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葡語系國家充滿著愛意」 - Plataforma Media

「我對葡語系國家充滿著愛意」

這位莫桑比克女士坦尼亞·托梅(Tânia Tomé)被列為全球百位40歲以下最有影響力非洲人物之一。這位經濟學家、勵志演說家和企業家獲莫桑比克共和國總統府頒發的榮譽學位,被葡萄牙前總統馬里奧·蘇亞雷斯(Mário Soares)授予了葡萄牙-非洲學術成就獎,並且還被時任美國總統的奧巴馬評為非洲青年領袖倡議的一員。 這位表示曾因身為女性和黑人而受到歧視的莫桑比克女性今期接受《澳門平台》專訪。

澳門平台:被評為「全球百位40歲以下最有影響力非洲人物」之一意味著什麼?
坦尼亞·托梅:很榮幸獲得了這個極高的讚譽,這意味著我所做的工作得到了國際認可,讓不同國家的人民、企業家和領導人更加自信。這15年以來,很榮幸一直致力於在非洲國家、特別是在非洲葡語國家(PALOP)推動企業家精神和領導力生態系統發展的宏偉願望。儘管我們作為整體和個人所做的一切都不足以面對我們在各自國家所面臨的巨大挑戰。因此,我覺得我們有責任採取更多、更好的行動,與此同時,我們的工作重點仍然是幫助其他領導人脫穎而出和成長,因為只有在集體中,我們才能真正創造變革和影響。但是與烏塞恩·博爾德(Usain Bold)、盧皮塔·尼昂戈(Lupita Nyongo)、塔伊斯·阿勞霍(tais araujo)等人物站在一起真的使我非常振奮,讓我深刻意識到這是通往我想成為的人的正確道路。非常感謝。
─葡語系國家存在種族主義嗎?
坦尼亞·托梅:是的,以不同的形式和行為方式存在。種族主義無處不在,但是在某些地方比其他地方更明顯,並且在一些方面所產生的影響要比其他方面更嚴重。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尊重他人、尊重他人的潛能,不根據膚色做出價值判斷。這仍然是一場艱苦的鬥爭,但我相信我們正處於一個逐步發展的過程中。今天我們生活在一起,約會和結婚,我們甚至一起跳基宗巴(Kizomba)舞曲。特別是,我從來不想深入地體驗種族主義,我選擇這個現實,不僅因為這是一個混合現實,而且因為我明白我們的計劃是不一樣的。我經歷過很多偏見和種族主義,但是我從不放在心上。我認為要重點指出的是,當一個人因為膚色被強姦、殺害或受到不公正待遇時,情況就不一樣了。這帶來的危險遠遠超出不尊重。我仍然不會注重顏色、皮膚,我生活在內心的基礎上。因為我們所有人都有藍血血統(笑),我們在差異上都是平等的。一切都會在適當的時候得到解決,但是我們必須在符合社會價值觀的基礎上採取行動。
─您如何看待葡語系?
坦尼亞·托梅:我對葡語系國家充滿著愛意。所有進程都有好的一面和壞的一面。有優點也有缺點。我以葡語是我的母國而感到自豪。我喜歡葡語的每個細節,我很高興我們(葡語)比我們的國家更大。 因為這個美麗的語言使我們團結在一起,一些獨特的含義通常無法翻譯成其他語言。 我不認為我們必須要有相關名稱或概念,儘管這樣可以提供方向感。 對我而言,最重要的是鞏固將我們團結在一起的紐帶,讓我們之間的聯繫富有成效,促進我們的相互成長。
─您如何看待像中國這樣國家的成長,當然,您如何看待像莫桑比克或安哥拉這樣的葡語國家成為中國的債務人?
坦尼亞·托梅:中國常用這種長期思維,其表現(所謂的「援助」)制定了長期債務償還合同,這些債務必須用這些國家的未來收入來支付,當然其收入來自礦產資源開採。實際上,我最擔心是,這些負債累累的國家未來可能無力償還債務,這些債務可能會成為新殖民化的未來模式。因為中國似乎將繼續投資這些國家所需的大型基礎設施。而對這些國家而言一切似乎都很簡單,不論是獲得大筆投資,還是甚至有時在合同中很容易出現腐敗的可能性,讓中國和中國人都將繼續具有吸引力。但是正如我說的那樣,這個方案遲早要使他們受到傷害。中國人知道如何工作,在等待他們的動作帶來實際成果的那一刻。我相信,從長遠來看,非洲將成為中國轉移擴張的生產力的地方。中國的智慧和公認的工作文化讓其得到了如今的地位。我毫不懷疑,未來中國可能成為世界第一強國。因為中國人也懂得模仿而且做得更好。新冠肺炎就是一個信號。希望我們能更加注意。
─非洲進一步發展的阻礙是什麼?
坦尼亞·托梅: 我們需要把我們的思想去殖民化,我們相信我們有能力,我們在努力改變自己。 我們需要有力的領導者擔任領導職務。他們要具有真正改變社會的政治意願,要有感召力和影響力來動員和激勵整個社會為這一目的而共同努力。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