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移世改 - Plataforma Media

時移世改

不少人預視一個世代週期的變更:隨着一套更愛國的方式解讀《基本法》,本來賦予港澳特區五十年不變的國際條約提早劃上句號。

黃色雨傘運動後,北京反應強硬,令香港陷入困境。在沒有強烈反中情緒的澳門,愛國的口號越來越強,愛國政策的腳步也越來越快。特區的自治不一定會被裭奪,也不一定抹殺掉特區原有的特色,但是,特區自治的程度,與中央願意放手的多少和釋法的程度有關。

面對國際社會施壓,或地區挑戰,北京無計可施。總能找到正當性給予討論的空間,但是倘要更多更好地捍衛的自治,討論的結果未必如願以償。但是,最終,或許,可以引起內部反思,引領中國走向政治改革。

在這種背景下,雙線思考往往會走向淡然失色,首先,提出澳門和香港的高度自治模式並非由前宗主國提出的,這是中國的構想和中國對自身未來的願景,其次,就像世界上其他政體一樣,中國政體也並非不會改變,中國與自治特區之間的關係亦非一成不變。

特區自治的程度,與中央願意放手的多少和釋法的程度有關。

鄧小平提出的見解亦有過一段時間為黨內部營造了緊張的局面。一國兩制自治的模式,原是用來引誘台灣統一的,以及用來向國際社會建立中國的可信形象,當然還有其他原因,建立一國兩制,並非單純共產政權下的次體系,而是一種慢慢改變特區的一種操作。

這些釋出的態度,並非今時今日北京才表露的。北京亦從未釋出任何態度表現希望想摧毀掉一國兩制的自治,他們想要的,是要用一種更保守主義和愛國主義的方式解讀,但這也反映了

中國正在經歷的緊張局勢。這個喋喋不休的討論距離終結還尚早呢,因為這實際上討論的是,中國自身未來的體制。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