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工作的日子 - Plataforma Media

在家工作的日子

自新型肺炎來襲,學校停課、博企一度暫停營業、入境措施也不斷收緊。人員的流動減少,但生活還需繼續,不少澳門人也在這期間首次嘗試了「在家工作」(Work From Home)的生活模式。對於這過往在澳門並不普遍的工作模式,有「打工仔」認為,在家工作的效率看似較低,但也是在這空閒的時間想到了平日坐在辦公室想不到的創意方案。

有老師也認為,在經過今次疫情,有需要發展遠距離教學作為後備的教學方式。有企業管理層則認為,「在家工作」是一種臨時或局部的解決方案,較難恆常化,「良好的公司發展會比較像同事的另一家庭。公司精神的傳達、工作氛圍的建立。這些都要經過人與人聚集才能建立起來。」

在家工作 平衡工作與生活

在博企IT部門工作的阿文現時已結束Work From Home,回到公司上班,但因為有部分同事仍在境外,故每日仍是透過網絡與同事討論工作。回顧這段Work From Home日子,他表示大家都預先定好各自的分工,所以「在家工作」的三星期大家都知道自己的負責範圍,然後每晚七時之前用電郵報告進度。他認為,因為未能面對面對話,在跟同事溝通時效益有受影響,但在家工作的好處是節省了通勤時間,也不用花時間去考慮上班衣著。「而且可以待在家照顧家人和寵物,改善了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不少意見認為,在家工作難以監管員工,阿文也坦言,雖然公司的時間表是「朝九晚六」,但因為不用打卡,他通常會「彈性安排」,「會九點才起床,十點多食完早餐才開始工作,時間安排比較彈性,做完當日的任務就可以了。」「任務期間我會聽音樂,這對我集中精神及減壓很有幫助。有時會吃東西、煮麵,在辦公室除了小食,不太可能在自己的座位上隨時吃到公仔麵。除了工作,我在任務期間有時會做簡單家務,如倒垃圾、餵飼寵物,始終身在家中,有時候都會做些家務。」
居家生活與工作環境界線模糊,阿文也笑言曾發生過尷尬的事。「我用Zoom跟設備供應商開會時,我媽進來房間叫我吃中午飯。」幸好對方沒介意,「供應商就說:那我們不如先吃飯吧。」

老師在家工作 也要重新適應

但任教師的黃太太在家工作的時間表沒那麼輕鬆。在「停課不停學」期間,黃太每日在家都努力拍片教學,並用各種直播軟件、通訊軟件與學生交流,希望學生在這期間也能學到知識。但同時,她也要照顧兩個年幼的女兒。每日早上,黃太處理完首部分的教學後,就要開始指導女兒做功課,午飯後女兒休息時,她則繼續處理教材和教學,然後指導女兒溫習。下午五點多,黃太開始料理家務,晚上還要繼續處理教學事宜,「所以整天都沒停過,都幾忙。」
她表示,澳門大部分學校此前都沒有「在家工作」或網上教學的政策,今次是一個突如其來的改變。談及這適應過程,她笑言自己準備了很多,覺得算是做得不俗。「因為自己準備了很多內容、有拍片、有和學生用通訊軟件交流、有用ZOOM網上教學,學生有甚麼問題都可反映給我知道。暫時覺得自己算做得不錯的了。以我這樣一個師奶仔,自學到這麼多已經覺得自己很厲害的了。」但她亦坦言,有部分對科技有恐懼感的朋友會感到吃力。同時,這模式是否奏效也要看學生的接收。「我發放了內容,學生的接收和理解如何?這還不清楚。」

「在家工作」管理視乎工種

客如雲收銀系統(澳門區)在疫情擴散前也沒有Work From Home的政策,但自二月初政府呼籲大家留守家中後,公司就安排全部員工留家工作,避免接觸。執行董事林皓賢表示,因為公司有些部門和合作方都在國內,所以較容易適應遙距溝通的運作。但他亦坦言,工作與居家環境界線模糊,最吃力是難有好的工作環境。「例如哄BB睡、或BB哭。家長在家時就不會忍心讓小孩一邊哭自己一邊工作。到了7點後才看小孩。家裡有電器壞了,平時會說『放工回來處理』,但在家工作時,你不會說7點後才處理。」「當你在家時,家裡會有各種需要你的時候。很難將生活和工作時間分開。管理亦然,很多時會隨時聯絡員工、分不清工作時間。」
對於「在家工作」會否影響員工的效率,林皓賢認為取決於工作種類和管理模式。「以本司為例,IT、設計及客服都是以任務形式去管理,多以結果作為績效,按KPI考核,所以影響相對不大。當然,有些同事會有家庭原因,更希望在公司工作有更好的工作環境。但有些職位如銷售或商戶技術支援,管理上是可控,但他們的工作始終很多方面需要與客戶見面方可完成,所以這類職位效率一定會大跌。」

「在家工作」可變恆常嗎?

從過去每天堵在路上趕上班,到現在每天在家工作,澳門不少「打工仔」與老闆都首次嘗試了「在家工作」的體驗。覺得這方式可以成為恆常措施嗎?任教師的黃太太認為,經過今次疫情,遠距離教學這方面有需要發展。「因為不知道日後會發生甚麼事。可能又有疫情、天災人禍等,這些都是後備的教學方案。」任IT的阿文則認為可以考慮。「我覺得效率雖然降低了,但同時間多了一些時間去安靜地做規劃。我在Work From Home 期間,多得了工作空間的暫時轉換,覺得自己的創意提升了,想到了一些平常在辦公室想不到的新提案。所以我支持Work From Home恆常化。一星期一日的好處就是用降低了的效率去換取創意,還有提升員工的生活品質。」阿文說。
任職管理的林皓賢就認為,這次「在家工作」的效果是不錯,是提供了將來更多靈活的處理方法,但認為「在家工作」是一種臨時或局部的解決方案。「良好的公司發展會比較像同事的另一家庭。公司精神的傳達、工作氛圍的建立。這些都要經過人與人聚集才能建立起來。」

羅嘉華 09.04.2020

Este artigo está disponível em: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Assine nossa Newsle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