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最大的醜聞 - Plataforma Media

現代最大的醜聞

這不令人驚訝,只是證實了一個長久以來的趨勢—但依然震憾。據非政府機構樂施會本周在世界經濟論壇上公佈的數據,在過去十年中,世界上1%的人口坐擁了世界約50%的財富,留下其他99%的人分享餘下的。現在急需要扭轉這一局面的社會和政治良知,但正發生的事揭示了最糟糕的情況:自2020年以來,地球上80億人中的1%獲 得了全球63%的財富。葡萄牙革命歌曲 的代表人物阿豐索( Zeca Afonso )大約會說:「他們大小通吃,甚麼都不留」。

許多因素促成了環球的寡頭壟斷:精英熟悉歷史、有機會晉身高層職位、在決策圈擁有影響力…以及絕對憤世嫉俗,一如那些擁有一切的人無視那些一無所有的人。因此,不存在一個可信的政治體系。無論所涉及的意識形態或個性如何,我們都同在一條船。很明顯,較發達的國家的人均GDP差距沒有那麼誇張。即使如此,那裡的貧富差距也在持續擴大。


將世界銀行的資料與樂施會等組織進行交叉對比,就會發現實體經濟在過去三年遭受了殘酷的打擊;首先是應對疫情危機,然後是烏克蘭戰爭,精英們再一次將自己的手伸向了麵包和蛋糕,將餅屑留給他人。第一,他們是手握國家財政預算和投資信貸的人;第二,逃稅是一個官方默許的現實。證據顯示,特斯拉投資人馬斯克享受了比非洲農民更低的稅負,這就證明世界治理中不存在道德。面對這種情況,樂施會主張對億萬富翁徵收稅收附加費。他們說,僅此一項,就能使大約20億人脫貧。


自由或不自由的民主;左或右的獨裁;帝國主義、民粹主義,以及其他任何東西都在計算之中—而且都處於危險之中。因為如果問題不是在GDP的生產上,而是在人均分配上,那麼這個定時炸彈遲早會爆炸。一直都有精英,他們一直都非常重要,而且他們一直都在濫權…然而,全球化、多文化主義、知識和技術革命本應扭轉這一現實。但數字顯示恰恰相反。


從政治角度來看,政治和經濟精英們應該意識到,革命就是這樣開始的。畫面非常清晰:在某個垃圾山上的貧民區,最貧窮的人俯視著豪宅、豪車和裝模作樣的保安。他們想着有一天會冒險下山,通過暴力奪取少數人積累的財富。


從道德角度來看,2020年參加網路峰會的美國哲學家辛格(Peter Singer),向我們提出了一個兒童溺水的倫理困境:「假設我注意到一個孩子掉進湖裡,有溺水的危險。是否有人質疑我應該跳進湖中把孩子救出來?這會弄髒衣服和帶來不便,但與孩子可避免的死亡相比,這是微不足道的。支持我在湖裡把孩子救出來的一個合理原則是:如果我們有能力阻止悲劇發生,而不因此犧牲相當的道德重要性,那我們就應該這樣做」。有數以百萬計的兒童在貧困中奄奄一息。但最終,誰有勇氣把自己的手放在泥沼中?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