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葡國思考亞洲 - Plataforma Media

立足葡國思考亞洲

學者卡門·阿瑪多·門德斯(Carmen Amado Mendes)在今年初接替了路易斯·菲利佩·巴雷托(Luís Filipe Barreto)出任里斯本澳門科學文化中心(CCCM)的主席。葡萄牙政府希望這位國際關係專家將澳門科學文化中心定位為亞洲和跨文化研究的國際模範中心,以及研究歐亞合作與關係的活動。門德斯來自科英布拉大學經濟學院,也是葡萄牙中國觀察協會的創始成員,她向《澳門平台》透露,澳門科學文化中心就澳門與中國2020-2030年有關的戰略計劃。

—您對9月18日舉行的《2020-2030年澳門科學文化中心戰略計劃》的公開討論有甚麼看法?
卡門·阿瑪多·門德斯:很榮幸有來自多所高等院校的研究學者,以及不同的年紀層的公眾,會議進行得非常順利,公眾對我們未來實施的十年《戰略計劃》很感興趣[詳請可訪問www.cccm.gov.pt]。碩士和博士都熱烈參與有關的討論,當中不少人對由亞洲科學與技術基金會資助的亞洲研究資助感到興趣,而CCCM將於不日內宣布這一消息。我們與包括澳門和中國在內的多家高等教育機構、與我們合作的基金會、機構和協會簽署協議。會議由科學、技術和高等教育部長Manuel Heitor教授主持閉幕,他也非常支持CCCM的使命。

—根據接任中心時的情況,為何CCCM在近幾年中優先考慮澳門16和17世紀的歷史文化研究?除此之外,還有哪些其他優先事項?
門德斯:我認為在歷史領域已經實現了這一研究,但是在幾個方面都有研究發展的空間:如果重點放在過去,那麼今天的研究必須深化並擴展到當代。從這個意義上講,未來幾年的優先研究活動將以國際關係為框架,同時賦予與其他領域(例如歷史、經濟學或法律)聯繫的項目優先。優先事項還包括推廣博物館、宣傳圖書館和館藏,將其納入國家和國際網絡。例如,我們將創建一項專門針對博物館學和文獻收藏的研究系列。實際上,實施新項目的主要障礙是目前在CCCM工作的人數很少,但我相信我們有能力將在葡萄牙乃至葡萄牙語國家致力於亞洲研究的關鍵人群凝聚在一起。從中長期來看,該中心應將自己定位為葡萄牙的亞洲智囊團,這是從事這些主題的各種公共和私人實體(包括研究人員和民間社會成員)的主要交匯點之一。

—整體而言,CCCM可以為葡語國家貢獻什麼?
門德斯:中心將自己定位為本地和跨國機構,應該被葡萄牙語國家的實體視為東方研究的模範機構。我們將能夠為葡語國家創建一個觀察平台,當中還包括來自這些國家的研究人員。在將要開展的研究領域中,有一項研究是關於澳門作為西方與東方之間,以及最近在中國與葡語世界之間的連接平台的作用。簡而言之,促進科學文化行動計劃,這有助於加深對歐洲與亞洲之間,以及中國與葡語世界之間關係的認識。

—葡萄牙的亞洲研究特別是對中國的研究現在如何?人們有興趣嗎?
門德斯:在里斯本,除了天主教大學的亞洲研究碩士和里斯本大學文學院的亞洲研究本科學位外,還有一些碩士和博士學位課程會開設一兩個關於亞洲研究的學科。亞威羅與ISCTE-里斯本研究所合作開辦中國研究碩士學位。在中葡雙語翻譯領域,米尼奧大學擁有跨文化研究碩士學位,萊里亞理工學院擁有翻譯和口譯學位。今年,對亞洲研究領域課程的需求增加了,我注意到整個社會對中國的好奇心日益增加,因此我們在CCCM網站上發布開辦多種進階和持續進修課程,此外還有常設的中文和中國文化課程。

—CCCM與澳門政府的關係如何?以及與澳門的葡萄牙機構例如IPOR(東方葡萄牙學會)、IIM(澳門國際研究中心)的關係又如何?
門德斯:CCCM與澳門駐里斯本經濟貿易辦事處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澳門辦事處給予中心優先地位,以尋求促進CCCM成為亞洲和跨文化研究國際模範中心。同時,也與澳門國際研究所里斯本代表處的關係非常密切。在澳門,我們也表達與高等教育機構合作的意願,並且已經與澳門大學簽署了協議。

—CCCM是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組織建立任何類型的機構關係?
門德斯:葡萄牙科技和高等教育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科學技術部於2018年簽署的關於促進開展中葡科學合作夥伴合作活動的諒解備忘錄《技術2030》,指的是促進中國和中國機構與CCCM之間的合作。而在該夥伴關係的框架內,澳門科學文化中心被確認為兩國之間的主要聯絡機構之一。 中心與中國駐葡萄牙大使館的關係也很好,我們與一些中國機構也很親近。例如,我們已經與上海大學簽署協定,並組織了一次關於中歐文化交流歷史的學習班(可在CCCM網站上查看),上海大學對探索未來合作項目也表現出濃厚的興趣。

—作為致力於澳門(乃至中國)研究的科學中心,還有哪些亞洲國家或地區可以融入中心的未來關係?
門德斯:CCCM作為致力於創造和傳播研究澳門和中葡關係的機構,決定了機構的中心是澳門和中國內地。與其他亞洲國家相比,中心可以在受歡迎的議題投放一些資源,這樣也有助於提高中心的活力和創造提高中心知名度的機會。在議題方面,日本、韓國和印度有較大機會,也別忘了馬來西亞,同時也要考慮到澳門、馬六甲和新加坡(「亞洲現代性」概念的傑出代表),還有越南、斯里蘭卡、泰國、印尼和東帝汶。在歐亞大陸的背景下,還應該更多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考慮俄羅斯。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