不包括老農或退休農民,反腐敗運動相當於代際清洗,這是近幾十年來習近平在權力上無與倫比的集中力量。2017年,現任中國領導人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建立一個具有行政和司法等效權力的機構「國家監督委員會」,監督其政策的實施,並將親信提升為重要政權職位。習近平的權力集中,可能是他在青少年時期建立的,在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中,提倡「上山下鄉」。2000年習近平擔任福建省省長時發表的一次採訪中談到:「沒有權力經驗的人,遠離權力的人,往往認為這是一種神秘而高貴的東西。」他稱:「但我所看到的不只是膚淺的東西:力量、鮮花、榮耀和掌聲。我看到拘留中心和人性的動盪。這使我對政治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但是,喬治·肯南對中國未來的預測,這也將是對個人的肯定和自由的不信任,他們將繼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未來產生未知數。他指出:「如果黨的統一和效力受到政治手段的影響,就如蘇聯一夜之間從最強大的一個國家變為一個最脆弱和最可憐的社會。」

Premi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