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區社會

中國內地:「網格化」管理下疫情防控

如果從1月23日武漢「封城」之時中國大部分省份才開始採取嚴格的新型冠狀病毒防疫措施起算,今日已經滿一個月了。 一個月來,為了防止疫情擴散,政府大力提倡人員呆在家裡以減少人員流動。於是在中國的大部分城市都是非常類似的景象——似乎瞬間空城,即使是交通主幹道上也幾乎空無一人,除了超市、便利店、藥店等提供生活必需品的地方之外,幾乎所有的餐廳、商場、店鋪、廟宇、博物館、遊樂場等會引起大批人員聚集的地方都閉門謝客。很多高速公路亦處於半封閉狀態。 中國各地的防疫措施接連升級,每個省份、城市乃至各個社區,都可以根據其各自情況的不同自行決定措施的嚴格程度。而如何有效、細緻、全面在中國96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對近13億人口推動防疫措施,考驗著執政者的能力。 中國採取的措施是推行「網格化」管理,將防控措施逐級下沉至基層。 據廣東媒體《南方日報》報道,近年來廣東已經按照一個網格300-500戶1000人左右的標準,在全省25932個村/社區,共劃分14萬個網格,配備了177382名專職或兼職「網格員」,在政府的統籌下開展基層的社會治理工作。 有賴於大量居委會工作人員及黨員等「網格員」,各級政府得以開展基層社會治理工作。居委會是中國城鎮地區的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相當於居民與政府之間的中間人。但中國共產黨可以在居委會設立黨的支部組織。 珠海市主城區香洲區,目前已經建立起社區——網格——樓棟的三級管理,覆蓋26萬多戶人家。各級部門牽頭組織網格員、基層醫務工作者、社區民警、聯防隊員、社工等力量,全面進行了「網格化、地毯式」管理,通過這些「毛細血管網」,來推動防疫工作的進行。 筆者所住的廣東珠海某住宅小區,有近兩百棟樓宇,實際居住人數約五、六千人,而且每年春節,很多人家都會有親戚從寒冷的北方來溫暖的珠海過冬,因而外來人員會比較多。 小區所在的社區居委會及小區的物業管理公司,自春節時起,便要求從外地、特別是湖北回到珠海的人員進行自我登記申報,之後社區工作人員連同小區物業挨家挨戶的排查是否有來自湖北的人員居住,如有,則要求其居家隔離14日並每日有專人上門為其測量體溫,同時還會在該戶人家的門上貼上通知,說明這戶人家是自何日其須居家隔離。 2月3日,小區裏爆出兩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其防疫措施隨即升級,開始實行封閉式管理即禁止外來人員入內、在入口處給每個人測量體溫,除了清潔人員加強對電梯、門把手等容易疏忽的傳播病毒清潔之外,以及用消毒車每日對環境進行大規模消毒。小區內商業街的幾乎所有店鋪也自2月初按照珠海市的規定關閉。本週開始,為了防止因復工出現大規模的人口流動,小區開始開始發放紙制出入證,住戶必須攜帶身份證及出入證方可進出。 所有這些工作皆是通過各個「網格員」完成。小區把將近200棟樓宇內的住戶分成數個微信群,每個微信群內皆有一名「管理員」,定時向居民通報有關於小區的清潔、防疫、隔離住戶、等情況等細節詳情及回應居民需求。 但網格化管理事實上亦是將某些執行權力下放給一線工作人員——譬如對來自湖北的人士執行強制居家隔離、限制人員出行、甚至決定你是否能回家。 也因此一些地方爆出了多起一線人員的執行偏差,多數是在社交媒體上微博上曝光,包括有一家人在家裡打麻將被衝進來的「志願者」扇耳光、強制對正在鍛煉的未帶口罩人士要求14天隔離、甚至有租戶因從外地歸來被拒絕進入小區內自己合法租賃的房屋等。 社交媒體上掀起的反對之聲令這些地方的政府官員在多數情況下迅速的做出回應,譬如打麻將的那戶人家獲得當地鄉長的登門道歉。 但是那些沒有被放到社交媒體上此類事件,會有人在監督嗎? 宋文娣…
澳門社會

澳門幾近恢復如常

自週三零點起,大多數賭場已經重開。政府早前決定關閉博彩場所15天,以防止新冠病毒蔓延。目前,29間賭場已恢復營運,其餘的12間賭場則向政府申請延期開放。按規定,延期重開的最長期限為30天。   美高梅和永利重開旗下全部賭場。威尼斯人五間賭場中一間仍歇業…
澳門社會

遠水能救近火嗎?

在對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情下,來澳旅客大幅減少、市民大多響應政府呼籲留在家中,市面冷清,商戶亦紛紛落閘休市。為此特區政府推出了多項援助中小企的措施,包括免息援助貸款、貸款利息補貼、減免多項稅費、發放3,000澳門元電子消費券等,惟現時政府還沒公布有關措施的具體方案及時間表。 疫情對本地中小微企的造成衝擊,其中位於旅遊旺區的商戶更是首當其衝。開業2年多的「鳳城軒美食」位於大三巴附近,疫情前,坐在這間餐廳的食客大多數都是旅客,年初五後就幾乎看不見旅客的身影。餐廳負責人郭永志(Louis…
觀點

澳門醒來一片凌亂

賭場重新復工了……絡繹不絶的的跨境勞工猶如噩夢般衝過關口。賭場重開,住在珠海的勞工要麼就現在馬上趕回來,要麼便直接失業了,不然他們再遲一點便要接受強制隔離了。霎時間,要面對像《第22條軍規》這樣的悖論, 一方面擔心人流增長會增加疾病傳播風險,但與…
觀點

休戚與共

或許澳門之所以向來是片福地,全因我們一邊既有媽祖天后的庇佑,另一邊又有花地瑪聖母的守護,正是各福聚集,孕育了澳門這個博彩之城。有人讚揚澳門應對今次來襲的疫情處理得宜,這要歸功於今屆…
觀點

世衛總幹事令特朗普不爽

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湖北武漢爆發之後,中國政府迅速採取各項措施防止病毒傳播,從近日公佈的各地新增確診病例持續下降,顯現了有關措施及時得當,而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在這次疫情的抗爭中的努力都給予肯定,然而…
未分類

安哥拉不公義司法侵害地主權益

安哥拉的地產熱潮,以及2002年內戰後的公共投資增加,導致成千上萬的土地被徵用,因而導致國民流離失所的案件有所增加,主要發生在城市地區。但是,對賠償或將來相關土地的權利及承諾,總是敗訴。民間團體指責,法律只為富人服務。 當地人權組織「SOS…
專訪澳門

高理威:「必須停止對中小企的『糖衣政策』」

-新冠肺炎的爆發預期將對澳門經濟帶來什麽影響? 高理威:已經有影響了,澳門的經濟和社會停滯了,很明顯感受到收入的下挫,所以影響是很即時的,尤其我們的經濟建基於兩大向量:旅遊和博彩。在大灣區發展規劃中可見,澳門目前以至將來的經濟活動,也離不開娛樂產業和推動與葡語國家的關係。 即時影響開始嚴重,我們即將要深切感受到衝擊,不要期待澳門有美好的一年。 這場危機證實澳門經濟是脆弱性的一貫說法,因為澳門幾乎完全依賴博彩及旅遊業。當局有必要製定新政策,以驅動澳門企業的產品和服務。 -中小企業尤其受到影響。應如何應對? 高理威:必須終止對中小型企業的「糖衣政策」。負責在政府,不是博企,政府必須通過稅收優惠在財政和立法上支持中小企,放寬勞動力,以降低運營成本,支持並鼓勵對員工進行培訓,並要求博企承擔義務,購買中小企服務及產品。 但無可否認,這些澳門公司所提供商品和服務的質量不符合大企業要求的標準。所以通常這些企業都在香港購買服務,再由香港公司分包給澳門公司,到現時也是這樣。其實可以要求博企的採購應主要來自澳門的公司。 -最近幾個月,講到很多關於建立新金融服務、資本市場甚至人民幣結算中心。你對此有何看法? 高理威:這些都是在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期間說起的,但現在出現了新冠肺炎,就沒下文了。我認為有一系列的宣告其實可以不只作為意向書,有很多研究值得我們去看。中央政府的大灣區計劃,為每個城市點明特點。澳門獲予以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和葡語國家平台的地位。其中一樣提及的事,就是在澳門或其他鄰近地區建設金融中心的可能性,以支援在葡語國家營商的企業,讓他們可有一個人民幣的錢包在這些國家融資。這其實非常有意義,我曾與兩三位安哥拉企業家說起,他們均對此非常感興趣。 -抱有較質疑態度的人認為,在大灣區框架下,澳門是降級至一個單純的主題區域。是這樣嗎? 高理威:我對此不感到震驚。拉斯維加斯是什麽?就是一個主題城市,有點像聖城麥加那樣。美國人一生要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去拉斯維加斯。所以這有什麽好驚訝的?當然澳門要做一個極高質素的博彩中心。澳門經濟依賴於內地批准多少游客來。要是澳門可受惠於大灣區的人員自由流動,澳門成為一個主題樂園又有什麽問題?我們有能力做到這一點嗎?我們有做金融中心和科技中心的人才嗎?我們應該做好我們過去20年都在做的事:娛樂、博彩和旅遊,也一直致力優化我們的服務質量。 -到2022年,目前的賭牌將會到期,我們將面臨一個怎樣的局面? 高理威:這就好比足球,隊伍好就不會變。澳門如今的收入是前所未有的,服務質素也從未如此理想。澳門的面積有限,我都不知道還可以在哪裡建更多賭場,除非有人會來接管離場博企的賭場。我看不到任何原因要去改變一個已經證實是很好的狀況。對於博彩活動,我看到唯一的批評除了是賭博依賴嚴重外,就是擔心石屎建築林立和建築物太醜。隨便怎麽說,我的理由是為什麽要改變? -維持現行的正牌和副牌模式? 高理威:還在說副牌,為什麽呢?需要作法律調整,也需要檢視博彩法。可能最需要作檢視的是將賭牌轉變至其他產品和服務專營公司的製度,他們的製度毋須以批示續期或廢止,而是以合約方式每5年續期該特許經營。要給政府時間思考,也不要令收入受影響。 要保持冷靜和從現實角度出發,不能影響到澳門的「搖錢樹」。看看像這次危機,博彩業已經下滑。我對2022年沒什麽擔憂,但我們該想想2027年。現在我們還有時間去想解決辦法。為何要以特許方式經營?為什麽不像拉斯維加斯等的司法管轄區採用發牌方式?澳門與那裡有很相似的銀行體系。或許我們想到2027年,能夠達成不一樣的模式。 -澳門特區在過去20年,其中一個最大的舉措是成立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這個項目帶來了什麽影響? 高理威:中國在與葡語國家的關係上為澳門找到了一個國際角色。我記得我小時候在安哥拉時,他們有賣一些叫澳門襯衫的衣服。澳門在康乃馨革命後沒有國際地位,但中國很聰明,在99年回歸後以這方式給了澳門這個定位。在中國的非洲策略中,澳門的角色是在培訓層面上提供服務。 論壇為此做了不少工作,包括舉辦工作坊和培訓,很多非洲的技術員和員工來到澳門和中國受訓。後來才轉為以經貿關係為重點。 但問題是澳門有什麽條件去為這些國家提供具競爭力的條件,還有澳門企業家對他們的企業而言又有何優勢。中國企業曾受惠國家融資,澳門的企業目前也在等著。從以前就談過很多關於信用保險的問題,但只有現在才開始出現這些元素。 「但可能會有人開始說多斯桑托斯盜亦有道,起碼我們有好的生活」 高理威(Alxand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