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與環境科學中心研究員:「海洋正被塑膠淹沒」 - Plataforma Media

海洋與環境科學中心研究員:「海洋正被塑膠淹沒」

若不採取任何措施來控制向海洋傾倒污染物質,到2048年,(海洋裡的)塑膠將比魚多。近幾十年來,塑膠垃圾—包括數千公里長的廢棄漁網—已成為海洋的禍害。在「有影響的科學」協調員之一保羅.卡埃塔諾(Paulo Caetano)主持的對話中,海洋與環境科學中心(MARE)的生物學家保拉.索布拉(Paula Sobral)認為,解決這一災難的辦法,包括加強監管和提高生產行業的(環保)意識,必須將迴圈經濟原則納入其生產活動中。

-讓我們以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作為切入點,話題也是研究課題之一,麼是微塑膠?

-微塑膠是小於五毫米的顆粒。但不是所有的顆粒,小到我們無法用肉眼看到。大多數顆粒是正在分裂的較大物體的碎片。

-那麼不論或大或小,塑膠的主要來源都有哪些?

-有一些微型塑膠是較大材料的碎片,但也有一些微型塑膠,塑膠以這些尺寸製造並進入大環境。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是來自工業的顆粒。還有其他的例子:建築物和船舶上的油漆降解,最終變成片狀,以及個人護理產品中的微珠。在後一種情況下,公眾(的反對)意見是驚人的,這成功使許多製造商停止生產含有這些微珠的產品。

-但也有大塊塑膠,大面積塑膠垃圾。這些垃圾是如何由水路進入海洋的?

-當然,這是由疏忽導致。人們隨地亂棄垃圾,風雨把垃圾沖進水道,最後流入大海。另一個重要的基本因素證明了這些廢物進入海洋的合理性,即廢物管理不善。

-而這些塑膠對生態系統、動物群,甚至,對人類健康有麼影響?

- 這有幾個層次。最明顯的是海洋表面的大型垃圾,這些垃圾可能來自於(人類)在陸地上的活動,但也可能來自於捕魚。丟失和遺棄在海上的漁網還會繼續捕魚,它們會殺掉所有被纏着的生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影響。也許,看到海龜或海洋哺乳動物等具有象徵性的動物被淹死並被包裹在漁網中,才會成為最引人關注的事。但其影響要比那些圖片上所描述的大得多,也嚴重得多。我想說的是,在海洋中,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顆粒可以被各種生物體攝入,從最大的(生物)到最小的(生物)。小魚吃小顆粒,大魚吃大顆粒,但它們大多仍然以小魚為食。

-那麼這個食物鏈是否到了人類這一環?

-是的,在葡萄牙海岸,我們在許多物種中發現了塑膠顆粒和纖維,包括那些具有商業價值並被我們所食用的物種。而這告訴我們,只要塑膠存在於生態系統中,就會進入人類的飲食。但不止於此,我們對微塑膠的需求是巨大而持續的。以纖維為例,纖維非常輕,存在於我們呼吸的空氣中,這種現象已經持續了很久。

-塑膠和微塑膠不分國界。微塑膠已經在北極冰和西伯利亞的降雨中被發現。換句話說,傳播範圍如此之大,以至於微塑膠已經進入水迴圈。那麼科學家們該如何處理這樣一個全球化現象?

-當然,我們是按部門研究這些現象的。但葡萄牙研究人員與世界其他國家的科學家也有所交流,大家一起整合研究項目,互相合作,轉讓和分享知識。但這是一個新的科學領域,也許需要長達二十年更深入的研究,因此我們仍然有很多地方需要突破。

-我知道你是聯合國專家諮詢小組的成員,在歐洲層面,你積極參與了《海洋戰略框架指令》的討論和起草。這是否讓你對這個問題有了一個全球性角度的看法?

-是的,這一問題打開了我們的視野。我們召集了一批專家,他們是海洋污染主題的先驅。這非常有趣,因為我們把許多一開始就提出的問題帶到了討論中。其中一些問題現在已經得到了答案,其他的則不然。在這種知識共通共用的環境下,我們產生了新的合作專案和對該主題的全新看法。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