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作賭注 - Plataforma Media

未來作賭注

熟悉博彩業領域的分析人士表示,從博彩承批公司分配股息須事先得到當局許可,到在博企引入政府代表等問題上,澳門政府應就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一事提高透明度。分析人士亦表示,對博彩稅可能作出修改的討論卻被忽略。

在Macau Business與官樂怡基金會上週四(21日)合辦的「MBtv/FRC Debates」線上研討會上,分析人士發表了有關言論。研討會的主題為「博奕之始:博彩法與博彩業之未來」。會上邀請了多名博彩業分析人士、學者和律師討論當局在9月發表有關修改《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的公開諮詢文本,公開諮詢為期45天至10月29日。

澳門律師事務所MdME管理合夥人執業大律師布路平(Rui Pinto Proença)將諮詢文本中提出的9項重點分為三個主要領域:社會期望和無爭議的建議,例如推動非博彩元素的項目、本地僱員保障和社會責任;可能為博彩營運商帶來「重大變化」或「魔鬼在細節中」的修改,例如博彩營運公司向股東分派利潤時須事先獲得特區政府許可、並增加澳門本地居民在博彩企業中的持股比例;以及核心條款如賭牌的批給數量和期限。

另見專訪執業大律師布路平「博企需要時間」報導

博彩分析專家、前博企分析高管李達勝(Alidad Tash)認為,諮詢文本並未直接明確地說明是否會對目前的博彩稅率作出修改,在政府加強控制和其他宏觀經濟因素的影響下,有關議題對於正在走下坡的博彩中介人來說至關重要。

目前,澳門博彩稅大致為博彩毛收入的39%,包括博彩特別稅之稅率為35%和用於社會責任的稅款。

提高博彩稅?

同為易達商業顧問公司董事總經理的李達勝解釋,2013年,來自賭場貴賓廳或中介的博彩收入佔澳門整體博彩毛收入70%,但在爆發新冠疫情前的2019年,已下跌僅佔40%。
他在研討會上指出:「我從中介那裡聽到最樂觀的看法是,在5至10年內,可能會回到疫情前的一半,即大約佔總博彩收入的20%」

鑒於澳門的公共財政開支嚴重依賴博彩稅收,約佔政府總收入的70至80%,在過去兩年,澳門當局不得不提取財政儲備,以實現因疫情而驟減博彩收入的情況下,仍可收支平衡。
李達勝表示:「我真的不相信政府會將博彩稅保持在34+5%或39%的水平。我認為他們很可能會在幾年內逐步提高,即2%至5%,或者他們會持續彌補這一差距…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基本上中介人的數量正在慢慢減少,當局必須解決這個稅收問題。」

澳門理工學院博彩旅遊教學及研究中心副教授蕭錦雄強調,目前政府的年度支出平均為1,000億澳門元,而政府的其他非博彩收入來源共計200至250億澳門元,這意味著剩下的750至800億澳門元必須由博彩稅收來支撐,以實現收支平衡。

從蕭錦雄提出的數字來看,若整體博彩稅率保持在39%,澳門每年的博彩平均收入至少要達到2,000億澳門元,才能實現收支平衡。據澳門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數據顯示,在2019年爆發疫情前,澳門博彩毛收入為2,924.6億澳門元,一年後,收入驟減至604.4億澳門元。

「動盪不安」的關係

經濟學家、Macau Business高級分析師José I. Duarte表示:「我們現在是極度依賴博彩稅收為生。若我們要打擊博彩中介人和貴賓廳,並加強規管,理所當然會在稅收方面產生一些影響,我們必須學會在比現在少得多的稅收和財政自由度下生活。」

Duarte指出,諮詢文本中提出的建議,似乎暗示了澳門「與博彩業的關係略顯動盪不安」。他解釋:就像一個家財萬貫的富人滿身銅臭,無人喜愛,但每個人都喜歡他帶來的錢。」「博彩業被指為澳門帶來不少弊端,但同時其亦是讓我們解決相關弊病的良藥。」

4名與會人士均同意政府應就諮詢文本的建議作出釐清,即博彩營運公司向股東分派利潤時須事先獲得特區政府許可、引入政府代表,以及增加澳門本地居民在博彩企業中的持股比例。

衛星賭場

此外,李達勝指出,諮詢文本並沒有具體說明,未來如何處理衛星賭場的問題, 即由第三方博彩服務供應商與六大博企訂立私人協議經營賭場。據博監局的數據顯示,澳門40多間賭場中,約20間是衛星賭場。

「衛星賭場的數量太多了…應該要大幅削減。我並不是說每一個衛星賭場都應該被淘汰。我說的是那些小型賭場就真的只不過是賭場,它們與澳門想要的賭場完全相反。」在談及衛星賭場這個「複雜的歷史問題」時,MdME Lawyers的律師布路平指出,部份賭場有對社區作出貢獻。「諮詢文本不止一次提到『重質不重量』的原則—我們一直把這解讀為賭牌的批給數量,但也可以指澳門的賭場數量。」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