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上終點方向未明的快車 - Plataforma Media

跳上終點方向未明的快車

澳門樂隊Soler的《海嘯》中有一句歌詞:「跳上這快車, 終點方向未明, 沿途上渴望可找到新風景。 」新冠病毒的腳步猶如海嘯來襲,世界還沒反應過來, 便已被洪魔伸出巨舌舔噬。 面對著確診感染數字不斷飆升、 部分海外社區對華人的恐懼心理和歧視、 口罩物資全面短缺,海外的留學生頓時站在雲霧迷濛的十字路軌上,伸手不見五指,面對瞬息萬變的疫情,不知道列車何時會從哪個路口駛來,要麼跳上方向未明的快車,駛離險境或更深入虎穴,要麼便等待巨獸撞上自己。

在國際的焦光燈下,疫情肆虐全球,中國鐵腕抗疫,然而另一邊廂,歐洲疫情尤如脫繮野馬,早已失控,政府的不作為,民眾的防疫意識低下,令面積比中國還要小的歐洲確診數目已達91,353宗,比中國80,894宗還要多。就像葡萄牙,短短在半個月的時間,便已增加至642宗,其增速之快,相當於每1.8天便以幾何級數翻一倍。
隨著大學宣告停課,加上高教局的呼籲,大批留學生開始搶購最快離開的機票,從各地踏上「大逃亡」之旅,期望在封關政策落實前趕回澳門。
然而亦有些赴葡學生選擇留守葡國,一名就讀葡萄牙里斯本天主教大學的應用外語翻譯專業的歐陽同學表示,大部分留下的同學擔心,要在密閉人多的機艙內逗留十多小時,或會更增感染風險,不但擔心自己會感染,更擔心自己感染不自知時,將病毒帶回澳門,傳染給家人朋友。
踏上了歸途的莘莘學子,原以為捱過了十多個小時的機程便能安心回家,殊不知突然政府發出批示,要求所有海外入境人士都必須採取隔離十四天的措施。有赴葡的法律系學生駱同學表示,她晚上10點抵達澳門入境,一直等到翌天早上4點才輪到她做醫學檢查,原先沒有任何不舒服,但因為時差,又擔心在機上除下口罩飲食而整天沒有進行進食,加上疲憊不堪,最後在體檢時驗出低燒,擾攘良久後,被送上高頂隔離48小時,再檢測後結果陰性後才獲歸家。

選擇離開 是危還是機

蟬聯四十天的零確診紀錄,澳門被葡媒標榜成為抗疫模範-然而,3月15號,第11宗確診個案劃破了寧靜的蒼穹-澳門疫情再次死灰復燃,更大的惡耗是,患者是從波爾圖3月13日回澳的輸入性病例。一名就讀葡萄牙天主教大學生物醫學系預科班的黃同學透露,而該班機上有至少25名回澳的赴葡學生,包括他自己在內。在消息傳出前兩天,他們回澳後已自行前往獲多利的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報到後,便徑自回家進行家居隔離。但期後,衛生局將這群高危學生調往皇庭海景酒店作醫學隔離十四天。
葡萄牙3月19號零時起進入緊急狀態,暫停所有往返歐盟的航班。沒趕上離開的學生滯留葡國,離開了的學生又歸去無期。何時開學?何時解封出入境管制?何時疫情的暴風雨平息?在這瞬息萬變的疫情下大概無人能準確預料。儘管快車方向未明,但願最終仍可找到新風景。

陳嘉俊 20.03.2020

本文以英文提供: Português

Related posts
大灣區大灣區平台

回歸正常生活之路

交通經濟

大流行時期的新絲綢之路

觀點

光陰一去不復返

觀點

援美抗疫難決定

訂閱電子報,掌握中葡新聞