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護生命權的狂熱分子才是真正的「殺人犯」 - Plataforma Media

擁護生命權的狂熱分子才是真正的「殺人犯」

一名十歲的巴西女孩在遭受其叔父多次性侵因姦成孕後,本想在其屬的聖埃斯皮里圖州(Espírito Santo)內的一所醫院內墮胎,結果在各方大力阻撓下,受迫要逃離其所屬的州份,前往其他容許合法墮胎的州份尋求中止懷孕手術。前女權主義組織Femen成員,現時巴西極右分子勇武派領袖薩拉·溫特(Sara Winter)在得悉事件後,對外公開了這個女孩的個人資料。讓女孩心理上不僅要面對自己因姦成孕懷着孽種的莫大傷痛,還要承受周圍人投射給她的羞恥感。

女孩的遭遇和個人資料曝光後,位於累西腓(Recife)的醫院入口,被大量的極右翼分子和宗教人士佔據,一手高舉聖經,另一隻手握著劍刃,象徵誓死捍衛生命權,阻止該醫生為女孩作墮胎手術。軍警不得到場將這群人與醫院隔開,保護孩子、醫生和工作人員。

醫院外面,這群怒目圓睜的人高喊指控著為女孩作墮胎手術的醫生是「殺人犯」,彷如他們隨時想殺人一樣。他們才是真正的「殺人犯」。儘管他們或許沒有真正肉體上殺死一個人,但是在精神上,他們滿手傷血,他們扼殺了人權、自由和保障,扼殺了女性的尊嚴,迫死受害人。他們的行為,就像古代的十字軍一樣,借以宗教之名,無視他們掛在口邊的神和宗教理念,手執著一本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認識和了解的聖經,日以繼夜地迫害著別人的生命。

這類人如蝗蟲災害一樣滲透入侵着整個美洲大陸,他們所到之處寸草不生。 他們當中有激進的基督徒、清教徒、白人至上主義分子,政治上支持特朗普、博爾索納羅(兩者的支持者本質上沒有分別,只是地方不同而已)。 他們反墮胎,迫害少數種群,反對自由。

如要阻止他們在美洲大陸上,如世界其他地方一樣,繼續橫行無忌,唯一的解決手段是教育,捍衛世俗和法治國家。

令年輕的一代和老一輩擁有知識和思辨能力,真正尊重自由和生命的價值,足以讓他們理解一些他們過去無法理解的事情,例如為何我們應捍衛女性墮胎或廢除死刑。要實現這個目標無法一蹴而就,亦並非容易之事,首先他們手執的應該要是書本(不光是一本聖經)和筆,而不是劍刃。

*記者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English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