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面交鋒 - Plataforma Media

正面交鋒

不少拜登的支持者, 幻想拜登在上台之後, 能夠領導美國, 與中國冰釋前嫌,重新擁抱多元文化, 重回國際舞台啟動氣候議程和修復北約關係, 可是, 這些支持者或許只能大失所望了。

令美俄之間久未癒合的嫌隙,在奧巴馬領導的美國外交政策時早已奠定, 至於在對華態度上, 那是美國血液中流淌着的反共情懷, 因為這些政權的出現, 不論在經濟領域上, 還是在科技領域上, 都會對美國的霸權地位帶來一定的威脅。拜登執政的美國, 為中國鄰近國家提供軍事及經濟協助, 為的正是為了遏制美國內心一直憂懼中國的向外擴張。

冷戰、不斷對伊拉克進行的軍事干預, 打擊非洲和拉丁美洲的馬克思主義勢力等等⋯⋯這皆非美國共和黨的主張。自二戰結束後, 美國的外交政策開始逐漸成形, 揮動民主的旗幟以及高呼人權的口號,根深柢固了西方世界的價值觀,不論誰上台執政,整體大方向都沒太大的偏移。在人民的擁護下,美國被推上擔任着這個「世界秩序維護
者」的角色。


激進的宗教衝突,事實上背後隱藏着的是政治和經濟目的,表面上是要制裁核武威脅,實際上是讓美國可以有「合理化」的藉口侵入伊拉克。而人權的口號,是阻撓發展中國家前進的話朮。《聯合國憲章》是現代人類文明的結晶,當中涵蓋了醫療、教育、勞動權利、發展基礎建設等多個方面的基本權利…… 然而,中國巨龍不遵循國際的規範,對於他們而言,他們現在只在意如何最大化利潤。民主是除其他制度之外最差的制度,民主的弊端越見明顯,其最引以為傲的人權和自由,應該要遍佈至世界上每一個國家。

然而, 中國不會輕易為民主讓步, 相反, 隨着美國加強打擊力度, 中共與俄羅斯靠攏, 與西方國家分道揚鑣, 對世界來說毫無好處。倘若中國在那些其真正在意的領域上讓步,例如科技戰、貿易、國際舞台上的話語權等,公民政治參與權和人權更加沒有討論空間。畢竟,所謂的政治現實考量,本來就是源於西方,而並非來自像中國這種威權主義國家的原產物,故此,對於這種國家而言,或許對其人民談論利益,比起談論抽象價值觀,更為效奏。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