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起反抗的心 - Plataforma Media

喚起反抗的心

古步毅

保守派不只是一種政黨立場,保守派更像是一種思維方式,恪守制度,拒絕求新。我們常說「崩壞的一代」、 「廢青」, 說年青一代對世界毫無貢獻。從非裔美國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過度執法壓頸死亡的事件引起全球騷動的事件中,告訴我們並非如此。社會的進步和貢獻,有時是需要靠未來新一代來推動的,因為他們有無比的魄力,但另一方面實際上他們又是如此脆弱。


即便特朗普個人拒絕承認經濟危機、疫情危機,政治利益,魯莽武斷,但是在外面街頭的呼喊聲如雷貫耳,充斥著大眾媒體和社交媒體。不同階層的人聯合起來,呼籲捍衛人人生而平等的生命權利,過去的問題沒有解決,現在的訴求得不到滿足,最終激起了將來的反抗。

政治問題,就像經濟問題,尤如一把雙利刃,能夠好好運用的話可造福大眾,但也會被濫用,被人操控,利用其達到想要的結果。中國在香港強推國安法企圖控制亂局,貌似一切理所當然。然而,事實上,這是中央壓制特區自治; 既沒有以人為本,沒有自由民主。顯然地,香港是美國拿來作為中美貿易戰的談判籌碼。然而,嚴格來說,面對著中美勢力交戰,人權和民主運動下蘊藏著的是一顆惶然不安的心。當騷亂發生,自由的靈魂對抗著警方的武腕,揮動著依法執法的旗幟。他們的抗爭表達對政府的不認同和不信任,民眾的眼睛總是雪亮的。

正如古澤霖所言,當我們需要採取暴力才能應對不公義的時候,那問題便衍生了。儘管他比我少活三十年人的經驗,但我也必須承認他所言甚是。
年輕的一代不是「 廢青」。老一輩指責他們讀書不用功,見識淺薄,離地不現實……但他們可以掌握資訊,擁有全球視野,有推動向前的動力……還有渴望運用習得的所能改變世界。然而,他們被固有制度衝擊:最後以暴易暴;磨滅淹沒了當中真正的訴求及其存在的合法性。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曾說:「戰爭是萬有之父」,此話言簡意賅,仍有待討論商榷,但是,面對時下局勢,我更希望像聖雄甘地一樣。利用和平非暴力爭取未來; 我們現在缺乏的正是應有的外交和談判技巧。如果我們有這些外交和談判技巧,或許整個局面也會不一樣了。

Related posts
社論

上帝與巴西同在...

社論

應謹慎勿麻痺

社論

香港大動干戈,澳門夜夜笙歌

社論

2020年5月25日澳門平台社論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