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製造 - Plataforma Media

自家製造

基於環境與健康的原因,越來越多人製作自己生活所需的用品。在澳門,同樣有人希望以自家製造來取代工業產品。他們是Vera António、Raquel Bragança、Andreia Ramos、Tânia Pinho、Cintia Milk和Guilherme Ma。今期,《澳門平台》與他們暢談「DIY」及其好處。

Raquel Bragança在5年前開始接觸「DIY」。懷孕期間她閱讀很多關於妊娠的資料,發現大部分只關注孕期的飲食,卻只有很少資料提及孕婦所用和接觸的東西。她說:「我發現我們買的很多東西都含有大量化學物質,對這些物質的研究卻不是很多,但這些物質會致癌、有毒性和影響生育。」

在兒子還在腹中未出世前,她決定要改變生活習慣:「我開始使用盡可能天然的產品,最好是百分百天然和不含從實驗室生產的成分。之後我發現其實有一些是可以自己做的,而且對環境的影響也比較少。」

同樣在懷孕期間,Tânia Pinho在2015年選擇要自家製作:「我希望所有我兒子食的食物都盡可能自家製和健康,讓他免於接觸化學物質,不論是用品還是家裡用的物品,都盡可能避免。後來這也令家中其他成員跟隨。」

以天然產品取代化學製品和藥物吸引了越來越多消費者

Vera António自意識到合成物導致呼吸道問題、過敏和荷爾蒙失調後,4月起便將家裡的清潔用品換成了純天然:「我認為這非常有效,也給了我很大的滿足感,因為最起碼可以控制家裡的生態足跡。」

改變生活

健康是Cintia Milk和Guilherme Ma最關心的事,特別是在Guilherme胃部受細菌感染過後,他們就更為注意。Cintia說:「我不認同要服用一大堆藥物這個概念,所以開始搜索透過飲食的自然療法。」丈夫的生病令她改變了生活和職業,她變成了私人教練、普拉提教練和營養諮詢師,更創立了兩間公司。

這兩間公司分別是Mighty Greens和ManaVida,前者透過實踐和蔬菜種植工作坊推廣園藝;後者則是一間社企,旨在以運動課程、烹飪和香氣療法工作坊促進健康生活習慣。Cintia說:「由於荷爾蒙的問題,最後我選擇了素食。要是真想繼續食肉,也就只會食非常小量,而且是有機和品質有保證的肉。但澳門所有肉類都是冰鮮和很貴,所以我還是選擇改變。Guilherme對植物粹取物和相關精油的使用有研究,在他的幫助下,我們完全斷絕了使用有毒產品,例如香水。」

Andreia Ramos聽到很多關於精油的好處,也就是這樣他在一年前開始試用,「效果立竿見影」。他了解有關內分泌干擾物,並在培訓後開始投入到自家製行列:「工業製的是仿荷爾蒙的一種物質,到最後反而會擾亂我們體內的平衡,因為那並不是荷爾蒙在運作,而是化學物質。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去學習精油的使用,盡可能製造自己所需要的。」

一年後,這個新的生活方式更衍生了品牌Mimocean,該品牌更將很快投入市場。「品牌的命名方面,我希望有葡文字,所以放了mimo(愛護),然後我希望品牌與可持續發展和環境相關聯,所以放了oceano(海洋)。同時Mimocean的發音又很像emotion(情緒),所以我想傳遞的一個深層想法是要愛惜地球。」

神奇的配方

近年來,污染、食品受農藥污染以及化妝品和清潔產品中含有毒和有害成分的研究,令有機食品、有機化妝品和替代藥物的需求顯著增長,亦令精油在科技中重生。

精油現在重新被應用於清潔家居、煮食和護理,Vera António現在已不再用漂白水和清潔劑:「以前沒有揭露那些清潔劑的有害物質,現在最重要的是懂得選擇不具合成香味或任何有害物質的產品。」

Tânia Pinho的家庭也採取這個做法:盡量自家製作衛生和清潔用品,至於無法自製的則從一個信賴的精油品牌選購。她說幾乎已經全部都取代了,例如洗衣粉、洗潔精、去污劑、洗衣液、沐浴露、洗手液等等:「我也盡量不以藥療,但會用精油來減輕小孩子流鼻水、咳嗽或低燒,還有我自己頭痛、全家人的健康護理都以精油為基礎。至於飲食方面,例如乳酪、面包和果汁我都是在家裡做的,可惜沒有時間做很多。」

除了精油之外,小蘇打、醋、卡斯提亞橄欖液態皂常作為清潔用品的基礎。而個人護理用品方面,Raquel Bragança指出椰子油、甜杏仁油、乳木果油和可可、蜂蠟是很好的選擇:「這比較是從根源去發掘,看看我們的祖父母輩以前都是用什麼,避免使用工業製品,就會發現很多都是化妝品業大眾化前就在用的了。」她在2017年創立了Share The Love With Essential Oils群組,至今已累積近1萬人追蹤。

二次效應

天然產品的好處是毋容置疑的。Raquel Bragança表示,改變用品後便不再有呼吸道毛病,感到的壓力的減輕了:「我們正在遠離很多有毒物質。從中、長期而言,在身體和精神上都改善了很多。」

Vera António更認為,在皮膚、頭髮、減少過敏和荷爾蒙平衡方面都有「十分顯著的效果」,並說「這些天然產品的好處不單是身心健康,還有因能減少對環境的傷害而帶來的快樂」,「我看不到任何一個不去用天然產品的原因」。

Tânia Pinho表示自己生病的次數越來越少:「說到好處的話,我從我自己和兒子的身上,以及精神上都體現出來,減去大量多餘和對人體有害的化學物質;而且也在環境中體現到,因為連浪費都減少了。」

Andreia Ramos說:「當我知道自己不是在購買和造成浪費時,整個感覺就很好。我不會說我的皮膚變好了,但起碼不是在變差,所以是有效的。」

從昂貴變便宜

Raquel Bragança強調,這是值得的。雖說精油價格較貴,但其實每次需要的量是很少的,其餘要用到的材料也是很便宜,每次可做成很多種不同的產品,也可以用很久:「一開始的投資可能比較大,但是值得的。」Tânia Pinho也同意不會構成一筆很大的支出:「我不覺得天然產品是很昂貴的一個替代品,我甚至覺得是節省了不少。」

成本問題其實取決於看待這事的角度,Raquel Bragança說:「我不認為我花多了錢,也由於我現在購物會更加謹慎,不會衝動消費,不再買昂貴的潤膚乳和清潔劑。我買一瓶1公升都不到的濃縮液,能用差不多一年。所以是節省了。」

有開設工作坊的Vera António亦異口同聲表示,比起以前用商業產品,她更喜歡現在的效果。但她提到在澳門要用替代品並不容易:「天然產品仍不算廣受歡迎,大部分人不了解存在無害的清潔劑,但我相信新一代更加重視這一生活方式。」

Cintia Milk直言,在澳門的情況比較複雜:聯繫批發商、打開市場和令社會轉變、大部分資料都是中文:「澳門雖然在科技和大品牌產品方面應有盡有,但在可持續發展上作為不多,所以有必要盡快着手去做。」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