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珠海防疫26日

珠澳兩地加強合作,以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珠海市亦實行預防措施,例如關閉場所,並提供對企業的支援。 自珠海在1月20日確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患者以來,除了密切追踪疫情發生地湖北籍人士在珠海的行踪及健康狀況之外,珠海市數次升級防疫防控措施,並與澳門建立了特別的聯合防疫措施。 2月10日廣東省政府新聞辦召開有關珠海的疫情防控新聞發布會,由相關政府官員重點介紹了珠海市的情況。 根據廣東省衛健委通報的數據,截至2月11日24時,全廣東省累計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1,219例,其中珠海市確診87例,截至目前已治愈17例,未有死亡病例。 珠海在1月20日公佈首例確診病例,之後即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三級響應。…
澳門社會

人流非常少 情況不太妙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持續肆虐,本澳雖連續10日沒新增肺炎個案,但入境遊客量大減,市面相當冷清。在大三巴附近的歷史城區,開門營業的店舖寥寥可數。本報記者走訪數間店鋪,有檔主坦言,情況遠比03年「沙士」慘淡。 治安警公布數據,顯示年初三至初十六(1月27日至2月9日)的入境旅客量,同比大跌近90%,期間入境旅客約有18.4萬人次。澳門兩間巴士公司宣布,各路線減少班次,部份路線提早於晚上10時半開出尾班車;輕軌亦減少班次;全澳近1,600部普通的士,只有300多部在市面上營運。議事亭前地附近的排檔區,大多數沒有開檔營業;在大三巴的手信街,連鎖傳統手信店鉅記及咀香園餅家,各只開門一家,而街道旁的其他店鋪亦大多數「落閘」。 在大三巴街,記者走訪仍有開門的一家餅店,負責人李女士表示,在2月5日,即賭場關門那天開始沒有營業,在家中數天無所事事,決定落街到店鋪開門,帶着口罩與街坊「打牙骹」。她表示,現在的情況前所未見:「開門後都未有人入來購買,收入是零,租金是店鋪的最大壓力,最好是希望業主減租。」政府早前宣布,今年1萬元的現金分享提早於4月派發,李女士認為,對在遊客區做生意的中小企來說作用不大:「始終這附近都是做遊客生意。」這家手信店正對着大三巴下的戀愛巷,她感慨道,以往每天都有很多人在這條巷拍照,現在戀愛巷沒有遊客,才發現原來擺在路中的花壇是這麼的漂亮。同場另一位街坊表示,2003年非典型肺炎期間,澳門市面沒有現在這麼緊張:「當年澳門只有1宗輸入性個案,我那時都不懂得如何戴口罩。」 沿大三巴手信街走到賣草地街,路旁售賣傘具及衣服的攤檔繼續營業,檔主林先生亦在與街坊閒聊。他表示,擺檔幾廿年未見過這樣冷清的情況,比2003年「沙士」時更慘淡,現在一天只有100多元的生意額,雖然檔位是政府免租,但仍需要付每日200元的倉儲費。他表示,政府援助中小企最好是提供免息貸款:「不希望疫情無了期發展下去,政府最好是推出免息貸款,並延長還款期協助中小企交租。」他又稱,在附近的珠寶店在農曆新年期間,只開門兩天,亦沒甚麼生意索性關門,對面的小食店亦是「食白果」。 受肺炎疫情影響,多家主攻遊客市場的連鎖品牌宣布暫時停止營業。化妝品牌「莎莎」宣布,旗下香港及澳門20家莎莎分店暫時停止營業;周大福珠寶表示,港澳目前有40多家分店暫停營業,其餘分店亦縮短營業時間。 澳門經濟局表示,符合資格的中小企業若因受疫症事件影響而導致經濟及財政出現困難,可透過申請「中小企業援助計劃」獲得上限60萬元的免息援助貸款,最長還款期為8年。有關中小企業亦可透過申請「中小企業信用保證計劃」及「中小企業專項信用保證計劃」,分別最高可取得700萬或100萬澳門元的銀行貸款,最長還款期均為…
澳門社會

分析:是藥三分毒

封閉城市不封關,這是控制疫情所帶來威脅的政治智慧。儘管如此,澳門這座城市仍無可避免的承受痛苦,經濟受創。從經濟、政治、社會、媒體的角度來看,中共政權面臨著內憂的壓力,這些壓力預示著其在一貫作風、態度、以及信念上需要突破改變。輿論控制並不奏效,中央政府明瞭這點,在關鍵時刻亦毅然強烈譴責湖北省政府的行為,讓這個道理更不言而喻。 媒體 倘若你翻讀《環球時報》,《中國日報》或《中國青年報》,看到他們對中共政權的猛烈評擊,你會感覺頗為驚訝。事實是,中共已經無法嚴控國內輿論,因為大家都可以看到在污染下黑色一片…
澳門社會

無新病例,人們開始冒險出街

澳門10天內沒有新增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個案。同時,又有多3名患者出院。其餘7名住院患者預計將在未來幾天離開醫院。這些跡象似乎正在使人們恢復信心。最近幾天,這座城市的活動越來越頻繁。街邊的人與車開始多了。但政府仍提醒市民,應保護自己留在家中。因此政府應繼續提醒,但不知至何月何日。 這種明顯的平靜跡象不足以結束澳門公務員2月8日至16日免除上班的命令。所有跡象都表明,這一期限將再延長幾天,只維持衛生和安保等緊急服務。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林松在每日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很難確定恢復城市日常生活的日期。 學生復課日期也不確定。賭場關閉即將邁入第二週。未來幾天,政府將作出決定,決定是否延長15天關閉這個澳門經濟引擎的時間。 當局本週表示,澳門入境旅客減少91.2%,酒店入住率降至16%,數據說明新冠病毒爆發對澳門造成的影響很大。 酒店業至少有26間酒店因減少住客而暫停營業。餐飲業方面,有跡象表明,食客減少80%至90%。 至於與內地、香港的邊境口岸仍然開放,但當局將在必要時封關。 邊境兩岸…
觀點

我們有政府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澳門,但澳門在特區政府、特首的保護下安然無恙,在賀一誠領導下的特區政府,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承擔起政府久違的責任感,展示出其執政能力。2017年八月的颱風「天鴿」來襲,最終令市民對政府僅餘寄托的信心也失去了,毫無作為的政府最終殁落,而現在,我們似乎依稀見到一線新的景象:有人願意決策,願意站出來,以一個真正領導的姿態給予民眾安全感和信服感。 這是實實在在的措舉,而非停留在嘴巴功夫上。不論好壞,我們不但有特首,還有整個政府作為我們的後盾。澳門這個紙醉金迷的城市有了新的力量,有人可以動手親身執行,有人可以指導團隊合作。我們還有另一位沉默寡言但堅定認真的司長,張永春,他精通雙語,上台後對執政團隊來說有很大潛能,而非只有虛有其表。倘若認識他個人便知道,他是一個實是求是的人。果斷決策、明確指引、默默觀察、貫徹始終,既有著國際視野,同時行事又深思謹慎,具有前瞻性可以迎接未來。 張永春彌補了黃少澤位置上的缺陷盲點。社會大眾一度以為保安司就算要一意孤行,要以迎合中央的方式解讀特區自治,也根本不會被行政法務司否決,…
觀點

真英雄

《英雄不再》,這是一首英國傳奇龐克樂團The Stranglers四十年來耳熟能詳的歌目,但倘若馬克·吐溫(Mark…
觀點

罷工的天使

自武漢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港澳兩地均有出現確診病例,除國內開展抗擊疫情蔓延的大封城措施、以「中國速度」不足半個月內建築起兩間專門收治危重確診病患者以及十多間收治輕度患者及需隔離的疑似病例患者的方艙臨時醫院外,港澳兩地政府亦分別展開防疫防護措施,兩地各行業的人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付出來支援這場攻堅戰,還有那些在病毒肆虐中的逆行者,他們的身影令人動容,然而在這個關鍵的時刻,(2月3日)香港卻有數千名隸屬香港醫管局轄下的醫護人員開始實行罷工,臨陣逃脫了,在病毒面前,他們原本是最不應該出現的「逃兵」。 「我決心竭盡全力除人類之病痛,助力健康之完美,維護醫術的聖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為醫藥衛生事業的發展和人類身心健康奮鬥終生」這是香港每一個醫學院學生在畢業時都會宣讀的誓詞,不知道在罷工時高喊口號的那些醫護人員有多少還曾記得它。 這次罷工,由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綫發起,罷工為期五天,當天有6,700名會員參加罷工,其中80%是護士,醫生佔7%,在罷工前,就有一些醫護人員在抽到必須照顧確診或疑似病例的「生死籤」時竟然直接選擇了「辭職」,還有的乾脆就「集體請假」了,在伊利沙伯醫院深切治療部早前完成抽籤程式後有至少4名護士和1名文員辭職,東區醫院、博愛醫院和瑪嘉烈醫院至少有90名護士相繼集體「請病假」,在東區醫院手術室,1日原本應有45名護士值班但最終有多過26人請病假,超過一半的護士沒上班。 在罷工大會現場「代表」們清一色的黑衣,說自己罷工是被迫的,全場還高呼口號…
幾內亞比紹政治

通往懸崖的路上

幾內亞比紹的政治局勢惡化,當所有人,特別是幾內亞人和國際夥伴都認為,新總統選舉將結束不穩定的循環,並為經濟增長及發展帶來希望。 國家選舉委員會需於1月1日宣佈總統選舉的臨時結果,候選人烏馬羅.西索科.恩巴洛(Umaro…
澳門社會

親疏有別

自澳門1999年回歸後,已有11名永久居民喪失其居留權。身份證明局回應《澳門平台》查詢時表示,所謂的永久居民身份,並非對所有人而言都是終生不變權利。依法律上來看,與香港也有類似的情況。 這種情況一直發生。據…
中國社會

關門閉戶

香港醫生及護士本週舉行罷工,要求政府關閉與內地連通的邊境關口。儘管如此,醫務人員仍擔心,可能此舉已經為時已晚,無法阻止香港爆發新型肺炎。 上週,香港內科醫生本蘇宇暉接獲一對曾到訪湖北省武漢市的中年夫婦,未幾,實驗室測試證實這兩名患者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武漢肺炎)。 儘管醫院管理當局沒有主動提出任何要求,並聲稱蘇宇暉醫生面對病患時有足夠防護裝備,然而為了保護與其同居的父母,這名27歲的醫生自行決定自我隔離,搬到一家酒店居住兩個星期。 蘇宇暉接受《澳門平台》訪問時表示:「目前,我們沒有足夠的科學知識確定這次新型的冠狀病毒是如何傳播的。倘若醫生自身冒著同事和病人的健康風險,那是不負責任之舉。」 這位年輕的醫生表示,對香港醫院管理局上級缺乏明確指引,他並不是唯一一個作出敏感反應的人。「前線護士對此特別關注,或許我只跟病人接觸15分鐘,但是,她們卻是每天都在照料病人的前線人員。要知道,一個微小的錯誤就足以被感染。」 因當中所承擔的潛在風險,迫使醫管局員工陣線,代表香港公立醫院的一萬三千多名醫護員工,要求無限期罷工。 其中包括醫生、護士以及非醫務人員在內,約八萬名在香港公立醫院工作的員工。目前香港有接近一萬五千名醫生,分派至政府醫院及私人診所提供醫療服務。 蘇宇暉坦承,由於在現在如此敏感的時刻,對於醫生來說,罷工是一個非常困難的決定,他表示:「儘管很多醫療界別的工友支持我們的訴求,但他們許多人決定不參與罷工,以免缺乏人手,讓病患者得不到合適的醫療救治。」 「要麼就全面封關,要麼就乾脆不要封」 週一上午,在香港其中一間主要的公立醫院瑪麗醫院,罷工召集負責人在一邊在衣領上戴著白絲帶派發著宣傳單張,一邊有數十名醫護人員正報名參與罷工。 一位就職瑪麗醫院的男護士Victor亦報名參與了這次罷工,他在接受《澳門平台》受訪時,解釋醫管局員工陣線在這次罷工運動中的訴求,這位26歲的年輕人表示:「我們希望政府能夠呼籲香港每位市民都戴口罩。」 政府被指不鼓勵市民戴口罩,繼續向法院上訴實施近期在示威運動中所推行的蒙面法。 另一個醫管局員工陣線的訴求是要求政府關閉與內地連接的所有邊境關口,港府拒絕封關,原因是深懼此舉可能對內地同胞「污名化」。Victor表示,倘若政府能提供合適的措施控制疫情,我們願意開心見誠進行對話。 醫護界罷工進行了一天後,香港行政長官隨即宣布關閉部分邊界,除了深圳灣以及港珠澳大橋外。儘管如此,林鄭月娥仍聲稱作出該決定「與罷工無關」。 醫管局員工陣線其後決定繼續罷工,蘇宇暉亦表示對此支持,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