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殘疾體育發展 「大幅落後」鄰近地區 - Plataforma Media

澳門殘疾體育發展 「大幅落後」鄰近地區

澳門殘疾運動員面臨缺少資金、訓練場地和專業教練的困境。在西安舉行的全國殘疾人運動會結束後,澳門輪椅劍擊運動員劉燕儀表示,政府給予澳門殘疾運動員的支持「非常有限」。她在接受《澳門平台》專訪時強調,在澳門建設殘疾人士的無障礙訓練設施和專業培訓的必要性。

—全國殘疾人運動會受新冠疫情影響而中斷了兩年,這對本地體育有甚麼影響?
劉燕儀:由於疫情對經濟影響非常大,導致訓練場地關閉,暫停了訓練,許多國際賽事也被取消,大家很久沒有參加比賽。

—由於澳門9月底出現疫情,導致澳門運動員未能如期出席殘運會,趕不及參加劍擊項目比賽。你會否感到可惜?
劉燕儀:因為澳門在9月25日至10月5日出現了新冠確診個案,影響了我們的行程,不得不放棄比賽,我感覺十分失望。我很久沒有參加比賽,也很久沒有見到國家隊的運動員,他們在2020東京殘奧會上取得了驕人的成績,我很希望和他們比賽,他們都是我的好朋友和老對手。

澳門輪椅劍擊運動員劉燕儀

—事實上,澳門亦因新冠疫情而沒有參加今年的東京殘奧—這亦是澳門自1988年漢城殘奧以來的首次缺席。
劉燕儀:澳門今年只有一名智障運動員拿到東京殘奧外卡可入圍比賽,但他的家人以安全為首要,經考慮後決定放棄參賽。我們(澳門殘奧會)尊重他們的決定,相信沒有運動員不想參加高水平的賽事,放棄是十分無奈的決定。而且殘奧會不是想參加就能參加,要有一定世界排名或成績才可入圍比賽。

—今屆澳門奪得九面獎牌。你如何看待這次的成績?
劉燕儀:殘疾人項目會因應運動員身體條件而分為不同級別,例如輪椅劍擊分了A級或B級。有些項目分了很多級別,例如乒乓球就分了 1至13級、1至5級是輪椅組,6至10級是肢體傷殘組,11級是智障組,12級是視障組,13級是聽障組。因為級別比較多,獲獎機會也大一點,但殘疾人在訓練中同樣要付出了很多額外的努力。我更希望大眾多關注沒有獲獎的運動員。這次澳門共有21位運動員參賽。

—順帶一提,殘運會的新聞報導比全運會少。奧運會和殘奧會的情況也是如此。你在澳門有這種感覺嗎?
劉燕儀:是的,殘疾人運動及生活往往都會被社會忽略。

劉燕儀亦是中國澳門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文娛暨體育總會總幹事

—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劉燕儀:政府、殘疾人體育社團和傳媒機構可以做更多的工作,多推廣殘疾人士體育。

—諮詢期至11月13日的澳門第二個五年規劃中,政府承諾「繼續推動各體育項目的梯隊建設」和「優化精英運動員培訓資助計劃」。你認為這足夠嗎?
劉燕儀:澳門殘疾人體育發展資源集中在精英運動員,但要有一定成績才可以成為精英運動員。對於殘疾人體育發展及培訓的支援非常不足。政府推動殘疾人體育發展的進度大幅落後於鄰近地區。例如,中國及香港體育學院會為殘疾運動員提供宿舍、訓練場地及專業教練。而澳門殘奧會的教練都是兼職工作。

—目前最大的限制是甚麼?
劉燕儀:缺乏資金、無障礙訓練場地及設施、專業教練及輔助人員,也缺乏年青殘疾運動員。

—能如何實現體育專業化?
劉燕儀:我們需要一個專業的訓練環境及團隊。

—若你的運動員生涯在其他地方可能會有所不同嗎?
劉燕儀:會。在中國,運動員只需要專心訓練。在歐洲有專業的劍擊團隊訓練。

—你也是中國澳門殘疾人奧委會暨傷殘人士文娛暨體育總會總幹事。目前協會面臨哪些困境?
劉燕儀:人手嚴重不足,只有我一個人負責處理體育方面的行政工作,還有一位社工和一位義工處理財務問題。當我時需要參加輪椅劍擊比賽時,就十分辛苦。

—就你的情況而言,你參加了倫敦殘奧會並取得了第9名的成績。不過,你沒有取得里約殘奧的參賽資格。這是甚麼原因?
劉燕儀:在2014年至2016年,里約殘奧前,當時我的世界排名也是前10名內。2015年我正在南京接受全職運動員訓練,但在6月的某個下雨天,我不小心失去平衡倒地,左手手腕粉碎性骨折,需要做手術及花了很長的時間康復,不能參加接下來的積分賽。

澳門殘奧運動員代表團參加倫敦殘奧會

—你從小就開始接觸劍擊。這是怎麼開始的?
劉燕儀:我在2000年中學時開始接觸劍擊,當時的我13歲,之後加入了澳門劍擊隊。2006年當我在讀大學時發現左腳上有一個腫瘤,接受了多次手術,成為了傷殘人士。並在2011年開始練習輪椅劍擊。

—過渡時期的情況如何?
劉燕儀:香港輪椅劍擊十分出名,所以先去香港了解輪椅劍擊,然後在澳門體育局及澳門殘奧委會支持下,去了上海接受訓練。

—當談及澳門殘疾人士的狀況和五年規劃,政府承諾將提供更多的支持,以「增加就業機會」。你認為殘疾人士融入社會工作的想法現實嗎?
劉燕儀:近年,政府推出不同政策推動殘疾人士就業,但殘疾人士仍然缺乏獲得和專業培訓的機會。年輕一代殘疾人士學歷越來越高,只要僱主願意敞開大門給予機會,肯定可以發揮所長。

—怎麼可以幫助澳門成為一座無障礙城市?
劉燕儀:澳門人十分友善,但無障礙硬件設備還有很大的改善空間。對於殘疾人士來說,乘坐巴士仍然很困難,而且停車位很少。而對視障和聾啞人士來說,需要更多的便利通道。在就業方面,政府可以提供免稅或鼓勵企業聘請殘疾人士。

—你隔離期間的情況如何?參加殘運會的團體是否得到了必要的支持?
劉燕儀:我是在隔離的第二日接受這個訪問,在體育局和其他政府部門協助下,我們醫學隔離情況順利,智障運動員可以兩人一間房,互相照顧,酒店也為肢體殘疾運動員安排了無障礙房間。

—你會說葡萄牙語。有甚麼原因令你學習這門語言嗎?
劉燕儀:因為葡語是澳門官方語言之一,所以對學習葡語產生興趣,但葡語十分難學。大學畢業後,在律師事務所擔任過中葡翻譯,但離職之後,日常使用中文居多,工作上則常用英文,現在只是偶爾使用葡語。

—你有關注葡萄牙劍擊或葡萄牙運動嗎?
劉燕儀:葡國沒有輪椅劍擊隊,我只認識Pedro (Arede),一名在澳門工作的葡萄牙劍擊運動員。葡國的殘疾人士硬地滾球隊相當出名。當然澳門人也十分喜歡葡萄牙國家足球隊。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