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會更糟糕… - Plataforma Media

可能會更糟糕…

從前在預科學校讀書時,有一位數學老師曾對我說,事情總是會變得越來越糟糕。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認定這只是危言聳聽。我認為,是因為我的數學成績不好,他才說這句話來警告我。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我錯了。他說的是整個世界。那時,他還說過:「你知道嗎,孩子,我曾經光著腳上學,而那個時代已經遠去了。」我明白了他說的話,我想,我的父親也曾有同樣的體驗。

這與英國出現新冠病毒株變異的新聞有關。這是一種從未出現過的具有高度傳染性(高出70%)的菌株。

鄰國已經限制了英國公民入境,飛往歐洲的航班也因此受限,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昨晚召開緊急內閣會議,商討如何保障供應。

但我的疑惑在於,誰能確保疫苗可以對抗新病毒株?我不想稱之為英國病毒。不知道這一病毒是否有護照,但幾乎可以肯定,她是跨越國界的高手。

疫情大流行已經剝奪了我們的一部分自由。奪走了我們的家人和朋友,奪走了我們的感情,我們的親密關係和我們的歡樂。病毒讓我們待在家中,並讓我們認為公共空間已經成為公敵。

我們不再讀唇語,而是讀眼神,眼睛幾乎是臉上唯一沒有被口罩遮住的部分。不能聚會。不是因為某個獨裁者擔心超過10人就能策劃一場政變,而是因為我們可以在遠離他人的狀態中生活,甚至是最親近的人。

也有過團結和克服困難的的時刻。疫苗要來了,據說下週就到,並且會受到熱烈歡迎。但我的疑惑在於,誰能確保疫苗可以對抗新病毒株?我不想稱之為英國病毒。不知道這一病毒是否有護照,但幾乎可以肯定,她是跨越國界的高手。

聖誕節是一年中為數不多的幾個團聚時刻之一,它病倒了,再不能帶來如往年一樣的歡樂。家庭聚會將伴隨著恐懼。害怕離開家,害怕在一起,害怕傷害到長輩。

你看,到現在為止,我還沒有談到經濟形勢……我不知道這是否會嚇到讀者,但似乎不容樂觀。

我不想讓我的孩子光著腳去上學,僅此而已。

*《澳門平台》執行總監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