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泡和疫苗 - Plataforma Media

水泡和疫苗

澳門有個壞習慣,認為所有病毒都會離去。彷彿有神聖的盾牌保護着這座城市—甚至是來自這城市本身。歷史和政治環境、地理和博彩業,造成這個幻象的披風,這些幻象,令拒絕疫苗的風氣嶄露頭角。

疫情得到控制,很大程度是基於行政當局的管理有效性、市民的紀律和邊境管制。但若沒有這個東西,美麗不再…封閉城市造成安全泡沫,孤立的精神病,也沒有虛假的舒適地帶,等待病毒在世界其他地方消失。在巴西,否定主義填滿萬人坑。在歐洲,正在為疫苗而戰。在非洲,貧窮留給了自己……而在澳門,每個人都可以有疫苗,但很少人想要,因為這種病毒屬於其他人……

這場危機不僅僅是一場大流行,也是經濟、社會、心理,甚至身份的危機。因為澳門是一個開放的城市,對自己封閉起來並不會滿意。有必要以逐步、可控的方式,重新開放邊境,以重啟經濟、獲得流動性,這也就是所說群體免疫力。這種意識不僅是行政當局的意識,亦必須是全民意識。

新冠肺炎在世界各地揭示了集體幼稚化現象。一些人因擔心病毒而癱瘓;另一些人因擔心治癒而癱瘓。沒有無風無浪的生活,需知道如何平衡,採取行動,做出決定…基本上,要重新學習在各方面如何生活。

科學正在做出回應—比期望要慢;比擔心要快。政治並非如此—它在風險管理和安全性精神病之間掙扎。公司和個人等待着一個永遠不會回來的世界……我們知道的一件事:疫苗是解決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問題。

*《澳門平台》社長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