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比紹專注選舉籌備與公帑管理

幾內亞比紹新政府上台近兩個月以來,將注意力集中在組織11月18日的立法選舉和管理公帑運用。 該國新總理阿里斯蒂德斯·戈麥斯以組織選舉為名,與次區域國家、歐洲各國和國際社會接觸,確保它們支持幾內亞比紹的立法選舉。選舉預算目前為900萬美元,早前的預計約為770萬美元。 在布魯塞爾和里斯本參加會議後,戈麥斯最近帶回好消息。…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幾內亞比紹政圈瞄準11月立法選舉

經過三年多的政治危機,幾內亞比紹主要政黨,尤其是幾內亞和佛得角非洲獨立黨和社會革新黨,達成和解,開拓新路。 有關政黨的領袖達成協議,同意重開議會。該議會在約三年前關閉,自始沒有討論任何事項。 協議旨在擴充該立法機構,選出全國選舉委員會的新領導層,沒有委員會就無法在11月舉行立法選舉。 該協議在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西非經共體)代表團的見證下簽署。該組織二月初向19名政治人物施加制裁,其中包括該國檢察長和社會革新黨多名成員,指控他們「為落實科納克里協定製造障礙」。 科納克里協議於2016年10月簽署,旨在通過任命一位獲得共識的總理和組建包容的政府,渡過政治危機。 鑑於障礙難以解決,西非經共體召開了一次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特別峰會,幾內亞比紹的衝突各方都有出席會議。 西非經共體在多哥首都洛美宣布就協議達成共識。 幾內亞比紹總統任命阿里斯蒂德斯·戈麥斯為總理,接下來他將負責組建一個達成共識的政府。 西非經共體宣布,幾內亞比紹將於11月18日舉行立法選舉,為擴充立法機構重開議會,並且選舉新的全國選舉委員會領導層。 新政府嚴厲批評政治人物 這次事件中,武器留在軍營,沒有取代對話,但政治危機還是給國家帶來消極的後果,幾內亞比紹人越來越窮。 新總理戈麥斯坦承,「國家機構的結構形式越來越不受國家理性的支配」,又指當前組建這些機構時經歷了「陰暗」的衝擊,批評「政治實踐越來越成為個人和團體為滿足馬上獲得物質產品的需要而作日常鬥爭」。 繼2014年4月的議會選舉四年後,幾內亞比紹任命了七位總理,但他們都無法滿足人民的基本需要,尤其是健康、教育、電力供應和飲用水的需求,儘管該國的腰果出口對經濟有所促進。 不過,11月18日的立法選舉仍是戈麥斯最關心的問題。根據該國官方數據,全國選舉委員會的預算為780萬美元,但立法選舉籌備工作的預算只有100萬美元。籌備本應在今個月開始,首要的是更新選舉名冊,但有關方面尚未獲得必要的「裝備」。 全國選舉委員會主席何塞·佩德羅·桑布在4月底的就職儀式上,向政府和國際社會發出預警,表示:「我們距離新的立法選舉還有七個月,整個選舉體系中還需要考慮一個挑戰,就是更新選舉名冊,因此政府需要立即獲得『裝備』,根據全國選舉委員會製定的時間表開始選舉登記。」 桑布表示,如果時間表無法得到執行,該國或會「無法在確定日期」舉行選舉。 他說,「我想藉此機會,呼籲幾內亞比紹政府和國際社會調動財政資源,支持該日程計劃之中活動。現在是時候行動、而不是說廢話的時候。」國際社會一貫支持立法選舉,期望結束該國的政治不穩,恢復正常體制。 歐盟已經確保提供支持,如今有望與捐助者展開新的會議,以獲得舉行該立法選舉所需的資金。 該國在2013年的選舉普查時有近70萬名選民。根據選舉法,選舉名冊必須每年更新一次,但是過去五年都沒有做過此事。 該國所有黨派都主張清查選民名冊,因為許多當時的選民已經去世,有些則已經移民。另一問題是這次選舉有不少已經18歲成年不久的年輕選民。 Isabel…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進入幾內亞比紹政壇的年輕人日增

幾內亞比紹的政治環境仍在緊張的氛圍之中。政治領導人的分歧日復一日加劇,但在老一輩吐沫橫飛的言語衝突下,年輕人的聲音開始出現。過去三年有很多青年人參與政治和對政治感興趣,情況前所未見。 幾內亞比紹的青年人使用一切可行方式,發出對國內現時狀況不滿的聲音,擺脫了過去的順從。這種順從是經過長時間的「長凳」休閒活動表現出來的——年輕人圈子大部分時間都在討論國際足球的瑣事和政客進口汽車的品牌。 公民意識和知情運動就是年輕人要求在幾內亞領導層扮演一定角色的例子。在律師和活動家Sana…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電力——幾內亞比紹的奢侈品

為促進經濟發展,幾內亞當局目前正在大力發展旅遊業、農業等部門,因此,幾內亞比紹既不能也不應該忽視該國尚處於起步階段的電氣化。 根據聯合國最近在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報告中公佈的數據,在幾內亞比紹,不到20%的人口可以用電。經過連續多年的政治動盪後,電力仍然是昂貴且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的奢侈品。 在比紹,如果負責在首都供電的幾內亞比紹水電公司都沒有能力產出供應國內消費的足夠的電,那首都以外的地方幾乎不可能有電力或自來水。 沒有照明阻礙了工業發展,尤其是農業工業的發展,金融機構稱農業工業是國家經濟增長和發展的引擎。旅遊部門中,在比加古斯群島建酒店並不難。難的是以合理的價格運營。缺乏照明以及對發電機的依賴直接損害了企業的盈利能力。 能源生產、輸送和配送的變化 世界銀行駐該國代表克里斯蒂娜·斯文森表示,約有83%的幾內亞比紹人不能用電。幾內亞比紹是葡語國家共同體和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中用電率最低的國家之一。 該金融機構駐幾內亞比紹代表稱,為了援助幾內亞比紹當局,「世界銀行採取價值鏈一條龍援助的方法。」也就是說,世界銀行從能源生產、輸送和分配各方面支持該國政府。 克里斯蒂娜·斯文森強調,「幾內亞比紹僅從私人運營商處租用了15兆瓦的發電能力,無法滿足比紹30兆瓦的供電需求。」 她強調,2030年前,發電量必須增至352兆瓦。目前的發電量既昂貴又不可靠,對消費者和國家來說都是如此。 她說,「這種情況導致停電,平均每天停電五小時。」幾內亞比紹的想法是建一個光伏發電廠,並從鄰國進口低成本能源。 關於輸電,世界銀行計劃通過建造高壓輸電線援助幾內亞比紹,這條輸電線連接塞內加爾、岡比亞和幾內亞,還要建四個位於班巴丁卡、比紹、曼所阿和薩爾蒂尼奧的高壓變電站。 關於配送,世界銀行正在支援這家國有水電公司的重組。 總統希望戶戶通電,包括住在島上的居民 幾內亞比紹總統若澤·馬里奧·瓦茲說,「如今,我們不能繼續在黑暗中生活,家裡的電燈不能一直亮著是不可接受的。我們希望所有幾內亞比紹人都能以合理的價格享受光明。」 11月,若澤·馬里奧·瓦茲在建造Bor火力發電站的動工儀式上表示,該發電站的容量為15兆瓦。 這項投資耗費近3300萬歐元,得到西非發展銀行(BOAD)和西非經濟貨幣聯盟(UEMOA)的支持。 總統稱:「需要大力拓展供電範圍,使得公共輸電網覆蓋所有人,不僅是城市,還包括內陸和島嶼。」據幾內亞能源部長Florentino…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比紹經濟仍過度依賴腰果

近年來幾內亞比紹的經濟增長一直高於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整體經濟增長水平,但其成長幾乎完全依賴腰果,因此必須進一步發掘潛能和多樣化。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對幾內亞的最新評估(幾內亞政府申請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商簽新一期中期優惠貸款合作協議)中指出,預計該國2017年和2018年的經濟增長將為5%。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解釋:「這是由於腰果價格上漲勢頭好,創歷史新高。」 但是腰果佔幾內亞比紹全國出口的90%以上,因此國際市場的價格波動可能會傷害幾內亞的經濟。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建議,「要同時進行經濟多元化和降低腰果出口依賴,雙管齊下」,通過「透明穩定的監管,持續穩定的競爭」來改善外商投資的商業環境。 根據幾內亞比紹全國農民協會和該國商人的數據,儘管擁有世界上品質最好的腰果之一,但幾內亞比紹並沒有充分抓住利用好,每年都會損失百萬美元。 一方面,商人們要求進行產業化,特別是產品加工;另一方面,國家農民協會也提醒要將生產過程進行專業化,因為現在的農民都是「業餘的」,在生產過程中沒有使用任何科技知識。 在幾內亞比紹擁有一家腰果加工廠的商人Jordy…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幾佛獨立黨回歸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路線

幾佛獨立黨是幾內亞比紹最大的黨派,立法選舉的贏家,但因為總統的決定被免除權力,該黨派開始回到原點——保持作為反對黨的角色以及向政權施壓。 「宏大的計劃並不能保證絕對成功……但缺乏規劃一定會導致失敗。」這句話出自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幾佛獨立黨的創始人,幾內亞比紹和佛得角的獨立之父。幾內亞比紹幾佛獨立黨的主席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在該黨派於建黨60年周年召開的第一次全國大會的閉幕會議上引用了這句話,這次會議於6月22日至24日在比紹舉行,約600名代表參加,旨在「思考,以更好的行動」。 作為2014年議會選舉的贏家,幾佛獨立黨沒有進入政府。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被撤去了總理一職,黨派的內部危機(對十多個武裝分子當選為國會議員產生了異議)癱瘓了議會近兩年,局勢陷入了僵局,而且連國際社會都無力幫助克服這一難題。 「幾佛獨立黨確實處在一個十字路口上。我們處在一個艱難的時刻,需要進行深刻地反省,以找到我們面對的多個困難和挑戰的答案。」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說。全國大會也有助於這一點:給出答案並提出建議;最終反映出幾佛獨立黨回歸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的思想準則。 在跨黨派層面上,全國大會建議維持該國的半總統制度,緊急實施憲法審查以及修正選舉法以「重新評估洪德法(Hondt)」;在內部層面,相關建議直指黨派改組,防止這個幾內亞比紹最有力的黨派成為獲得權力的「敲門磚」。 為此,全國大會建議加強武裝人員的思想修養,通過重審相關法規來結束黨內有罪不罰的現象,不僅是對選舉候選人進行更嚴格的挑選,而且要創建機制以預防和打擊「在軍人和領導的行為中觀察到的」腐敗、機會主義和裙帶關係現象。 「對於指導我們政治體制框架改革的方針,黨派現在有一個明確的目標方向。」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說。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表示,這個明確的方向被首次公開,旨在回應「大部分一直在堅持的幾內亞人民的政治信任」,以及給予黨派「一個巨大的信任票以引導其目標方向」。 根據這位黨主席的觀點,「不幸的是,幾佛獨立黨無法一直給出它知道背負著巨大責任的證明。我們聽到的人民對我們黨派的許多批評都是公平的,我們聽到的對幾佛獨立黨未來的很多擔憂也都是合理的。所以,我們通過這個民主實踐,反思黨派的不好之處和我們自己的弱點。」 一個不可或缺的黨派 如果幾佛獨立黨感冒,幾內亞比紹就會生病。這是幾內亞人民對這個黨派的評價,它與這個國家的歷史交織在一起。這個黨派由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於1956年成立,當時幾內亞比紹還是葡萄牙的殖民地;直到1963年,幾佛獨立黨打響了爭取民族解放的武裝鬥爭,響應了由Pindjiguiti大屠殺(1959年,50多位碼頭工人因為要求提高工資而被殺害)所造成的戰略改變。 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於1973年1月被暗殺;同年九月,幾佛獨立黨宣布獨立,成為該國唯一的黨派,直到1991年幾內亞比紹引入多黨制。從那時起,這一黨派贏得了每一屆總統和立法選舉——除了2000年內戰之後舉行的(總統和立法機構)選舉,那次是昆巴·亞拉領導的社會革新黨(PRS,該國第二大黨)勝選了。 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說:「無論人們可能對幾佛獨立黨做出什麼評斷,無論黨派在其價值觀和政治實踐中改革與否,無論在選舉中給它投票或是不投,不管是喜歡還是討厭它,幾佛獨立黨都是幾內亞比紹政治舞台上不可缺少的一個黨派。幾佛獨立黨擁有一個不可否認的歷史合法性。」 對於這位黨主席而言,全國大會奠定了幾佛獨立黨家族和其意識形態方向真正統一的基礎,聚集了做出明確和根本的選擇的前提條件,「因此能夠宣布將回到控制和實施最大計劃的方向」。 他說:「我們都意識到,即使有這樣的實踐並出現了眾多的建議,但最重要的是,儘管後續的步驟已經被列出,然而我們不能鬆懈,認為一切都會恰到好處,所有的計劃都會完美實現。」在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看來,仍然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但正如阿米爾卡爾·卡布拉爾所說的那樣,「宏大的計劃並不能保證絕對的成功……但缺少計劃絕對會導致失敗」。 幾佛獨立黨第一次全國大會召開之際,正逢國家政治局勢陷入僵局近兩年,議會停擺,這個黨的十幾個成員因為意見不同紛爭不斷。 2014年大選選出的幾佛獨立黨政府因為多明戈斯·西蒙斯·佩雷拉辭去總理一職而下台,自那時以來,幾內亞在一場危機中已經換了五個政府領導——這場危機正在由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CEDEAO)介入調停。在23年的多黨選舉中,該國有過18個國家政府和一個不穩定的周期,這嚴重拖累了幾內亞比紹的發展的。 Isabel…
幾內亞比紹葡語國家

曾被認為不太可能的度假勝地,現在大肆發展

2008年,葡萄牙人瓦爾特·菲格雷多第一次踏上比紹的土地。這次旅途是為了拜訪一位家人,儘管他並未知道有關幾內亞比紹的很多事情。該國曾是葡萄牙殖民地,存在周期性貧窮的狀況,而且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期望非常低,而且我對幾內亞比紹的印像很糟糕」,瓦爾特·菲格雷多回憶道,這個葡萄牙人曾去過50多個國家。但他對幾內亞比紹的印象立刻有所改觀。並於2009和2010年返回該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