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 Plataforma Media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新冠病毒們正在改變我們熟悉的世界。我們作為人類沒有像現在這樣糟糕過,但也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擁有共同的立場和感受。《澳門平台》在此想和您分享一些疫情期間生活在內地的一些人士的經歷、想法、和他們的作為。正是由於所有個體的共同努力,才令到我們所有人的生活,終於開始恢復正常。

Jonas Jacquemain
法國人,珠海某大學教師

我最早是在2019年的12月聽說了武漢市有了「神秘不明原因肺炎病例」,當時只知道是與武漢和當地的市場有關,僅限於此。但當我在12月從法國飛香港機場時,當時就已經有醫務人員向我圍過來並詢問了很多是否有身體不適、喉嚨痛等症狀。這件事讓我意識到,首先已經有對病毒爆發的擔憂,其次當局已經對病毒的篩查和控制有所警惕——這某種程度上讓我很有安全感。
疫情爆發時我為什麼不回法國呢?首先我不想將病毒帶回去,其次我也需要為新學期的開學做準備。我在珠海已經住了7年,這裡就是我的家。而且在中國可以不出門就完成幾乎所有事情——買菜、買食物、甚至買遊戲,感謝高效的快遞送貨服務!
當我第一次告訴父母中國正在發生的疫情時,我就讓他們要做好準備,因為疫情接下來很可能會波及到他們。我想他們現在在法國應該正應對自如。
令我震驚的是人們對於死者的關心如此之少。但我覺得中國在4月4日上午10點所進行的全國默哀之舉,很好的提醒了我們,這場危機是關乎每個個體——他們不僅僅是統計數字。但這仍不夠。我希望待一切恢復平靜之後,歷史學家將履行他們的職責,確保這些事件、逝者和遭受苦難的家庭,不被輕易遺忘。

Bernard Szlachta
波蘭人,企業主

我是2019年12月就聽說了這個事情,但直到幾週之後才意識到了嚴重性。在政府採取最嚴厲的防疫措施封閉小區時期,我只有在出門去公司和拿快遞時略感不便。我覺得中國採取的防疫措施是適當的。儘管這裡人口密度很高、人們基本對個人空間沒什麼概念,但中國的人均感染和死亡率目前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如果統計數據是真實的,那這是很不錯的成果。
有一些防疫措施是需要提供手機號碼證明自己去過哪些地方,的確有侵犯個人隱私權的嫌疑,但我對此並不感到糾結。首先我知道通訊服務商及政府其實已經掌握了這些數據,其次如果此舉有助於拯救生命,我們需要分清輕重緩急。
我在中國經營一間提供IT類培訓及諮詢公司DaDesktop。十分幸運的是,我們在一年之前就開始為遠程課程構建基礎框架,並剛剛完成。有人說我很有預見性,但這其實不過是對未來規劃的必經之路。我們是出於對依賴的恐懼而做出此舉,現在看起來是一個明智的決定。接下來我計劃將所有業務都轉移到網絡空間去。
這個疫情令我意識到,技術真的可以解決除心理、政治之外的許多實際問題。如果這場疫情發生在20年前,會有更多人死去。

Sahr Johnny
塞拉利昂裔英國人,企業主

我在香港和中國內地生活了近三十年,從事藝術為主題的餐飲服務業。有關病毒的新聞開始出現時,當時我還在三亞正在準備開業一家新酒吧,那家酒吧剛營業三天,就接到通知須關閉。這件事發生後我就立刻回到了珠海,我需要挽救這邊的業務。
出於多種考慮我當時沒有回倫敦。首先我經歷過非典,那時我就在北京;其次我在中國有公司、有僱員、有承諾,事情變得艱難的時候我不能一走了之。我當時想的是無論結果如何,都要留在這裡與中國共進退。而也許更重要的是,對我來說,中國更像家。
我認為當局採取的防疫措施是迅速、果斷及有效地。結果亦不言自明,我們現在能夠開始逐漸恢復營業,正是因為當初政府所採取的艱難決定。我們珠海店所在的北山村,社區負責人會挨家挨戶的解釋為什麼採取那些嚴格防疫措施的原因,也很積極幫忙解決問題。
疫情改變了一切,現金流受到的衝擊最大。我學到最關鍵的一點是,發展線上業務是大勢所趨,預防業務受到下一波疫情的衝擊和簡化營運程序同樣重要。

宋文娣 09.04.2020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觀點

防疫不忘防風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