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社會

罷工後的報復

香港醫管局員工陣線表示,有份參與月初癱瘓香港醫療體系罷工的醫護人員遭受報復。主席余慧明拒絕將罷工與持續近9個月的反政府示威扯上關係。 今年二月第一個星期,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5天罷工,有近8000名醫護人員參與,佔醫院管理局員工總數的10%。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表示,參與罷工過後,全部醫護人員均回到工作崗位,但遭受秋後算帳。醫管局員工陣線於去年12月成立,余慧明說:「我們收到醫護的投訴,稱收到上級的電郵或警告。有醫生和實習生因參與罷工,被警告可能將不通過入職考試。」 此外,她又指出,接到醫護人員投訴醫管局內未能向應對新冠肺炎的醫護人員提供足夠的支援。 她解釋,大部分醫護下班後,由於擔心感染新冠病毒而傳染家人,他們大多避免回家,因而選擇到酒店或其他地方住宿。余慧明表示:「然而,醫管局僅向『Dirty…
未分類

渡日如囚

由於新型冠狀病毒的肆虐,上海、北京和深圳三個城市均採取了到嚴格防疫措施,這些地方的居民皆表示感到安全。本報聯絡到在當地城市居住的人士,講述過去一個月的生活實況。縱使他們均有意見,但表示感到安全。 新型冠狀病毒在短時間內,在國內以至國外全面爆發,短短一個月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據估計,仍有約7.8億人生活在限制措施下,包括強制隔離以及限制進入和離開居民區。儘管一些地區在限制上有所放鬆,但在湖北省、遼寧省等地,以及中國兩個最重要的城市—北京和上海,仍然是高度戒備的地區, 中央政府在1月23日宣佈對疫央武漢進行封城,三位留華的葡萄牙人:Andreia…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疫情之下,「世界工廠」緩緩重啟

中國政府面臨防控疫情和重啟中國製造業的雙重挑戰。 2月18日,載有497名云南籍務工人員的D4856次列車準時抵達廣州南站,這是今年抵達廣東省的首趟外來工返程高鐵專列,返程人員大多是廣州、佛山地區的製造加工企業的員工。在中國製造業停擺近3週之後,中國政府正努力在防控疫情的同時,讓工人重返工作崗位,重啟「世界工廠」。 農曆新年之前,加劇蔓延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致使中國封閉有著1100萬人口的武漢市及其所在的湖北省的大部分地區,隨即全國各地皆採取限制人員流動政策以控制疫情蔓延。由於疫情是在春節期間爆發,而多數企業及工廠都在春節期間停工,數以萬計的農民工紛紛返回農村老家過年,因此在疫情第一階段,中國製造業並未受到正面衝擊。 然而,全球製造業中心接近兩週的停擺影響陸續顯現,甚至韓國現代汽車由於其中國工廠停工導致零部件斷供而不得不關閉其於韓國的7家工廠。中國很多的農村和城市隔離措施、道路及交通封鎖等限制人員流動的疫情防控措施,也同時限制了數以百萬計的工人返回工廠。因此在過去兩週以來,中國政府多次呼籲加強對回復經濟的活動的重視,中國商務部連續發文件提出支持外貿、外資、商貿流通和電子商務企業有序復工復產等20條具體政策措施。 恢復生產,最重要的就是保障工人回到工作崗位。為暢通復工渠道,全國多個製造業大省,包括廣東省在內,開始利用返崗專列、專車、專機等方式,來保障外來務工人員安全抵達企業復工,此舉亦有效防範疫情傳播感染風險。 除了包車、專列接工人返崗之外,為了吸引更多的工人員回到工廠,中國各省、市、及地方,均出台不同的「搶人」措施。 其中粵港澳大灣區重要節點城市的廣東省珠海,於2月5日,率先發布「暖企十條」,給予中小企業用工補貼:至疫情解除後3個月內,企業新招用員工並繳納社會保險費的,按每人500元標准給予企業招工補貼,每人可享受一次。每家企業最高補貼100萬元,適用全市所有企業。 橫琴新區、各區(經濟功能區)也結合當地實際陸續出台相關政策措施,幫助企業共渡難關,支持企業有序復工復產。其中橫琴新區除了鼓勵企業採取包車、專列等方式接回建築工人之外,還按返崗人數給予企業最高每人600元的複工補貼之外。珠海金灣區則規定,在疫情防控期間新招用員工與其簽訂勞動合同,將按每人1000元一次性補貼。甚至若中介機構介紹10人或以上的工人入職,也會獲得每人300至500元中介補貼。 員工返回珠海後,存在的疫情防控風險也是懸在企業心中的一塊石頭。在這點上,金灣區的生物醫藥產業集群發揮出了優勢。據悉,目前金灣區已有計劃,由政府出資為所有企業的外地返程和新到員工提供免費核酸檢測服務,消除企業後顧之憂。 工人問題解決了,工廠產能隨即逐步恢復。廣東省在2月2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介紹道,截止到2月21日,廣東全省5萬多家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復工近4.2萬家,龍頭企業不僅復工順利,而且產能利用率也達到了較好水平。一位省政府官員介紹稱「比如華為美的格力等龍頭企業,華為產能利用率超過了九成,格力接近八成,美的超過了七成。」 「除了全力服務推進企業復工復產外,廣東也在大力協調上下游產業鏈企業復工復產。到2月20日,華為第一批57家核心供應商已經全部復工,第二批52家核心供應商有51家已經復工。中興21家供應商中有18家已經復工。美的169家供應商已經有149家復工。」 然而工廠復工只是中國所面臨的整個挑戰環節的第一步。截至發稿為止,全國各地大部分城市的餐飲企業仍未完全開放「堂食」,只限自取和外賣。自春節期間起便受到嚴重影響的餐飲行業及旅遊行業,至今未有回暖跡象。 在珠海市擁有數家店的當地知名餐飲品牌「小滿」的老闆表示,「一直沒有營業。店鋪的租金問題、是否應該裁員員工的問題等,所面臨的困難抉擇很多。」 在珠海及海南兩地各經營一間酒吧的塞拉利昂裔英國人Jonny則表示,疫情發生之後由於完全沒有生意,他已經關閉了在海南的酒吧餐廳並已遣散了當地的所有員工。海南島是中國第一大島,產業支柱是旅遊業。他表示:「海南那間完全沒有客人來,而開銷又高。這個決定很艱難,但必須。我現在正努力想辦法,希望可以把珠海的這一間保留下來。」 宋文娣…
觀點

被玷污的經濟

習近平上週的講話揭示中國的狀況,正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所影響,後果深不見底。經濟復甦的重要性,無法避免令這政權處於非常困難的時期。撇開意識形態衝突,無可否認的是,共產黨對資本主義及全球化的開放,使經濟精英、人民生活水平有巨大飛躍,從而奪得世界、流動性、自豪感和長遠目光。政權的工具顯然是安全,但內在的張力明顯地出現,外國撤回投資這將是不可避免。這會有陣痛;政治心理就是:受苦的人們對他們的領導者失去尊重和信任,無論這是否公平。 新冠肺炎對全球資本主義造成傷害,無論在技術、貿易戰、示威或意識形態轉移上都有影響。在2008年的危機後,股票市場大跌,暴露出系統的脆弱性,但這只是「頭痛醫頭」,沒有做必要進行的手術。範圍很窄,人們總是認為國家在一落千丈時總會有反彈,未來幾個月的時間,將是確定持續下降的水平,以及由此帶來的思想上的轉變。在某程度上,危機也有好的一面,可以使人們對現實覺醒。但是首先,這會很疼,會流血…且會很害怕。這被稱為危機,沒有別的名字。機會將緊隨其後,但這永遠不會向所有人提供。 澳門的後果是顯而易見,我們有財政儲備。但是,除賭場外,向實體經濟注入資金既不簡單,亦沒有安全的公式。補貼這個文化顯然是不足夠,對於市民的期望,新任經財司李偉農正處最重要的位置。每個人都必須擺脫這場危機,找出機會在哪裡,這一點至關重要。 古步毅…
觀點

環環相扣

以中國一向貫徹的治理文化,出現像這次疫情下的局勢實是鮮見。大概沒有一顆水晶球能預料到新型冠狀病毒的來襲會為中國帶來多大的經濟衝擊,甚至為日益受牽連的全球經濟帶來多大影響。這次疫情對於那些很大程度上依靠外資和旅客的國家或城市,例如意大利,帶來更顯著的影響。在如今世界互相交纏彼此賴以維生的經濟體系中,尤其中國已成為國際生產鏈上具有絕對舉足輕重地位的角色,我們確實不容忽視「蝴蝶效應」所帶來的影響。 面對時下的局勢,不論是因為受到外部還是內部的壓力的關係,也不難理解為何中國要如此急於盡快恢復部分的工業生產。的確,面對這種情勢,這些大型企業,尤其是跨國企業,若然沒有資金和技術困難,必然會嘗試轉移投資,在本地另覓新的生產鏈作為替代方案。 有人認為,這次疫情危機將引領我們全球化裂解,全球化一貫所強調各國之間的開放往來、自由關口、外地投資、依賴第三方市場等,如今將面臨極大的挑戰。 或許在遙遠的未來,歷史學家回望我們現在所經歷的這段歷史,把華府不斷推崇的保護主義、白宮他們所擁護的領䄂、復興的民族主義、仇外情緒等一系列的元素整合,從取態來看,是如此有前瞻性。 這種憂慮,是事實也好,是杞人憂天也好,將推動全球化以相反逆向的方式發展。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所帶來的風險危機顯而可見,對於那些喊著一定要築起的高牆排外,要將自己民族優越高尚的文化、科學技術抱緊入懷的支持者來說,更是助長了他們一鼓作氣的心。 過溢的保護政策帶來極端主義,最終會讓義大利社會學學者迪亞曼提(Ilvo…
觀點

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

從武漢宣佈疫情進入緊急狀態到現在一個月過去了,一時間似乎整個中國就祗有一個主題就是如何共同抗擊冠狀病毒新型肺炎,原本喧鬧的春節假期突然之間路上人少了、地鐵裡人少了、商場裡人少了、高鐵上人少了,整個中國經濟好像按下了暫停鍵,這是我們很多人都不曾經歷過的,這次肺炎疫情對未來經濟產業影響會有多大,對比2003年SARS疫情對整體經濟的影響,這次疫情與當年的SARS有什麼不同?一,重點區域不同,當年「非典」雖然也遍及全國但當時的重災區是廣東和北京,一個是中國出口製造業重鎮,一個是中國政治經濟中心,所以當時的經濟和政治影響和這次有明顯不同,湖北武漢雖然是中國長江經濟帶的核心區域,中國南方的經濟重鎮、交通樞紐,但在產業鏈上的經濟權重和當年「非典」時期的北京+廣東相比,影響相對有限。二,產業影響不同,2003年中國的經濟核心驅動力是外資,但到現在看中國自身的經濟驅動力巳經比較強,從產業結構的角度看,武漢在醫藥、汽配、光電、電子等幾個行業比較有優勢,短期疫情影響可能會導致產能有波動,對下游的產業鏈有影響,尤其是原料藥、電子等一些核心環節,但這種影響是價格波動而非斷供,不太可能像日本當年地震導致全球電子產業停擺一樣。三,時間週期不同,SARS從2002年12月份開始,整個春節沒有控制,2003年4月給全面爆發,6月份基本控制,7月份結束,這一次在春節這個時間點上己經展開了全面控制,國內已經超過30個省市啓動人流控制措施,對節後的疫情控制起到了很大的積極影響,目前看來疫情影響時間可能會比2003年的SARS要短一些。四,應急經驗不同,當年SARS是國內第一次規模宏大的高致死、高傳染疫情,為什麼這次能在疫情加速擴張的中早期階段進行封城管理就是之前的經驗總結得出的措施,這體現了目前國內面對重大災害的制度優勢。五,經濟體量不同,2003年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速是11%,二季度回落到9%,次年第一季度恢復到11%,SARS疫情整體並沒有影響中國經濟總體局勢,全年對GDP總量影響,單季度大概-2%,攤到全年大概是0.5%,17年前中國的整體GDP水準12萬億人民幣,大概影響為500至1000億人民幣的量級,但到2020年中國的GDP總量水準己經100萬億,整體的抗風險能力和當年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的。難怪很多經濟學家都認為這次疫情對中國的中小微企有影響之外,對整體經濟影響不會太大。 陳思賢 …
未分類

習近平換帥望拆彈

習近平換上多名深有交情的官員來處理國家正面臨的兩大社會政治危機:領導湖北省及接掌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和香港動蕩的局面是對習近平2012年上台以來最大的考驗。 一週前,中國共產黨總書記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於兩大戰場上換上新帥。習近平被視為是繼鄧小平以後最有權力的中國領導人。近日,就新冠肺炎疫情,他決定讓上海市長應勇接替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職務。排山倒海的聲音批評當局低估疫情、疫症爆發初期隱瞞事實,至今已令多位官員下馬。如今,省市的最高領導人也不例外。 從上海到湖北 湖北省委書記的位置,習近平選擇了應勇。他倆相識多時,15年前習擔任浙江省委書記時便曾與他一起共事。2002年至2007年,習近平任省委書記期間,應勇便擔任浙江省監察廳廳長和高級人民法院院長。其後,習近平被調派至上海,後來於2008年更獲提拔為國家副主席。 應勇將與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緊密工作,後者早於1月時被指派為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工作領導小組組長。應勇上任後的幾次發言,均承諾防控疫情,但承認情況目前仍未樂觀。每日確診病例數字已在下降,但本週湖北的受感染人數已超過6.1萬人,其中近1,900多人死亡。 隨省級人員變動的還有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由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 港澳辦升格 2月12日,在這些人事調動宣布的同日,中央政府另作出一項與湖北疫情無關的安排,就是關於自2019年中以來,令北京非常頭痛的敏感地區-香港。調任夏寶龍上任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職務不僅是單純意義上的人事變動。事實上,更是港澳辦的重組。港澳辦升格並改變為一體化領導模式,以更好管理兩個特區的事務,也是有史以來首次由副國級領導人統領港澳辦。夏寶龍現時並兼任全國政協副主席。而同是副主席的還有香港前行政長官董建華和梁振英,以及澳門1999年回歸後的首位行政長官何厚鏵。 夏寶龍-習之愛將 另一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