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LP峰會

葡萄牙語國家共同體秘書長Maria do Carmo Silveira表示,不干涉內政是葡共體的根本原則,具有凌駕地位,這是葡共體致力維護和捍衛的。對於幾內亞比紹的局勢,是政治派別之間的矛盾。她認為要以對話解決危機,葡共體可提供協助解決問題。

Partilhar

要聞擇選

2018世界盃

體育

文化

每日追蹤

深入報道

觀點

在對外關係中,中央層面的政府早已不被視作唯一的角色。我們見證了James Ronsenau在1990年所講的「多中心世界」如何演變。面對全球化日益加劇,中央政府與其他單位共享國際舞台,這些單位包括跨國公司、非政府組織、區域及多邊組織和集團等,此外更有地區、省、市層面的非中央政府。後者在過去幾十年成為了創新的中心,他們的「軟實力」議程不斷推進,原因包括政治人物的行動、身份認同和商業利益等。決定著這些對外交往範圍的還另有一個因素,就是規範中央政府與城市或地區關係的憲政框架。《澳門基本法》規定,中央政府負責管理與澳門特區有關的外交事務,而澳門特區則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游、文化、科技、體育等領域開展對外交往。

與葡語國家關係的互動就是很好的例子,這些互動符合中央廣義的外交戰略,也賦予澳門對外身份所擁有的職能。澳門特區在過去近20年已經採取一些重要步驟並取得成果,但只要看看澳門獲授權開展交往的領域,就會知道擴大合作範圍的任務還有很長的路。我們必須專注澳門的實際情況,才能帶來附加價值,而文化肯定是一項正確的投資。今日正式開始的「相約澳門--中葡文化藝術節」展現了這個重點。要加強這個重點,就要有具體的聯繫和項目。我們在本周舉辦了「平台:全球網絡」研討會,標誌本報創立四週年,同時突出澳門作為平台的另一個方面:成為中國和葡語國家的商業仲裁中心。這個目標與其他事情一樣,都迫切需要具體步驟,否則再好的想法也只會變成「做不到」的挫敗感。

Partilhar

今年6月,多國元首出席葡萄牙《新聞報》慶祝成立130周年儀式,葡萄牙總統德索薩對此感觸,呼籲要將歷史聯繫作為通向未來的橋樑捍衛的「急迫感」,出席的包括多位葡語國家元首。我理解這種情感,感到淚水從我臉上流下來......緊迫感確實存在,它源於機遇和代際過渡。

我51歲。出生於安哥拉,曾在佛得角、巴西、葡萄牙和澳門生活......我的靈魂和心曾在帝汶活著。在那裡,新聞業是抵抗的武器。我對獨立前後的帝汶都有深刻記憶。澳門沒有經歷戰爭,也沒有出現過葡萄牙在非洲殖民期間的緊張局勢。但有共同的代際情景,它有時會被忽視:這是由這些情緒塑造的最後一代。未來的人們可以理解這種歷史聯繫,但無法觸及心靈。

我在街上擁抱一位90年代的朋友,與他交換了有關未來十年的夢想。我感受到了德索薩所講的含義.....當我看到拉莫斯·奧爾塔的笑容時,我想起要將衛星電話帶到山上的年月,在那裡以TSF的強大訊號抵抗壓迫。

在語言和文化統一的全球化世界,下一代肯定會做很多事情。我的孩子都在澳門出生,他們永遠與這片土地有一種聯繫。 但他們出生的時,澳門已經是中國的領土了。他們沒有切身感受過兩段歷史時期。這種特例不會重演。個人關係、記憶、公共和私人承諾與經歷過轉型的幾代人交織。這也是一項巨大的責任感。有些事情,我們現在無法做到,但我們在這段動盪的歷史中找到共同的視角,其他人、將要做這些事的人,則很難做到。

Partilhar

一直以來以人權衛土自詡的美國宣佈正式退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且強烈指責人權理事會對以色列「長期偏見」,很明顯地說出了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的原因主要是為以色列在加沙地區的暴行撐腰。

上個月,美國強勢將駐以色列大使館從台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的舉動,導致以巴衝突不斷擴大,甚至引發了加沙地區的流血衝突局面,有數十少名巴勒斯坦居民慘死,上千人受傷,以色列暴力對付巴勤斯坦居民的行為遭到了國際社會的廣泛譴責,聯合國也召開了會議,並無視美國一票否決,當時美國駐聯合國代表凱莉一怒離場,並聲稱是聯合國最黑暗的一天。然而在安理會上,英、法等代表怒斥了凱莉偏幇以色列的行為完會違背人道主義,而這一切都是美國遷館所引發的,當時凱莉面對多國的指責反而表示,加沙流血事件與美國無關,又稱耶路撒冷本來就是猶太人的聖地,美國的行為是在維護世界和平,凱莉的言論再次遭到了各大國的攻缶,俄羅斯代表譴責說:難道美國所稱的和平就是看著眾多無辜慘死嗎?

面對衝突的不斷擴大和眾多國家的強烈譴責,聯合國決定派岀人權理事會前往調查加沙流血事件,在此次投票的45個國家中,中、俄等29個國家支持,美國和澳洲2國反對,因為美國具有一票否決權,所以此次投票以失敗落幕,但是此後聯合國並沒有放棄這個決議,而是越過美國,單獨成立了一個國際獨立小組前往加沙地區調查,此舉讓凱莉倍感尷尬,之前的一直以來都是美國無視聯合國的決議,而今次美國卻被擱在一邊,凱莉面對聯合國的決議最終憤怒離場,直至6月中宣佈正式退出人權理事會以表示不滿,不過,美國卻不願意因為退出人權理事會而放棄自從圈養印弟安人和解放黑奴後自詡為「人權衛士」並且手執的人權大棒,繼續會揮舞的。

Partilhar

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澳門)成立以來,巴西一直都處於論壇邊緣。在這15年的大多數時間裡,巴西的角色一直備受期待,但很多時卻表現得有點冷漠。正因如此,巴西對澳門和中葡論壇的態度愛到大多數的持份者和觀察者關注,包括關注巴西參與部長級會議的政府代表的級別。幾乎沒有巴西政府官員到訪澳門。在這十五年間,巴西沒有向中葡論壇秘書處派駐真正的常任代表,直至數個月前才有所改變。自那時起一切開始變化,巴西對中葡論壇和澳門的平台作用終於開始感到興趣,首個信號由巴西駐華大使發出。他在3月來澳參加中葡論壇成立十五週年的紀念活動,期間發表了一篇極具戰略意義和肯定意味的演講。巴西隨後任命駐香港總領事館的官員作為中葡論壇常駐代表,雖然他身處在香港,但較前任相比與論壇有更加頻繁和密切接觸。早前巴西規劃、發展與管理部的國際事務秘書亦有來到澳門,參加澳門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

在這個背景下,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本周訪問巴西利亞和里約熱內盧,為之後的局面奠定基礎:巴西將以新的方式面對澳門和中葡論壇,將澳門特區定位為巴西政府和公司的關注焦點,這是關鍵所在,但這股氣氛必須進一步保持,以免失望收場。一個強大而積極參與論壇、通過澳門與中國緊密聯繫的巴西,將能各方受益甚多。巴西能讓中葡論壇的規模、技術能力和人力資本再上台階,澳門對此樂意之至,敞開懷抱。在這種情況下,其他成員國可以加倍努力,致力發展中葡論壇項目。葡萄牙亦一直是中國內地和澳門十分感興趣的焦點國家,從上周梁維特和何厚鏵率團對里斯本的訪問中就能清晰反映這點。在中國跨洋擁抱葡語國家的歷程中,儘管各方有不同的收穫,但總體而言是積極向上的。

Partilhar

美國宣佈正式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點名委內瑞拉、中國等破壞人權的國家堂而皇之地是該機構成員的現狀,使得這個機構徒有虛名。一直以來自以國際人權衛士自居的美國在6月18日以其駐聯合國大使凱莉、國務卿蓬佩奧共同會晤記者時表示,長期以來,人權理事會一直保護人權踐踏者,充滿政治偏見。她還指責人權理事會對以色列抱有「長期偏見」。凱莉與蓬佩奧一起宣佈美國退岀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凱筣還指岀:看看理事會的成員,你可以看到對最基本權利的令人髮指的踐踏。她提到的踐踏人權國家有委內瑞拉、中國、古巴和剛果民主共和國。蓬佩奧則批評人權理事會「無恥、虛偽」。聯合國秘書長的發言人杜加里克發表聲明回應稱,秘書長本來非常希望美國留在人權理事會內,這個聯合國人權機構在全世界促進和保護人權方面發揮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包括人權至上、自由之家、挽救兒童在內的12個著名非政府組織致信蓬佩奧對其決定表示失望,但他仍在信中也承認對理事會的結構和運作方面的缺奌有些合理的關切,不過,這些缺陷都不足以成為退出理事會的理由,美國的退出祇會加重理事會的弱點。國際特赦組織的官員也呼籲美國改變決定,同時承認人權理事會存在著美國提到的問題,而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顯示出他完全無視美國聲稱維護的基本權利和自由,人權理事會侭管並不完美,它的成員國也經常受到質疑,但它仍然推動問責和法律公道的重要力量。

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歡迎美國的決定,他發推特說:美國決定退岀這個充滿偏見的機構是個明確的宣言。

在宣佈退出人權理事會之際,美國受到國際人權組織越來越多的批評,他們抨擊特朗普政府在南部邊界把2000多名兒童與非法入境的父母分開的舉措。

Partilh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