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帝汶葡語國家

東帝汶電訊在東帝汶人手中

在經歷對東帝汶電訊未來不確定的一段時期後,東帝汶最大的、歷史最久的電訊運營商最終似乎落入東帝汶人手中。幾月前人們怎麼也想不到會傳來這一有關東帝汶未來的消息:主要資本將落入東帝汶企業家手中。 Nilton…
莫桑比克葡語國家

被不確定性環繞的莫桑比克

莫桑比克的不確定性應進行多樣解讀。經濟,政治,軍事危機和公共債務都是主要原因。事物不分輕重緩急且危機在最近幾個月中不斷加劇,樁樁件件都發生在這個直到最近還被視作戰後恢復榜樣,且是南部非洲增長最快經濟體之一的國家。 「所有這些危機都對莫桑比克的內部穩定和國際聲譽造成極其不利的影響」,一位國際合作夥伴稱,而且所有人「已經不知道最糟糕的情況會是怎樣」。 儘管總理卡洛斯·多羅薩里奧在華盛頓的國際貨幣基金(IMF)和世界銀行澄清了隱藏債務的問題,這兩個機構聲稱該國背信並暫停了其資金。 由14個莫桑比克國家預算捐助者組成的小組也暫停了付款,認為該國存在「巨額債務」,儘管有政府的擔保,但沒有經過議會核准,這「違反了夥伴關係的基本原則」。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克莉絲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葡語國家

被捕一年後的「夢魘」

因在魯安達舉行政治討論會議而被逮捕的安哥拉活動家,在被捕一年後分別以叛亂和共謀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八年半。被剝奪了自由的17個青年人的家屬們表示他們仍然沒有收到關於案件的詳情回應。 逮捕行動於去年6月20日開始,庭審由於絕食和半年多的拘留期推遲到11月才開庭,最後經過反復的拖延定在3月28日。由辯護律師提出的三個不同訴求(受法院同意的)也無法阻止這些年輕人被送到監獄開始服刑。 「他們做了什麼?」,活動家何塞.戈麥斯.阿塔的妻子朱麗亞.奧利維拉在給葡新社的發言中質問道,這位活動家因籌備叛亂和共謀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零六個月。他的妻子沒有工作,還有三個孩子(分別為3歲,5歲和11歲)表示她度日困難,尤其是經濟方面,而且也缺乏精神支持。 「沒有父親在身邊對孩子們來說是很不容易的。當他們問起他們的父親時,我總是手足無措,我經常回答:你們的父親在法庭上。由於家庭的決定,他們從未去看望過」,朱麗亞.奧利維拉說。 如今在過去將近一年後,「噩夢」開始了,她承認審判日是最艱難的一天:「好像世界末日到來了」,她宣稱。 不久後,辯方向最高法院和憲法法院提出上訴判決,進程由17個青年的三隊律師準備。他們還向最高法院提出「人身保護令」的申請,要求在訴求沒有得到最終決定時繼續使用以前的監獄條件(軟禁)。 兩個多月後,法院還是沒有任何回應,但讓律師奇怪的是仍未給出關於「人身保護令」的決定。「這不是一個真正的訴求」,這一申請應該迅速的得到回應,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在48小時內出動,以確保人權的。我們等待了近兩個月,期間那些年輕人在服刑。這一切都非常奇怪,律師大衛.門德斯指出,他是三個辯方律師隊之一的成員。 家人等待他們釋放 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個月的活動家納爾遜.迪班古的妻子維爾吉尼婭.米谷羅不在意程序問題,但她確信丈夫會在刑期結束前獲釋。在接受葡新社採訪時,維爾吉尼婭表示她經歷了各種各樣的困難,雖然在十二月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現在已經有4個月沒有收到工資了。 「他們問我,如果我不害怕,我可以跟過去。但我回答說不,因為我沒有傷害任何人。而納爾遜雖然在那裡,但它沒有做錯任何事。」她說維爾吉尼婭.米谷羅還回憶說,當納爾遜一年前被捕時,她因為一場差點奪去她性命的拙劣剖腹生產而剛剛結束搶救手術。 「他們把一片紗布落在裡面,納爾遜把產房弄得一片狼藉,當我被告知他已經被逮捕時,我還以為是這個原因。但是隨後他們告訴我,他是因為政變而被逮捕的,我嚇壞了,她回憶說。 維爾吉尼婭帶著兩個孩子(1歲和6歲)生活在公婆家,最難熬的時刻是孩子生病叫爸爸時。「老大總是問爸爸在哪,他想知道爸爸什麼時候會回家,我無法回答他…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毒販青睞什麼?

抓捕毒販對於比索司法員警而言是吃力不討好的任務,既沒有武器也沒有錢買汽車(只有很少的車還能開)燃料或充值手機。雪上加霜的是,很大一部分的毒品流通是在該國的島嶼區,有著80個島嶼和小島的Bijagos群島上完成,而員警卻沒有船去抓捕毒販。幾內亞比索成為毒販的天堂。 現在是2016年,比索當局應對解決販毒的最大挑戰卻與十年前毫無差別:「缺乏進行深入且複雜調查的能力」,比索的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UNODC)在比索指出,並暗指該國員警的無能。員警無能的問題是南美可卡因販運的一個共同點,並且讓西非自2006年起成為毒品銷到世界其餘部分的跳板。 早在2009年4月,在一個販運達到高峰的時期,幾內亞比索武裝部隊總參謀部的負責人Zamora…
葡語國家

圖書館創建獨特的數位化藏書

葡萄牙和巴西國家圖書館加入一個線上門戶網站,成立葡萄牙-巴西數位圖書館,數位內容由兩家機構和其他實體製作,致力於推廣葡語。 「這間由葡萄牙、巴西數字圖書館代表,共同為在網上推動葡萄牙語文化內容的重要性和可見性進入新的層面付出了巨大努力。」 雷納托.萊薩(Renato…
葡語國家

新政府沒有政治安全期

3月20日選舉獲勝後的佛得角新政府在上任運行的第二天,即4月26日就面臨被認為是該國獨立40年來最悲慘的時刻,很可能成為最糟糕的五年任期之一的情況現在拉開了帷幕:在佛得角最大的島上的一個軍事哨所內發現了11名死者——八名軍人和三名平民,其中包括兩名西班牙人。 這場將在長時間內毀壞聖多明哥市瑞瓦茲鎮(位於聖地牙哥島)平和形象的悲劇的犯罪嫌疑人,在發現屍體不到24小時就被逮捕了,並被收押在佛得角首都的軍事監獄候審。這名犯罪嫌疑人也是軍事哨所的士兵,個人恩怨是槍擊事件發生的主要原因。 但是,儘管所有的證據都表明這是一個獨立事件,是個人「瘋狂行為」的結果,但這起案件敲響了國家安全問題議程的警鐘,並引起社會上對於徵兵標準、工作條件和佛得角軍隊弱點的激烈討論。 由烏利塞斯.科雷亞.席爾瓦領導的行政部門已宣佈對安全和犯罪問題「零容忍」,之外還有創造就業機會——都是該國所面臨的主要挑戰。佛得角國家警察局的最新資料(2014年)表明犯罪率上升了1.74%,平均每天發生超過60起事件。 政府確保會實施兌現所有在競選中做出承諾的計劃方案,其中包括經濟年平均增長7%和創造45000個職位。 根據佛得角立法,這個計劃方案應由國民議會進行討論並在月底批准,還將進行對政府信心的討論和表決。 除了批准方案外,政府將進行2016年和2017年國家預算工作,因為該國自今年年初起就在運行十二分制度。 壓力標誌著MDP政府的開端 在佛得角非洲獨立黨(PAICV)執政15年之後,佛得角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一直徘徊在1.5%到2%,失業率高達15%以上,風險非常高,共和國總統豪爾赫.卡洛斯.豐塞卡在就職期間指出:本屆政府「難以享受到傳統的政治安全期」。 政治分析家約翰.西爾維斯特.阿爾瓦倫卡表示:新的執行政府必將面臨「解決一些具體問題的要求和政府能力滿意度之間的一些壓力」。 「失業人員想要工作,至少是不久就可能會獲得一個職位空缺的明確跡象,所以政府的時間緊迫;窮人想擺脫目前的狀況並過上有尊嚴的生活,這也急需解決;司法,衛生和其他服務領域服務不足更是迫在眉睫。最後,承諾做出改變的結果已經出現在政府執政初期的幾個月——飽受選民失望和幻滅的懲罰。 總理烏利塞斯.科雷亞.席爾瓦注意到民眾對其政府產生的期望,並確保會快速回應問題,但也警告說不存在奇跡,而且這些承諾需要五年。 總理補充說:「我們將根據方案工作,佛得角人民認識且瞭解奇跡根本不存在,需要工作和完成成果。我們的承諾是五年」。 「我們不會只執政100天,我也不是在擔憂100天內的事情,我將執政五年。我們不會只計算100天,或做任何對100天的評估。氣門要執政五年,是很多天,也就是說在此基礎上我們將有足夠的安寧來實現方案和承諾」,他說。 烏利塞斯.科雷亞.席爾瓦已經聆聽了總統豪爾赫.卡洛斯.豐塞卡——來自相同政策領域——做出的「監督政府管理」的承諾,這位爭取民主運動(MPD)的領袖理解的毫無障礙。 他說:「必須有監督。這是總統的職能」,並強調佛得角社會也應進行同類型的監督。 在今年年底完成區域化 該國的行政區劃是烏利塞斯.科雷亞.席爾瓦做出的另一個大選承諾,他想在今年年底啟 動這一進程,並向國民議會提交對此事的法案。 「不會是一個政治區域化,我們不會建立議會也不會給予地方政府制定法律的權力。我們將進行行政區劃,讓政府有能力以一個集中的方式管理這些島嶼,涵蓋從提供本機服務、管理和規劃領土到經濟或文化服務」,他說。 這位將監督政府機構區域化和權力下放的新總理認為:在執行方面,國家有許多職能「可以分散」,特別是一些服務和部委代表團。 他補充說:「國家的職能是主權職能:對外關係,安全,司法和國防。此外國家還有其他職能,如給經濟和金融監管,教育和衛生的公共政策創建一個良好基礎。在行政方面,許多職能都是可以分散的」。 在對外方面的重心將是加強經濟外交,吸引投資和減少對外國援助的依賴,以及加強佛得角與其傳統合作夥伴如歐盟、美國,中國,巴西和葡萄牙之間的「優先關係」。 公共債務記錄和佛得角航空的危機 他認為:「債務水準達到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20%。這些債務中的大部分是減讓性的,利率低且支付的期限非常寬泛,但過度負債的問題是讓佛得角的一大風險問題。當風險較高時,它就會被轉嫁到經濟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的銀行以較高的利率和更高的成本發放信貸」。 總理還認為最終支付這筆過度負債的會是家庭和企業。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關於佛得角的最新資料,其公共債務為國內生產總值的121%,而公共赤字在2015年應達到4.5%。 部分債務屬於像佛得角航空公司(TACV)這類的公共企業,這是新政府所面臨的又一迫切挑戰。 由於金融問題,債務問題導致一架飛機被扣押和連續的延誤和航班取消導致公司形象大打折扣,TACV已經改由該公司在巴西的前代表何塞.路易士.諾蓋拉領導的新董事會管控。 經濟部長何塞.貢薩爾維斯宣佈已完成了對該公司的技術和財務審計,TACV自2012年起已經累計有超多1000萬歐元的債務。 這是政府打算立即實施的五項措施中的第一項,以「回應TACV目前的情況」。其他措施還有委任「有資質和能力的主管機構」,其中包括新一屆董事會,設立由…
東帝汶經濟

東帝汶想為投資者創造更好的環境

吸引投資者是東帝汶面臨的重大戰役之一,但此外還存在一些尚未解決的問題。東帝汶人員不足和官僚作風的問題讓新的國際合作夥伴專案難以進入該國境內。 Fihir設計和建築是在東帝汶新近成立的企業之一,其設計和建築工作室安置在東帝汶首都帝利中心的一個教區新建的商業大樓之中。一半的牆壁上塗有兩個國際食品連鎖店品牌,擁有一間Casa…
葡語國家

以鑽石得到工資

石油價格降低和寬紮的貶值,為安哥拉打開危機之門,表現在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資金援助提交的正式請求…
澳門社會

有關中心的疑問

新的葡語國家食品展示中心已開業,但也引發關於其將帶來好處的疑問。 該中心在塔石廣場,佔地390平方米,700件來自葡萄牙、巴西、莫桑比克、佛得角、幾內亞比索、安哥拉和東帝汶的產品。根據澳門貿易投資促進局,該中心成立的目標是為葡語世界企業提供商機。但也有關於這一服務於食品展示的物理空間存在的必要性的質疑。 一到達中心,立刻有一位工作人員接待來訪者,他會詢問來訪者從哪來,以便於統計。近700件產品,分佈在兩層,有表明產品來源和希望建立的業務類型的圖片說明。「如果有藍色條碼,意味著希望尋求合作夥伴」,一位工作人員向《澳門平台》表示。「如果有黑色條碼,意味著有線上購買商品的連結。」…
未分類莫桑比克

未宣告的戰爭

 在一個灰色的早晨,全國聚集在莫桑比克中部貝拉市告別逝世於4月6日的海梅·貢薩爾維斯,他是一位離休但仍享有頭銜的大主教,他曾使長達16年的非洲大陸最血腥的一場戰爭終結,並於1992年《羅馬條約》簽訂中擔任天主教調解者 從國家元首菲力浦·紐西至莫桑比克較大黨派、宗教領袖和學者的代表,在國家面臨陷入一場新戰爭的威脅的時刻,所有人都希望最後一次向這一貝拉的前任大主教致敬,他被視為「和解英雄」。 在這場由一家私營電視頻道直播的葬禮上,所有演講和媒體聲明都強調和平這一詞,暗示一場已到來的危機所帶來的動盪以及海梅·貢薩爾維斯在指責政客推動仇恨的民主政治後,在最近幾個月所遭受的痛苦。 「他們每天都在說和平,和平,和平!什麼和平?恥辱的和平?和平在哪裡?」,9月,他在貝拉的天主教大學的一次活動上表示,活動還邀請了全面和平協議簽署者前總統希薩諾和莫抵運領導人(莫桑比克全國抵抗黨)阿豐索·德拉卡馬,這是二十多年來他們的首次會面。 警衛、伏兵和難民 和平在哪裡?在這位名留歷史的名譽大主教於貝拉市下葬當天,4月9日,到達這一城市的還有莫抵運一位領導者的殺人傳聞以及索法拉省戈龍戈薩山未確認的轟炸描述,阿豐索·德拉卡馬自去年年底起就在那裡避難,他缺席了向這位主教告別的活動,理由是缺乏安全感。 近幾月來,莫桑比克中部對政界就是這樣的描述,國防和安全部隊已將大批軍隊從中部撤出,同時,在索法拉省N1國道的兩段,也是該國的主要道路,車輛流通只能借助軍隊裝甲車隊和員警車隊。即便如此還是會被襲擊。 自莫抵運宣佈對該國中部主要道路實施軍事控制以來,當局對莫抵運的襲擊造成的死傷人數不可知。這一最大的反對黨稱其遭受迫害、綁架和對其成員的殺戮。 莫解陣線(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執政黨,反過來指控莫抵運同樣也這樣做。 除公路和對公共交通中的巴士的伏擊外,據稱這些交通工具被用來轉移政府的士兵,有關於政府向這一莫抵運傳統領地發動軍事侵略的記錄,而且造成至少兩個已知的後果:由於缺乏安全感,11000難民從太特省逃難至鄰近的馬拉威省,36000名贊比西亞省的學生無學可上。 武裝匪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